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长风 最终章 教育为本

最终章 教育为本

    丁宁的第一记重击并没有直接落在烈风人的头上,而是落在守备侧翼的铁勒远东第三军身上。
    这个第三军,攻击精神十分旺盛,已经向特别第一军发起了三次大规模进攻,但是每次都是被撞得头破血流伤亡掺重,倒为特别第一军添加了无数功勋。
    虽然特别第一军始终是得到优秀补给的作战单位,但由于这个军的骨干是各省派出的志愿军组成,所以整个步兵军加上配属部队从来没有超过一万的编制,而远东第三军的编制超过了三万人。
    但是远东第三军的战果只能用屡战屡战来形容,因此整个部队损耗较大,士气也较为低落,虽然经过补充,该部编制只有有两万五千人的实力,其后方还有库特帕罗指挥下的预备队两个师。
    而另一方面,由于大部援军的到来,虽然大部分援军直接置于丁宁的指挥之下,但到现在全军已经补充到了一万六千人的大编制,但唯一的缺点就是编制混杂,有一千一百人的步兵营,也有五百人的步兵团。
    这一次反攻,所以使用的便是特别第一军所部,该部从烈风人和铁勒人的结合部发起攻击。
    在这个结合部内的敌军兵力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部队是以步兵连(中队)为核心进行分散配置,前卫是军士哨,后方则是少至十数人,多至一个小队的分散据点,兵力最多者也往往是以一个中队本部带领一个半加强小队据守的据点。
    因此特别第一军的进展顺利地不能再顺利了,大多数据点在开战后一个小时就被攻破,即使少数据点顶过了特别第一军的第一波攻击,也在炮兵的攻击下迅速失守据点。
    从清晨开始的战斗,到上午十时为止,烈风人已经损失了四个步兵中队的绝大部分,铁勒人则损失了两个步兵营,唯一仍在进行激烈战斗的地方是结合部的腹部。
    在这里的烈风军有一个完整的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小队,此外还收容了一小部分溃退下来的烈风残兵,而百余米外还有铁勒人的一个半步兵营,两处敌军都守的非常顽强,配合也很密切。
    特别第一军在炮击之后几次组织进攻,又被敌军从阵地上打了回去,最后一个加强连的进攻也被击退了。
    鸡鸣寺据点的激战,牵动双方指挥部的心,铁勒人曾向西方记者表示:“我们的防线,是罗马以来最坚强的!哪怕是一百万人用一年的时间来进攻,也很难拿下它!”
    现在这条防线的侧翼却似乎随时有失守的可能,鸡鸣寺据点内有上千的士兵正在奋战,库特帕罗金上将没有理由不去救援出这些友军来。
    从预备队里抽调一个步兵团,加上特别第三军的一个师,烈风人也为了鸡鸣寺据点增派了一个加强大队,这些兵力组建了一个混成集群向着鸡鸣寺进发。
    下午三时,双方在鸡鸣寺据点以东六公里发生遭遇,鸡鸣寺据点内枪炮声连连,特别第一军再次组织了一次猛烈的进攻,但是进攻没有取得太大进展,双方焦着在据点外围,密集给了援军最大的信心。
    整个部队以营为纵队展开战斗队形,沿着平原向鸡鸣寺攻击前进,进展之顺利在意外,铁勒人信心十足,但是紧接着就上演了整个战争期间最恐怖的一排排枪。
    他们迎头就遇上丁宁指挥的迂回部队,足足一个军四万人,当双方的前卫发生接触的时候,丁宁命令迂回部队立即消灭敌增援兵力,双方在鸡鸣寺以西四公里展开会战。
    铁勒人无从判断敌军的总兵力,他们士气高扬向鸡鸣寺发起进攻,而此时柳军的主力部队已经严阵以待。
    将近一万人的大方阵在视觉上给人以很大的冲击,但问题是守在工事里的对手有着四倍的数量优势,以致于极少炮火掩护的敌援军打出的两轮齐射根本不能掀起波澜来-虽然就这两轮齐射造成了三百以上的伤亡。
    柳军在沉默,丁宁骑在自己的战马,以高高的眼光巡视着整个战场,望着敌军带着震天的杀声冲了过来,却始终在沉默着,一直到敌军冲到离阵地只有三四十米的地方,最终她轻轻说了一句:“开火!”
    整个阵地在沉默中爆发了,一声呐喊,或是尖叫,让近万人的敌军方阵都为之擅抖,跟着整个阵地上面出现了无数的黑雾,整个战场笼罩在烟雾之中。
    六分钟!在六分钟内,柳军打出了三轮排枪,光是第一轮排枪就打倒了一千五百人,整个声音如同震耳欲聋的一声巨炮声,在敌军的眼中,无数的火焰喷射而出,接紧着第二轮和第三轮排枪又打翻了大约一千七百人。
    铁勒人在瞬间完全崩溃,突如其来的猛击让敌军的整个战线都失去了指挥,陷入前所末有的混乱之中,而柳军举着上着刺刀的步枪开始对敌军发起了突击,随着一声巨吼,官兵们跳出了工事,而敌军根本没有抵抗的决心,在经过这么一波打击之后,他们开始败退了,继而演变成崩溃。
    这个联合集群,在当天夜里已经在双方的字典中都被抹去,没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了,柳军投入了十一万人,将远东第三军的防线撕得七零八落,部队被杀得片甲不留。
    当晚,特别第一军终于攻入了了鸡鸣寺据点,而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整个远东第三军已经完全被割裂成两块,其主力在在献县被合围。
    在献县县城及附近的包围圈内可是一条大鱼,远东第三军的军司令部、一个师又一个步兵旅、一个骑兵团、十一个炮兵连,除此之外,烈风军的一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大队及其它附属部队也在包围圈之内。
    总共网住了一万六千名铁勒人,四千名烈风人,六万名柳军形成了一个不紧密的包围圈,特别第一军和其它部队连夜发起攻击,战况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铁勒人不负蛮勇之名,往往是以一个团建制在军乐队的军乐声中发起了反冲击,军官带着大队的士兵以他们所能使用的一切兵器,刺刀、枪托、拳头甚至是身体和柳军发起一寸一寸的争夺,虽然往往是撞得头碰血流,但是柳军在全线阵地上也没有太大进展。
    为了争夺前线的一个小据点,柳军往往是动用几个步兵营用极大的代价反复冲锋才能拿下来,双方的伤亡往往都是死伤掺重,在两天之内柳军死伤达五六千多人之多,携行的所有弹药都几乎消耗怡尽,而铁勒军的损失与柳军相当。
    丁宁和库特帕罗金都下了死命令,丁宁投入了预备队两万人,希望能第一时间将三个包围圈的敌军歼灭,而为了救援献县包围圈内的友军,铁勒军士气如虹,调集了四万五千人参加解围。
    除此之外,库特帕罗金向北满方面的铁勒军紧密救援,为了救出远东第三军,位于北满方面的铁勒军下了大本钱,他们同意再派出十万名援军南下。
    打援的战斗远较预计更为艰苦,原本按丁宁的估计,已方向铁勒军猛攻,烈风军将会坐视双方激战到最后一刻,但是没有预算的是,第十一军司令爱水三郎在发现侧翼遇袭之后,调集手头能抽调的所有兵力共六十个步兵大队计七万人参加解围。
    有理由相信第六次河北会战是一次极其掺重的战斗,双方的激烈战斗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战局演变并没有象丁宁想象的那样顺利,诚然合围的三股敌人除献县外,已经全部停止抵抗,但是其余的两股敌人,位于献县以南的烈风军一个独立混成旅团主力,及献县以东的铁勒军一个师残部都没有顺利地被歼。
    烈风军的那个独立混成旅团损失较大,全旅团战死、被俘的数字达到二千人以上,但是残存的近三千人突围到了献县,而铁勒军那个师残部基本不受损失地突围到了献县。
    这样一来,献县战斗就成了一次持久战斗,献县的铁勒军十分顽固,他们不要命地组织了一次又一次反攻,每一次反击的规模都在一个步兵团左右。
    有理由相信,在整个战争期间,献县的铁勒军是战斗力最强的一批,他们的指挥官虽然不是最优秀,但士兵的战斗精神却是最好的,虽然柳军不停地炮击所有的堡垒、工事,虽然柳军工兵的运用水平达到一个新高度,但是他们在献县仍坚守了十七天之久才向柳军投降。
    根据铁勒战史的看法,铁勒军仍能继续坚持更长的时间“会议讨论了继续防御的可能,二十三与会者,有十九人一致主意无条件继续进行积极防御,尽可能地牵制敌军的兵力”,仅仅是因为指挥官的软弱才令献县投降,献县投降时,守军尚有六千四百名之多(含伤员1100名)。
    但是献县方面的战斗,或者说是第六次河北会战,尚不足以吸引全世界的眼光,只有在胶东的战斗,才能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就连在信阳养病的柳镜晓都在关切这一场战斗。
    对于柳镜晓来说,病院是一片茑歌燕语之声,丁雁菲带着她的那帮老师同学赶了过来,结果柳镜晓身体好得特别慢,谁叫他尝尽了整日大被同眼的滋味,不过无意采摘了陈沅青这朵名花,倒让他受了林雪的好大埋怨,不过夫妻之间的事情,只要到了床上什么都好解决。
    他的身体康复总是很慢,什么公务都很少理会,比方说东北伪军大将陈升的部下沈鹰狠狠地整了陈升一把,把他最得力的三个旅带走了两个旅,投靠了属于柳镜晓系统的“铁梅义军”……但是这些事情,柳镜晓命令全部交给济南总部来处理。
    但是他还是关切着胶东前线的战况,毕竟那是柳镜晓的根本,十月二十七日,烈风军发起了最大的一次反击,企图一举歼灭吴苍雷军,烈风军炮兵集中所有的炮弹,发射了一千一百发炮弹,双方的炮弹打破清晨的宁静,漫山遍野都是四碎的破片,吴苍雷很稳重,命令部队除炮兵外,全部进入静默。
    八时正,在漫天烟尘之后,六千名烈风军高喊着“万岁”,端着雪亮的刺刀,紧随着身上系着白布条的军官分成两路杀上来。
    烈风人的吼声惊天动地,甚至压过了炮声,虽然吴师的炮兵的第三轮射击打得十分精确,直接在落在烈风军的冲锋队形之中,爆炸的气浪带着尸体四处飞散,但是烈风人根本不理会身边冰冷的尸体,穿过了障碍物,大步向上冲击,到处都是冰冷的刺刀,寒光四射,象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烈风军很快冲入了柳军前线阵地,烈风军一边和柳军搏斗,一边大吼着:“山东军,今天就去死吧!”
    柳军在连长的带领下,亲自发起反冲锋,双方展开多次肉搏战,部分阵地在战斗失守,柳军士兵们只能向后退,不多时,吴苍雷命令立即收容退下来的部队,指挥下级军官自动代理伤亡上级的职务,再度夺回了失守的阵地。
    但是烈风军太顽固了,他们冒着浓烟冲上了阵地,烈风军又冲上去,整个阵地杀声震天,几个中级军官向炮兵部队派出传令兵:“打近一点!尽量打近一点!不要怕误伤,敌军就在我们阵地前面!”
    烈风军一整个大队在一阵手榴弹之后发疯地冲了上来,密密麻麻涌向吴苍雷的主阵地,双方展开肉搏战,厮杀扭打在一起,一时间尸横遍野,而烈风军不断投入新补充的兵力,吴苍雷的右翼阵地也遇到烈风军约六个大队的猛攻。
    许多烈风军官身负重伤,但是浑身血人的他们仍然是冒死向前进攻,他们甚至冲到了炮兵阵地上,双方扭打在起来……
    吴苍雷大声叫道:“谁也不许后退一步,我也绝不后退一步!谁敢后退一步,就地军自为战,执行战场纪律!”
    烈风军发了疯一般猛攻,一个又一个步兵大队填了进去,关健还是蒙定国的炮兵力挽狂澜,一阵炮击硬生生打跨两个步兵大队的冲锋队形,雨点的炮火落了下来,成群成群的烈风军纷纷倒下,吴苍雷亲自率领部队发起反击。
    他和几名参谋军官甚至遭遇了一次烈风残兵的反击,但是下午三时,吴苍雷向济南总部报告:“炮兵当居首功,我军现已收复全部阵地……我们一定守住阵地,请师长放心!”
    这是吴苍雷的绝笔,十分钟他被枪弹击中,光荣殉职,成为胶东保卫战期间殉职的最高级别将领。
    在信阳的熊局长,听闻到这个消息之后,只是发出了一些微叹:“那个调查终止吧!现在还是解决张步云的问题!这小子实在疯了!”
    不过吴苍雷没有得到追晋,这也是共和历史十分诡秘的一个问题,争议纷纷,但吴苍雷这一次死守,确实彻底打跨了烈风军的士气。
    烈风军不仅是战场上输掉了这场战役,补给无着落,饮水不干净,药材基本没有,导致整个登陆部队疾病从生,继而引发流行整个部队的流行病,到十月底,多数步兵大队虽然有一百名以上的兵力,但是伤病员居多数,多数大队的实际战力只有五十名左右,个别步兵联队全联队甚至只有三十名左右,特别是第十六师团,全师团仅余三百余名。
    烈风军控制区内,满目愁云掺雾,港口上到处都等待上船的伤病员,却只能任由风吹雨打,偶尔发出几声呻吟,也是无人理睬。
    他们的许多人已经死去,但没有人进行清理,整个胶东登陆战变成了一场闹剧,但是调回大本营的千望神度大佐一再表示:“海军是胆小鬼,一定要拿下胶东!”
    结果部队在战事僵持之后又继续支撑着,为了海军和陆军的面子支撑下去,但是在胶东沿路只见尸体,每走一步都能碰到一具姿态各异的尸体,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之余,不由想起了地狱的场景。
    根据烈风方面的战卫统计,整个胶东登陆期间,虽然在战斗阵亡达到三万人以上,但是伤死、病死者达到了恐怖的五万人,即使是撤退出来的人员也需要长时期的救治,但烈风军直到十一月三日才下达从胶东撤退的命令。
    十一月七日,烈风人调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运输船队,从胶东撤回部队,在岸边海军发现无数皮包骷髅的伤病员,烈风陆军的光荣和骄傲已在他们损失殆尽!
    海滩远处有几千员缺胳膊少腿的伤员,甲板无法挤出地方来运载他们,他们唯一得到的就是一颗手榴弹!
    海军对患有痢疾的严重营养不良症的陆军官兵还不错,他们准备许多饭团,结果许多陆军官兵当场噎死,而见识过海军的伙食之后,许多陆军官兵只能哭着说道:“下辈子一定让儿子当海军!”
    但是烈风人的恶梦并没有终结,许多海军官兵突然尖叫起来:“敌海军!敌海军!”
    林铃音在旗舰上悬挂起了自己的司令旗,第四舰队的官兵也热血沸腾地服从这位指挥官的命令。
    所谓“地狱岛的撤退”就此展开,烈风海军将在这种地狱般的航线中来回三次,以至于消耗了大部分海军兵力,换句话说,这决定了战争的结局……
    共和九十八年的春天。
    海上。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从他们的服装来看,这似乎都是一些军人,但是军装却是五花八门,不过还好,他们的军装很新很漂亮。
    东京湾会战正打得掺烈已极,可这帮人谈论的却是风月话题。
    “王子春啊!你好歹也是当年的湖北督军!怎么就见这小子在上海威风!”
    王子春满脸的豪情壮志,可是下一刻却又是没言语了:“那小子的家我不是不敢去,可是他旁边……”
    柳镜晓刚刚新婚完毕,那场与沈大小姐的婚礼倒让这一帮下野人物眼红不已,都是下野的人物,这待遇怎么差得这么多了,人家怎么有这么多的美娇娘。
    李定远发话了:“你不敢去!我去!”
    夺妻之恨,可谓生平恨事,他瞅了瞅张步云,这位老兄身边似乎少了个女人,偏偏柳镜晓身边多了一个女人,一时间都有些风言风语:“人家张步云献妻保身!”江湖上甚至有这样的传言:“乾坤一掷竟劫帅,红颜知己伴终生!”
    但是张步云的处境与众人不同,他只能摇摇头,谁叫他当年他的胆子也太大了些。
    这时候王自齐猛得一拍桌子道:“不就是段铁民和陈云杰一左一右作他领居?兄弟出点银子,请他们换个大房子就是了!柳镜晓这小子不仗义,家里有着这么多美娇娘,硬是不让人老前辈一亲芳泽!”
    “就是,听说柳镜晓投身教育界,经常不在家!想必她家中大小老婆必定芳心寂寞,想想柳家的太太可是我们的了,都是过气军阀,谁怕谁?”
    “只是碍于段铁民和陈云杰两位前辈的房子就在他左右,不方便下手啊!”
    ……
    一个月后,一应下野军阀欢聚一堂,庆祝陈云杰和段铁民这两位老前辈迁居之喜。
    谈笑之间,有人询问道:“云帅,怎么不见令爱啊!”
    陈云杰答道:“听说浙江边境上开了间中西女塾,是天下间最好的女校,我女儿被聘去当老师了!”
    旁人也有人笑道:“这中西女塾可不比寻常学校,一年光是学费就要三百多大洋啊,学琴一年就要六十大洋了!我女儿是好不容易才上了这所学校!”
    “就是!就是!这学校是全封闭的,就是一只雄性蚊子想要飞进来都难!所以我只好让我老婆陪女儿到那读书!”
    据说是这中西女塾是一所新办的贵族女子学校,教师十分优秀,纷纷花巨资送女儿去上学,也准备送走家中女人,顺便让太太到北京和女儿一起住,方便自己到柳镜晓家中寻芳问柳。
    一说到这中西女塾,大伙儿的话题就来了:“听说这中西女塾的老师用心得很,教她们的丁老师说,师资力量全是从济南一所名校调来的,全中国算是最豪华的!”
    旁边王自齐说道:“就是!就是!听说她们校长更是了不起,经常与学生及各位女家长形影不离,同吃同住同睡!”
    “对了,她们的老师都是大美人啊!听说不比柳镜晓的老婆长得差!”
    “何止是同吃同住同睡,听我女儿说,她们的美女校长就带着一帮老师吃住在女生宿舍,还好她们宿舍的床特别大,宿舍也特别大,就是挤几十个人都没有问题!对了,这位校长好心得很,让我老婆也进去照顾女儿!”
    “人家中西女塾从来只是只招相貌端庄的学生,估计你老婆长得也不差……”
    “对了,她们校长叫什么名字?对,叫杨南风,用心得很!据说学生穿错了衣服,她们要亲自为学生挑好衣服,然后叫她穿好衣服!”
    “可止是穿好衣服,听说她们校长是内衣内裤都替学生穿好的!”
    “她们学校的师资力量确实很强!”
    正说着,两个人气呼呼地说道:“奶奶的,柳镜晓不在,可她老婆也都不在!”
    原来是李定远带着一帮人上门猎艳,哪料想吃了闭门羹,一众前军阀原想今夜行动,哪料想柳镜晓前段时间带着老婆出门了,不由挤在一块大骂泄愤。
    这时候,王自齐嬉嬉哈哈地问道:“云帅,不知道你家搬到哪去?还有,段总理搬家到哪去!”
    两个人摇摇头道:“不知道,介绍所介绍的,说是包君满意!”
    王自齐一转头,当即有人答道:“云帅搬台斯德朗路七号,段总理般台斯德朗路十一号……”
    王自齐不由古怪地尖叫了一声,段铁民好久才反应过:“这是我搬云杰家,云杰搬我家!你们是怎么介绍生意的?”
    那人也强硬得很:“哼!你们不是要换房子就成了!告诉你们,我们介绍所可有着柳镜帅夫人的股份在内!”
    柳镜晓的地位自然不同于其它下野军阀,有他作后台,这介绍所也强硬得出奇,一众下野军阀答应段铁民和陈云杰,只要搬家就愿意大请一顿,结果好了,他们白请一顿,陈云杰和段铁民也折腾了半天,要知道他们的家具都已经装车了。
    一众下野军阀一想到柳镜晓的威风,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时候倒有个小军阀笑道:“我女儿和老婆去了中西女塾,这三年就是天大的事情都不能出校门!不过好歹有良心,寄了个留声片儿给我,说是她们校长在开学典礼的讲话,刚刚才拿到,大家听听!”
    大伙儿聚在一起,准备听一听那传说中美女校长的声音,当即取来新出的留声机,当即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同学们好!各位太太、各位小姐,在下是中西女塾校长柳镜晓……”
    当在健盘落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弹指间两年间过去,就是2004年6月的长风开始连载,而今天长风正式结束了。
    当初构思长风,是准备写成三部曲,三个不同时空的纯架空小说,分别是历史、奇幻和军事小说,长风即是第一部以民国历史为本的小说。
    长风总体是部失败的作品,最初到起点,是希望有个出版的机会,但是鉴于题材,没有机会出版,接着进vip人气严重不足,因为本书是用倒叙的手法,开头写的又不好,所以许多人没办法读下去,订阅最高没有超过1600,正常的订阅只有1000上下,所以我只能坚持把本书写完。本书的结局,大致是按照预定的计划结束,不过最后加速了进度,不过这个大结局,是一年前就和司马勘讨论出来的,或是比较另类的!
    感谢司马勘,感谢蒙古铁骑,感谢白斯文,感谢共产国际工厂(邓肯),感谢月影,感谢trytry,感谢ddg(萧吉迪),还有许多朋友我没有记住名字,感谢所有喜欢本书和支持本书的朋友!
    预定将于2006年内开始写作三部曲的第二部,这一次是一本比较纯正的西式奇幻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镜中妖快穿之睡遍男神(nph)反撩[电竞]睡了那个MVP俯首称臣(校园等级游戏H)牛吏【SM快穿NP高H】淫辱国民女神(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