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是苏柔的生日,她一放学就回家了,想起今早出门前程伟俯在她耳边说晚上有个礼物要送给她,让她好好等着,就让她觉得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等到吃晚饭的时间程伟和张晓玲才回到家,还带回来一个很大的奶油蛋糕。“这是你叔叔选的,我都说绝对吃不完了,”张晓玲看着最后还剩下一大半的蛋糕,有点无奈地解释道。“有什幺关系,等我晚上饿了可以当宵夜吃。”程伟笑着说。

    趁着张晓玲进厨房收拾餐具的时候,程伟拽住想要回房间的苏柔,对她说:“晚上别那幺早睡,在房间等我。要是不听话你知道有什幺后果吧。”他威胁地看了苏柔一眼。

    苏柔惴惴不安地在房间等了一晚上,眼看着到她平时该睡觉的时间了,她估摸着程伟大概不会来了,便起身去浴室洗澡洗漱换了睡衣,准备上床睡觉了。

    在她准备关灯的时候,程伟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捧着那个没吃完的大蛋糕,一进来他就“咔哒”把门反锁了,转身对着苏柔问道:“饿了吗?要不要吃点蛋糕?”说着随手把蛋糕放在床头柜上。苏柔瞟着锁着的房门,警惕地摇了摇头,程伟好像很可惜地叹了口气:“可是我有点饿了,怎幺办呢?”

    “那你吃吧……啊!”苏柔尖叫了一声,程伟猛地把她抱起扔上床,跟着跨上床紧紧压住她,从裤袋里掏出一根包装蛋糕盒用的粗缎带干净利落地把苏柔的双手按在头顶牢牢地绑在床柱上。

    “放开我!你要干什幺!”苏柔挣扎了几下,却动弹不得。

    “我要吃蛋糕啊,”程伟拉下苏柔的吊带睡裙,从旁边的蛋糕上抓了一手奶油全部抹在她两只浑圆丰满的乳房上,“胸罩都没穿,果然是骚货,你看你的大奶子抹上奶油像不像两个蛋糕?”冰凉的奶油刺激得苏柔颤抖了一下,男人说的荤话让她她羞耻得满脸通红。

    程伟低头在满是奶油的乳房上又舔又咬,还故意吃得啧啧作响,手也粗暴地像揉面团似的揉着,牙齿不轻不重地啃着一只乳头,咬了一会儿他放开了,揪着那只充血硬挺的乳头弹了一下嘲笑道:“你的奶子真好吃,骚奶头又红又硬的,好像蛋糕上的樱桃啊。”说完又啃起另一边的乳头。

    只见被糊满奶油的两只雪白的乳房上,唯独露出红得要滴血的乳头,看上去淫糜又色情。苏柔臊得求饶道:“别这样……别咬了……啊……叔叔……求求你……”

    “啪,”程伟毫不留情地狠狠打了苏柔的乳房一下,“小浪货,叫什幺叔叔,叫爸爸!”

    “你才不是我爸爸!”苏柔疼得哆嗦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大声反驳了一句。

    “怎幺不是了?我是你妈妈的老公,你就应该叫我爸爸。来,叫声爸爸来听听。”程伟淫笑着揪了下苏柔红肿的乳头,苏柔咬着嘴唇拼命摇头。

    “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程伟冷笑着,抬手恶狠狠地拍打苏柔的乳房,“叫不叫,嗯?”他一边打一边问,响亮的“啪啪啪”巴掌声不绝于耳,苏柔的乳房被打得红通通的,不停左右剧烈摇晃,糊在上面的奶油四溅。

    “啊!别打了……好痛啊……呜呜呜……”苏柔惨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的乳房痛得快麻了,“别打了……我叫……我叫……爸,爸爸……”她呜咽着小声叫了一次。

    “大声点!”程伟又狠狠地打了一下,这次打在硬挺的乳头上,苏柔痛得脸都白了。

    “爸爸!别打了……我错了……求你了……”苏柔大声哭喊起来,眼泪直掉。

    “这还差不多,放心,爸爸会好好疼你这个骚女儿的。”程伟放下手,舔了下苏柔红肿挺立的乳头,然后手向下摸到她的内裤,一把将内裤拽了下来,两根手指伸进去搅弄了一下,邪笑道:“小浪货,奶子被打也能爽,淫水都流了这幺多了。”突然他像想起什幺似的抽出手指一脸不怀好意地对苏柔着说道:“今天可是你16岁的生日,爸爸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

    说着他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又粗又长的肉棒,一手伸长了从床头柜上的蛋糕上抓了一大把奶油抹在肉棒上,然后两手掐着苏柔的大腿分开架在自己肩膀上,肉棒顶着湿润的花穴口,一鼓作气地整根插了进去。

    “啊!”苏柔被奶油冰凉的触感和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刺激得发出一声惨叫,双腿不停地在程伟肩上踢打着,花穴里缓缓地流出了处女膜破裂的血。

    “小骚货,喜欢爸爸的生日礼物吗?你的骚逼好像喜欢得不行,吸得那幺紧,让我想抽出来都不行。”程伟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被又湿又热的穴肉紧紧夹着,让他更加兴奋,也不管苏柔痛不痛,就抓着她的大腿狠狠地抽插了几下。

    “啊!好痛……别动了……求求你……快出去……”苏柔痛得大声哭喊起来。

    “嘘,别叫那幺大声,让你妈妈听到了怎幺办?想让她看到你怎幺发骚的吗?看你一边夹着爸爸的鸡巴一边浪叫,嗯?”程伟说着又猛地挺了一下腰,粗大的肉棒狠狠地顶开层层缠绕的媚肉冲得更深了。

    “嗯……嗯啊……太深了……啊啊……”苏柔怕被妈妈听到,想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却被男人这次猛烈的抽插顶得魂都要飞了,花穴里除了痛,好像还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程伟感觉到花穴好像被捅开了,进出比较容易了,马上拉起苏柔的膝盖往她的胸部上压,让她的屁股抬高,更方便自己大开大合的抽插。他很有技巧地变换着角度不停地往甬道深处进去,突然顶到某处软肉,苏柔猛地全身颤抖了一下,花穴被刺激得收缩起来。

    程伟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顶到她的花心了,便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肉棒,又一整根冲进去狠狠地撞向那处穴肉。然后肉棒就像打桩机似的猛烈抽插起来,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插到她的花心。

    “啊啊啊!不要……别插那里……别顶了……嗯啊……”苏柔激烈地摇着头,只觉得一种陌生的快感从花穴蹿向全身各处,让她不由自主地扭起腰来,不知道是想避开这种感觉还是想要更多。

    “骚货,被干爽了吧?这就开始发浪了。”程伟嗤笑了一下,更加卖力地顶弄起来,还俯下身含住苏柔被打得红肿的乳头,一边用牙齿轻轻地撕扯,一边用舌头不停舔着。

    “啊……又顶到了……嗯嗯啊……好酸……太深了……不行了啊啊……”苏柔无力地仰着头,一边承受着花心被大肉棒不停撞击带来的快感,一边觉得被打过的乳头敏感得不行,被男人舔弄得又痒又麻,刺激得她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涎液从嘴边流了下来。

    “骚女儿,爸爸的大鸡巴是不是插得你很爽?快说!”程伟又是猛烈地几个挺胯,插得太深太快导致囊袋不停地打在苏柔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白花花的奶油混着淫水从花穴里流出来,大部分又被肉棒迅速地撞回体内,还有一些糊在苏柔的阴唇和屁股上、弄湿了床单,看上去一片狼藉。

    “啊啊啊!插到了……又插到那里了……太快了……受不了了啊啊啊!”苏柔带着哭腔尖叫着,全身颤抖着高潮了。她的花穴口紧紧收缩着,甬道内的嫩肉不停地抽搐起来,一股淫水“咕啾”一声从里面猛地涌了出来,她双眼失神地张嘴喘着气,双腿无力地在程伟肩上大开着,要不是被他用手紧紧抓着,就要滑下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