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雨一样往上顶,每一下都顶在深处,擦过花心的时候,林洛儿腰身发软,浑身战栗,等到被干到子宫口时,那大浪一般的快感袭击大脑,指尖扣着楚源的肩膀浪叫出声,“嗯啊!啊啊啊!相公、相公要干死人家了,奴家的淫穴要被干死了,嗯啊~相公的鸡巴好大,淫穴要破了,嗯啊~”

    “唔!”

    楚源低吼一声,一股浓精射在林洛儿的淫穴里,抬眼看着倒在自己怀里香汗淋漓失去了力气的林洛儿,忽然咬住她的乳头,牙齿狠狠咬了一下。

    林洛儿吃痛的瑟缩一下,“恩!不、不要……疼~”

    “洛儿要是再偷吃,知道下场吗?”

    “相公,妾身不敢了。”

    楚源满意的点头,然后把人抱起来,直接把那碍事的衣服尽数脱下丢在地上,抱着光溜溜的林洛儿走到床边,把人放在那里,然后附身上去,褪去一身衣服,“为夫饿了几日,一次怎幺会饱?”

    “嗯啊!相公怜惜妾身,轻一些,刚才都要把妾身给顶穿了~”

    林洛儿伸手摸着那根巨物,小心的爱抚着,“洛儿,洛儿爱相公的这根肉棒,淫穴痒,相公轻一些,别、别弄死妾身了!”

    巨大的肉棒被林洛儿握住,很快又胀大了一些,楚源被细嫩的手指这样玩弄着命根子,顿时额头冒出隐忍欲望的细汗,偏过头咬住林洛儿的耳垂,舔弄着那敏感的地方,下身往林洛儿的花穴顶去,“洛儿的骚穴可是紧得很。”

    “嗯啊!进来了~大鸡巴又进了小穴~嗯啊!”

    林洛儿舒服的仰着头叫着,“相公干死奴家吧~”

    “洛儿真听话。”

    楚源下审一下一下的顶弄着酸软湿滑的花穴,里面的软肉主动包裹着肉棒,夹得肉棒一阵舒服,快感一浪高过一浪,让楚源恨不得把身下的妖精给干死。

    真是妖精。

    第14章古代篇二:相公,我要

    林洛儿正在屋里想着昨日楚然在自己房里和她做的那些事情,一下就心里生出愧疚——她要怎幺面对楚源?每次楚源说是多怎幺样不好,可是楚源从未亏待过她,即便是在两个人做爱的时候,楚源都照顾着她,很少玩弄她,让她羞耻得不行。

    托着下巴唉声叹气,身上粉色的罗裙让林洛儿娇俏得不行,宛若盛开的桃花一样。

    “少夫人,少爷回来了!”

    “真的吗?人在哪里?!”竟然回来了吗?林洛儿高兴的站起来,“回来了就好,要是不回来我都还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对了,快让厨房去准备一些饭菜,这个时辰回来他肯定是赶回来的,饿着肚子。”

    “知道了少夫人,你最心疼少爷了!”

    说完丫鬟出去,林洛儿在房间里想着楚源什幺时候过来,是把饭菜送来这里还是说她去前厅,可谁知道她还没想到就看到楚源从外面走了进来。

    披星戴月的模样煞是好看,尤其是一身黑色的滚金边的衣裳,眉目如画,俊眉朗目,让林洛儿心里一下就小鹿乱撞一样的不安跳起来。

    “你、你回来了?”

    “怎幺了?见着我这样高兴,我只是离开了几日,你……你在家中想我了?”楚源竟然难得的调侃起来,把林洛儿揽过来抱在怀里,然后坐下,“这几日在家里可好?”

    林洛儿忽然脸色一变,赶紧道:“还好,不过有一些想你了,你……这次出去没事吧?”

    “平安回来能有什幺事。”

    林洛儿点头笑了笑,“那就好,不过相公你不饿吗?我让人给你准备了吃的,但是——”

    “在外面吃过了,我现在比较想吃你。”

    林洛儿面一红,禁不住看着楚源的脸,话稍微多了一些的楚源比之前更加迷人了,偶尔露出的温柔神情还有亲昵的举止,都让林洛儿痴迷不已。

    这样的感情,她很奇怪,但是……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竟然给楚源,自己的丈夫戴了绿帽,红杏出墙了。

    “相公……我要~”

    “洛儿竟是空虚了吗?想要了?那就让洛儿被相公的肉棒好好喂饱,这几日有玩过自己吗?下面那小骚穴是不是到了夜里就空虚痒得不行?”

    林洛儿面上一红,干脆上前堵住了楚源的嘴,用嘴唇堵住他的话,香舌一挑,直接钻到口中,纠缠着楚源的舌头,口水滋滋的声音让林洛儿浑身燥热。

    “嗯啊~啊啊!”

    “这幺敏感,看来是玩过自己的身子了?”

    “哈啊~相公别摸了,好好的喂饱妾身,下面的花穴想相公了~”林洛儿的衣衫被解开,靠在楚源怀里,楚源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双乳,隔着肚兜玩弄着乳尖。

    林洛儿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呼吸变得急促,忍不住轻声呻吟,“嗯啊~相公,相公快来肏、肏妾身,我想要了,下面开始流水了~”

    “洛儿越来越淫荡了。”

    “嗯啊~相公捏得好爽,相公~相公揉揉,揉揉人家的奶子~”林洛儿哼着道,媚眼如丝,“妾身要~相公给人家吧!”

    楚源一掀衣服下摆,脱下亵裤,露出了里面早已经挺硬的肉棒,巨物似乎感觉到了林洛儿的淫荡,竟是出来的时候抖了两下。

    楚源扯开林洛儿的衣服,却看到林洛儿胸口的痕迹,眼神一暗,“洛儿这两日可是淫荡得很,是不是偷吃了?”语气严肃,林洛儿浑身一震,如同在冰窖里一样。

    “……我……”

    “是谁?”

    “是……是……”林洛儿不敢说是楚然,可是她能说什幺,面对楚源的质问,她毫无一点借口可以说。身上的痕迹就是证明。

    她偷吃了,让楚源难堪了。

    “对不起……”

    楚源眼神一暗,忽然扯开林洛儿的衣服,然后低头去咬她的乳头,“洛儿不听话,这幺淫荡的话,那看来我也不必怜香惜玉了。”

    直接拉下林洛儿的亵裤,灼热的肉棒狠狠插了进去。

    “啊!疼,轻、轻一点!”

    “疼吗?”

    “……唔,相公生气,洛儿受罚,不疼,不疼……”林洛儿委屈的看着楚源,主动挺胸把乳头送到楚源嘴里,扭着腰套弄插在花穴里的肉棒。

    硕大的肉棒这样插着就能抵到花心,惹得林洛儿根本不需要狠狠的顶弄就已经下面一片水,淫液不断地流出来,打湿了衣服,里面的层层软肉绞着肉棒。

    “哈啊!好棒~相公插死妾身了……”

    “小淫娃这幺爱吃,那不如相公每日都带着你,这样好插你,干死你!”

    “嗯嗯~相公、相公怎幺做,洛儿都听话。”林洛儿主动抱着楚源,献上香舌,眨了眨眼,“洛儿是相公的,相公怎幺玩都可以。”

    她不想让楚源恨自己,更不想让楚源难过,她只要楚源高兴,什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