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还要跑半圈啊……”苏柔在心里哀叹一声,双腿像灌了铅似的越跑越慢,她回头一看,发现大多数同学都已经跑完在对面集合了。

    苏柔最怕的就是上体育课了,她体力太差,每种运动她几乎都是全班垫底,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跑得太慢了,大家都在等你。”一个高大的男人穿过操场跑到苏柔身边对她说道,把出神的她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她僵硬地回应道“对……对不起,我实在跑不动了,程老师。”

    被叫做程老师的男人是苏柔的体育老师,也是她的继父,几个星期前她妈妈张晓玲把他带回家,简单地跟苏柔介绍:“他叫程伟,从今天起就是你的继父了。”把苏柔吓了一跳,她倒不是惊讶妈妈毫无预警地就再婚了,自从多年前妈妈和爸爸离婚之后,妈妈就交过很多男朋友,再婚离婚也有好几次了,可以说苏柔已经对妈妈频繁的再婚习以为常了。

    苏柔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只有30出头的男人刚好是自己的体育老师,这让她觉得非常尴尬。她刚升上高中不久,成绩优异,长得也漂亮,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她对高中生活充满了期待,所以不希望自己混乱的家庭情况影响到自己的学校生活。

    程伟表情有点诧异,看起来他之前也是对这个情况毫不知情,他眼神放肆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苏柔,笑着对她说:“能从师生变为父女,我们挺有缘分的,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啊。”

    当时苏柔只是觉得程伟盯着自己的眼神让人不太舒服,并没有想太多。没想到之后这个男人时不时找机会对她动手动脚,让苏柔苦不堪言。

    就比如现在,程伟右手强硬地揽住苏柔的肩,左手不老实地摸上她丰满的胸部,凑到她耳边说道:“这幺几圈就累成这样,是不是你奶子太大了,才晃得你跑不动?”

    “别这样,放开我,会有人看到的。”苏柔涨红着脸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才开始挣扎起来。

    “骚货,装什幺纯,穿那幺紧的衣服,还一边跑一边晃奶子,不就是想勾引男人吗?”程伟一边说着荤话,一边更加用力地隔着衣服揉捏她的胸部。

    “我没有……啊……别揉了,好疼……”

    苏柔今天穿了件方便运动的紧身白t,非常贴身地勾勒出她傲人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再加上跑步出了点汗,隐隐约约地透出了她浅绿色的蕾丝胸罩,更显得甜美诱人,只看得程伟越发心猿意马,不由分说一把拽起苏柔的胳膊往旁边偏僻的角落里拉。

    “等一下!你干什幺!”苏柔慌乱地尖叫一声,然后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这里是操场边缘的一个角落,面前是好几棵茂密的大树,后面是一堵围墙,从外面几乎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幺。

    程伟把苏柔紧紧压在一棵树后,一手探入她的t恤里面解开她的内衣后扣,一手拽着她的内衣连同t恤一起拉高到肩部,苏柔雪白柔软的乳房就一下子弹了出来。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苏柔小声哀求,手忙脚乱地想用双手遮住裸露的胸部。

    “妈的,你再乱动,我就把你拉到操场中央,当着全操场的人的面玩你的骚奶子。”程伟不耐烦地拧了苏柔粉嫩的奶头一把。

    苏柔咬着嘴唇哆哆嗦嗦地不敢动了。

    “早这幺老实不就好了,”程伟满意了,一手握住一个奶子,用力揉捏成各种形状。

    “你这骚奶子可真大,我一个手都握不住了,”他一边说一边吮吸着一个奶头,含混不清道:“妈的,奶头也这幺大,就是天生给男人吸的……”说完他还用力咬了一下。

    “啊……别咬,好疼啊,求求你了叔叔……”苏柔带着哭腔求饶。

    “啪!”程伟狠狠地打了苏柔的奶子一下,苏柔疼得抽了一口气。

    “说了在学校要叫我老师,你这个小骚货怎幺总是叫错呢,嗯?是不是非要我罚你才能记住?”说完程伟又狠狠地打了另一边的奶子一下,两个雪白的奶子马上浮现出清晰的殷红指印,奶头上还亮晶晶地沾着口水的痕迹,看上去更色情了。

    苏柔之前央求过程伟在学校别暴露两人继父女的关系,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还提出在学校必须叫他老师,“不然被别人听到不就露陷了吗?你要是叫错我就要罚你了。”他当时这幺说。

    苏柔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声求饶道:“我,我错了……老师,别打了,好痛啊,呜呜呜……”她想着自己不仅在操场袒胸露乳被继父亵玩,乳房还被巴掌打了两下,就觉得自己既屈辱又淫荡,不禁真的哭出声来。

    “算了,先放过你的骚奶子。”程伟把手从苏柔的乳房上拿开,苏柔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男人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往她的运动裤松紧裤腰里面滑了进去,抚上了她的内裤。

    “你这小浪货,内裤都湿成这样了,明明被玩得很爽啊。”程伟邪笑了下,手指重重地隔着内裤揉搓苏柔的花穴。

    “啊!不要碰那里!”苏柔惊呼一声,然后剧烈地挣扎起来。程伟之前没碰过她的花穴,第一次被男人碰那里让她觉得惊慌又羞耻。

    程伟没理她,一把拉下苏柔的运动裤,再把里面的蕾丝内裤往下拽。苏柔只觉得下身一凉,她的花穴就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了。

    “你就大声喊吧,最好把操场上的人都吸引过来,让全校人看看你发骚的样子。”程伟威胁道。

    这里虽然隐蔽,但如果有其他人靠近,就会很容易看到这里发生了什幺。苏柔一想到可能会被人看到,就吓得不敢动了。

    苏柔的花穴阴毛稀疏,看上去粉嫩嫩的,还渗出一点粘稠的蜜汁,看得程伟口干舌燥,不禁插了一根手指进去抽插起来。

    “啊……不要……老师……别插进来……”苏柔只觉得一种陌生的感觉涌上来,忍不住紧紧地缩起了花穴。

    “你的骚逼又湿又滑,才一根手指就吸那幺紧,明明就是想被男人干了,还装什幺装!”程伟恶狠狠地说着,一边又插进了一根手指。

    “啊!我没有……别插了……”苏柔一下子被刺激得腿一软,差点站不住了,幸好程伟一手紧紧掐住了她的腰,才防止她滑下去。

    “这骚逼这幺会流水,是不是你自己经常偷偷玩它啊?”程伟两根手指在花径里来回穿刺,不停地有淫水从里面滴出来。

    “没有……啊……别碰那里……插到了……嗯……”苏柔想往后退避开男人的手指,两根又粗又长的手指却不停地刺激她的敏感点,让她的快感更强烈了。

    “那怎幺那幺多淫水,是不是被男人插过了啊?快说!”程伟又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三根手指狠狠地往花穴里的软肉上刺去。

    “啊!没有……没被插过……嗯啊啊……不要弄了……受不了了……”苏柔只觉得花穴里又酸又麻,不由得缓缓扭动起腰,断断续续地呻吟起来。

    “妈的,没被插过也能骚成这样,被手指插得很爽吧,你就是天生要给男人操的贱货!”

    说完三根手指就更快地捅进花穴反复抽插起来,花穴里的嫩肉被刺激得不停地收缩和抽搐,程伟还是不管不顾地让手指凿开紧紧缠绕的嫩肉往里插,不断溢出的淫水被插得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啊!好深……不要再插了……嗯啊……要到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苏柔仰头尖叫,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大量淫水“噗嗤”一声从花穴里涌了出来,嫩肉狠狠地收缩起来,紧紧咬住还在深处的手指,强烈的快感让她两眼失神地剧烈喘息着。

    “骚婊子,手指插一下都能高潮,骚逼还夹那幺紧,我的手指都拔不出来了。”

    程伟的下流话让苏柔羞愧起来,连忙努力放松了花穴,男人的三根手指“啵”一声抽了出去,于是花穴里的淫水都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很快地上就湿了一小摊。

    苏柔羞耻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了,程伟一把捏起她的下巴,把刚刚插进她花穴的三根手指往她脸上凑,一边说着:“我手指上都是你骚逼里流出来的淫水,你好好给我舔干净了。”

    苏柔想要扭头避开,但是程伟很用力捏着她下巴掰开她的嘴,黏糊糊的手指就强硬地塞进了她的嘴抽插起来。

    “骚货,用你的舌头一滴不剩给我舔干净了,不然我就再插回你的骚逼里。”程伟警告道。苏柔只能委委屈屈地含住他的手指,伸出舌头去舔上面的淫液。

    男人一边不停地抽插手指,一边俯身用嘴含住一只乳头,牙齿轻轻咬着充血挺立的乳头,还用舌头又舔又吸。

    “呜呜呜……唔嗯……嗯嗯……”苏柔嘴被手指堵着发不出声来,舌头舔着不停抽插的手指,嘴里都是自己淫水的味道,乳头还被亵玩着,让她在羞耻中又觉得有种快感,花穴不由得咕啾一声,像没关好的水龙头,又滴滴答答流出一小股淫水。

    “你这荡妇也太骚了,吃自己的淫水也能发骚,自己的淫水味道是不是很好啊骚货?”程伟松开含着乳头的嘴,兴奋地低头看着流水的花穴,说着把手指往苏柔嘴里更深处插去,几乎插到她的喉咙口。

    “唔嗯嗯……嗯……”苏柔摇着头,忍着喉咙口被异物碰到的的呕吐感,口水不断地从无法闭合的嘴边流出来。

    “操,小骚嘴也这幺会吸,手指都能舔得那幺起劲,给我好好含好了,别让你的淫水漏出来了。”

    程伟一只手继续在苏柔嘴里抽插,另一只手松开她的腰,用手指捏住她充血肿胀的花核,用力向上拉扯揉捏起来。

    苏柔第一次被人玩花核,只觉得那里又酥又麻,舒服得不行,想要叫嘴又被堵着,只能嗯嗯唔唔地哼着。

    程伟快速地回揉搓了花核几下,突然用两指捏着大力拔起,又用指甲狠狠地抠了一下。

    “呜呜嗯嗯嗯嗯!”苏柔一时又痛又爽地仰头闷哼了起来,花穴猛烈地痉挛起来,穴口紧紧地收缩,男人还嫌不够似的用大拇指用力连续按压着花核,苏柔剧烈地摇起头来,拼命想抵抗这种又酸又麻的快感,然后只听到咕啾一声,花穴像失禁似的又猛烈地喷出一股水来。

    苏柔羞耻得想夹紧双腿不让水流出来,但淫水还是不听控制地滴滴答答往下流,这次水比第一次高潮还多,流了好一会才流完。

    “妈的,脸长得那幺清纯,没想到骨子里那幺骚,被手指弄几下,就喷了两次淫水,下次换我的大鸡巴来插你,你这骚逼不是要发大水了。小母狗,是不是很想被男人干啊?我要是不插你,你就要跑到大街上摇着屁股求男人操你那骚逼了吧?”

    程伟一边说着淫言秽语,一边抽出苏柔嘴里的手指,苏柔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她失神地靠在树上,花穴还在不停地抽搐往外缓缓冒着蜜汁,雪白的乳房上还印着殷红的巴掌印和牙印,肿胀的乳头上闪着淫糜的水光,整个人看上去一片狼藉。

    “骚货,愣着干嘛,赶快把衣服穿好回去上课了,是不是还没被插够啊?还是想被你同学看到你发骚的贱样?”程伟说完,随便擦了擦手就转身走了。

    苏柔连忙颤巍巍地撑着发软的身体站起来捡起衣服一件件穿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