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平时甚少引人注目过,这会儿说的还是这个,连头发丝都透着股不自在劲儿。

    偏林清凯从容得很。听她答完,又问:“其它有哪儿不舒服么?”

    语气正常得像在谈晚上吃什么。

    蒋灵讷讷摇头:“没有了。”

    “嗯。”林清凯应一声,顿了顿,抬眼望向她身后。

    他认得班长,在图书馆那次见了。

    班长却是这时候才知道蒋灵跟他有关系,看着这边的表情有些复杂,复杂里还带着震惊。被扫完一眼还傻怔怔着。

    林清凯的视线已经缓淡收了回来。

    “不舒服了跟我说。”继续交代着。

    “好。”

    蒋灵乖巧应承。正有风过,几片叶子盘旋着下来,落在她肩上。她没察觉,倒见林清凯唇角一漾,右手抬起来。

    温热的指尖在肩膀一触即离,他嗓音带了点笑,意味不明的四个字:“还挺抢手。”

    蒋灵摸不着头脑,“啊?”

    林清凯望她一眼,笑起来。

    身后的班长脸色黯黯,转回头去,强笑着跟同学走开了。

    林清凯垂眸把树叶丢掉:“我这几天不在学校,跟你说一声。”

    “去哪儿?”蒋灵问得迅速,脱口后又觉得反应太急切,忙敛了些。

    林清凯答:“表哥结婚,在外地,家里一块过去。”

    那要多久啊。

    蒋灵心头腾起几分失落,点点头。

    林清凯瞧着她,低声笑说了句:“回来带你多跑跑步,身子软得经不住折腾。”

    蒋灵接着点头。之后才品出他话里的隐义,耳根猛地热了。

    那几天过得缓慢空荡。

    其实林清凯在学校时,如果不联系,两人一周也压根碰不上几次面;他这么提了一下,蒋灵便觉得偌大的校园空了起来。

    看哪儿都像没有落点。

    同桌又问了几次,没问出什么,便兀自脑补起来。隔天遇上那个传说中追林清凯追得很紧的女生,还特地指给她看,真情实意吐出俩字:“加油。”

    蒋灵话不过耳,倒是胡乱寻思着,追得紧是怎么个紧法。会每天给他发消息打电话么。

    她便更不好意思主动联系他。

    本来上床这事也是你情我愿,她不想让林清凯以为,睡了一觉而已,她就要黏上他了。假使有以后,她也不愿意这个“以后”跟负责什么的扯上关系。

    只有天,没忍住发了条微信过去。刚发好,又反悔,按了撤回。

    她这还是第一次撤回消息,没想到上面会留下提示痕迹。

    提心吊胆地盯着手机看了会儿,过半个多小时,林清凯才回过来一个问号。

    蒋灵早想好了解释:【发错了】

    也不知道林清凯信没信,手机再一震,他发来张照片。

    拍得有些糊,但能看出来是在海边,水和天蓝成一片,远处有婚礼的纱幔和花柱。还挺浪漫的。

    她唇角翘了起来。反反复复看些时,存下来,暗戳戳设成壁纸。

    许是盯着看久了,夜里便梦到他。

    久违的亲吻,他舌尖绕着她的,炙烈滚烫。背景虚得很,像在那晚酒店的房间,也像在自己卧室。床很软,他身体很重,每一下挑弄都真实得颤人。

    睁开眼时,下面隐约湿了。

    蒋灵抱着枕头在黑暗里安静躺着。

    有些想他。

    他回来,已经到校庆了。

    校庆搞得挺隆重,还对外开放。各班走一遍队列,晚饭后带到礼堂表演节目。她们班是合唱,换了吊带的礼服裙,每个人还化了舞台妆。

    开始之前,邻居哥哥打电话来。他说过要来看,问她礼堂的位置。弯弯绕绕的,说也不好说,蒋灵索性跑去校门口接他。

    路灯早开了,路上人来人往,吵吵嚷嚷的。

    邻居哥哥抱束花站在路边,冲她招招手。到近前,他递出花,笑着:“这么穿像个大姑娘了。”

    蒋灵接过,也笑:“谢谢哥。”

    冷不防身边停过来辆车。黑色,车灯闪了闪,副驾门一开,迈下条长腿。

    林清凯弓身出来,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停到她怀里的花上。

    蒋灵压着惊喜,看他倚回身,撑着胳膊跟车里的人说句什么,门关上,车缓慢开走了。

    林清凯目送片刻,侧过头来。

    他神色清和,眸色却被路灯映得稍浅。

    几天没见着面,自己又是穿礼服又是化妆的,蒋灵莫名有点紧张起来。她略局促,“你回来了?”

    “是啊。”林清凯应着,眼睫垂下来,看了看腕上的表,“还没开始吧?”

    “没。”

    三人一路往礼堂去。

    蒋灵心里麻糟糟的一团乱。只这么跟他走在一起,身体的记忆就像被自动唤醒了一样,连走路都想离得近些再近些。

    可惜有旁人在。这个旁人还偶尔要问句学习上的事儿,蒋灵答着,余光只留意着林清凯。

    好像晒黑了一点点,下颌的轮廓流畅清晰。

    观众席位是按班级分的,蒋灵把邻居哥哥带到留出的空位,不自觉回头往林清凯他们班的方向看。

    整个礼堂都脑袋攒动闹哄哄的,找了几遍也没瞧见人。她失望地吁出口气,慢吞吞地回后台。

    走到楼梯旁,他电话打进来。

    蒋灵清清嗓子,捂着听筒喂了声。

    “没看见你啊,”她拐进后面走廊,探着身子朝里看,“在哪儿——”

    “这儿。”右手边的更衣室门从里面打开,熟悉的声音跟手机里重合在一起。

    蒋灵蓦地转头,林清凯背对着室内的灯光,肩膀被勾勒出个疏落的轮廓。

    她心突突地跳了两下,手腕被他伸手扯住,往里一拉。

    外面主持人已经上台,喂喂喂地调试着话筒。

    林清凯微烫的鼻息落在她颈间,“怎么穿成这样?”

    蒋灵背有些僵硬地抵在门上:“我们班要合唱,都穿这个。”

    “你那个邻居,来看你合唱?”

    “他说正好有空……”蒋灵解释着,“办得挺热闹,就顺便来看看。”

    林清凯唇一挑,给出个评价:“真闲。”

    蒋灵从他这话音品出分不一样的意思,想要去看他表情。

    林清凯就势抬手攥住她下巴颏儿,眼神微暗。“这妆待会儿能重新补么?”

    她点了个头,他唇便落下来。

    像是渴了许久,一寸寸地吮弄着。舌尖果真和梦里的一样烫人。蒋灵手不自觉环上他的腰,轻喘了声。

    林清凯手掌照旧攀上来,握住她胸,隔着层纱料揉了两把。

    是很好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