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喜欢的男生满是情欲的压抑喘息,是最管用的催情剂。

    蒋灵闭上眼睛。一片黑暗里,听觉更敏感,林清凯的声音像是直接能顺着耳骨爬进她身体里。

    “喜欢我的舌头么?”他声线嘶哑。

    喜欢。

    不只是舌头,你哪里我都喜欢。

    蒋灵嗯。

    乳头胀胀的,连带着胸肉也跟着发虚,她用手握住自己的左胸,试探着用力揉。

    不够。感觉不一样。

    林清凯的手更大,指节更粗,像带电流,每次甫一触到,她身子就软了。他手掌能包住一整只胸,抓弄的力道也巧妙,总能让她酥麻。

    有点……想被他揉了。

    林清凯的呼吸也在加重:“小浪货,我鸡巴胀死了,想戳你奶子。”

    蒋灵被他说得又羞耻又刺激。下面空虚得很难耐,她两条腿夹在一起。

    “是不是骚得受不了了?”林清凯问。

    “就……很痒……”蒋灵手又伸进腿间,指尖按住阴蒂。

    林清凯肉棒顶端已经有粘液渗出,他把蒋灵的内裤按在马眼处蹭着。

    “哪种痒法?”他低声问,“是想被舔的痒,还是想被插进去操的痒?”

    蒋灵咬着嘴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啊,”林清凯笑,“那我一边用舌头给你舔逼,一边把中指插进去操,好不好?”

    “啊……”蒋灵仰着下巴。她要被他说哭了,不敢跟着他的话去想。林清凯的嘴唇,盖在那个地方……

    “想么?”他不罢休,“想让我舔么?不用手,舌尖也能顶进你那儿的缝里插。”

    蒋灵的手指揉得越发用力,阴蒂好像变大了,她止不住叫。

    “舔得你流水给我喝,”林清凯哑着声音,“小逼里也能吸出水,是不是?”

    蒋灵听着他越说越过分,身体里的痒意全汇集到她指尖下,越来越汹涌,就要受不了了。

    她急促地喘,想那个梦,想着自己是怎么被他按在墙上用粗热肉棒猛烈抽插的。

    真的好痒。

    “想我的鸡巴么?”林清凯听出她快高潮,更赤裸地刺激她,“扶着鸡巴一点点插进你逼里,又粗又硬,用力磨你里面的肉……”

    蒋灵死死地咬下唇,阴道深处全绞在一起,像真夹着他似的,猛地到了。一股水流出来。她靠在墙上,身子一缩,又流一股。

    “喷水了?”林清凯问。

    蒋灵爽到声音都带着哭腔:“好多,还在流……”

    “操。”林清凯重重喘了两声,“你勾死我了。”

    他仰头大力搓弄起来,想象着她淫水泛滥的下体,又热又紧地夹住他。

    蒋灵的脑袋里全是空的。

    她第一次这么把自己弄到高潮,身体软塌塌的,下面的淫水顺着腿滴到地板上。

    过了很久,林清凯低低呻吟一声。呼吸声又慢慢平复。

    “声音真浪,能把我听射。”他有点笑。

    蒋灵思维还迟滞,跟着他的话,无意识地重复问了句:“你射了吗?”

    “射了啊。”林清凯说,“你叫这么骚,谁受得了。”

    他那边又窸窣些声:“全射你内裤上了,很多。”

    蒋灵脑内空茫茫,坐下来,抱住膝盖。也没听清他又说了句什么。

    见她默不作声着,林清凯问:“怎么了,高潮还没过劲儿么?”

    蒋灵摇摇头。然后才想起来隔着电话他看不见。

    她便叫他一声:“林清凯。”

    “嗯?”林清凯应。

    蒋灵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觉得手里和心里都是空的,想抓住什么。也想一直叫他名字。

    电话里又是沙沙的静寂。

    过了挺长时间,林清凯才笑了一声:“想我了?”

    (我觉得这样上床前的各种调情,比真的直接做要带感吧′‵像是层窗户纸,心痒痒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