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2.烟味

    考场外。

    距离开考还有最后十五分钟。

    参加比赛的学生,陆陆续续地从候考大厅走出来。

    苏若站在考场教室外,侧身倚着阶梯教室的窗,白色短袖衬衫校服,浅蓝色的百褶裙只将将到膝盖以上,小腿细软,修长。

    白色的花边小短袜,松松散散地耷拉在小白鞋上。

    季郁从洗手间回来,停在苏若斜对角,靠着走廊外沿的扶栏,左手搭在大理石护栏上。

    目光掠过那双白得发光的细腿,五指扣着栏杆,虚虚握了两下。

    低眸敛眉,轻啧了一声,这么瘦。

    打铃声一响,学生纷纷涌入考场。

    苏若走在人群后,缓步跟上。

    等到最后的季郁,长腿一迈,三两步走到她身后。

    苏若的个子不高,季郁只稍稍垂眸,眼中便是她散开两颗扣子的白腻胸脯,白色蕾丝胸衣贴着软嫩鼓胀,诱人极了。

    苏若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后背不经意撞到身后硬实的胸膛,胸口微微起伏晃动,一股淡淡的烟味钻进鼻腔,轻蹙了一下眉。

    原来是去抽烟了。

    苏若喜欢季郁,可不喜欢烟味,往前快走了两步,眼里是再明显不过的嫌弃。

    微微撅了撅嘴,今天份的喜欢必须扣掉5分。

    考场座次随机打乱,苏若坐在靠窗的倒数第二位,很凑巧,季郁坐在她后面。

    考试期间,苏若总能闻到淡淡的烟味,还有那股独属于季郁的气息。

    明明不喜欢烟味,腿心却不住吐着湿液。

    很难受。

    比发烧头痛还难受。

    ……

    考试结束。

    参加比赛的考生重新回到候考大厅,等待现场批卷和名次公布。

    苏若挨着季郁坐下,对气味极其敏感的鼻子轻轻耸动了两下,身旁人的烟味淡了些,荷尔蒙与栗子花的味道慢慢显形。

    苏若微微眯了眯眼儿,原来不止抽了烟,还自慰了吗?

    想到某人避开所有人,一个人缩在厕所隔间,用着那双刚拿了飞行器科研赛金奖的手,握着那根淡红色粗大的阴茎来回撸动。

    苏若湿了。

    难耐地交叠双腿,轻轻蹭了两下。

    恰好这个时候,放在一旁小包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打开一看,是条微信消息。

    【你帅气英俊风流倜傥的好哥哥:考完了?】

    【你帅气英俊风流倜傥的好哥哥:结束了给我打个电话。】

    收到自家表哥的消息,苏若转头跟老师说了一声,起身往洗手间的走廊尽头走去。

    季郁在她握着手机起身的时候,隐约看见“帅气英俊”几个字,俊眸微微暗了一下。

    过了不到两分钟,跟着站起身。

    男女洗手间外的洗手台前,苏若倚靠着大理石台子,低着头,手指点着水龙头,一边跟自家表哥司凛通电话。

    “嗯,考完了。”

    “有点发烧,老师给我买过药了。”

    “考的不太好,有个人考试前抽烟,考试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熏得我难受。”

    季郁倚在洗手台外拐角的墙侧,耳朵里听着娇娇软软,甜糯腻人的声音,眉头越拧越紧。

    什么叫有个人?

    季郁心中不愉,身体动作快过大脑意识,大长腿不受控制地往前迈了一步,站定在苏若正背后,三五米的距离。

    娇气撩人的声音未停,“你们男生抽烟,很讨厌。”

    镜子里的少女,长着一张仙女脸,精致到没有丝毫瑕疵,眉目冷淡,平日里总是一副对什么事都看不上眼的高冷模样。

    此刻因为高烧,面颊绯红如樱,如雾的水眸含着一股子媚意。

    说出的讨厌话,更像是跟情人撒娇一般,勾得人心尖发痒。

    季郁眉峰紧蹙,往前又走了两步,目光牢牢锁住浑然不知的小姑娘,墨色的眸子漆黑如深渊。

    “嗯,晚上会过去的,你不用来接。”

    苏若说完,对面仿佛说了什么让她为难话,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启唇,说了一句:“嗯,最喜欢你了。”

    话音刚落,手机忽地被人取走,苏若还未反应过来,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回过神。

    人已经站在厕所隔间里,后背抵着隔间的门板,面前是高大的黑影。

    她缓缓抬起头,目光触到季郁冷沉凌厉的目光,下意识的想往后退。

    可惜,退无可退。

    扫了一眼在他手上已然被挂断的手机,苏若张了张浅粉色的唇,皱眉,“季同学,你这是做什么?”

    将手机塞回苏若手中,季郁单手撑着隔间门,另一只手掐着细腰,稍稍压低腰身,清冽无情绪的声音响起:“苏同学,做吗?”

    灼热的气息随着声音喷在苏若的唇边,有那么一瞬间,苏若觉得自己的体温应该已经突破四十度了。

    她微微歪头,睫毛如蝶翅般轻扇,空着的那只小手抚上季郁的裤链,上下刮蹭,甜甜软软地出声:“你不是射过了吗?”

    季郁低哼一声,抬腿,膝盖顶开面前人的两条细腿,隔着西装裤撞上她软嫩湿漉的腿心。

    唇凑到红到透明的小耳朵旁,恶劣出声:“这么骚?”

    “唔…………”苏若软软哼了一声,桃花眼微挑,双眸湿漉漉的,那模样娇气极了。

    季郁心头微跳,抬手捂住那双诱人犯罪的眼睛,耳朵里是软到滴水的声:“我生病啦。”

    四个字,话里话外都是你不要欺负我的撒娇。

    季郁低声骂了一句娇气,掐着她腰腹的手却下意识的松了松,俊眸微扬。

    嘴上却说着:“嘴巴还是手,自己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