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7.哥哥

    宝藏蓝的ghibli停在江城大学的大门口,苏若远远的看了一眼车牌,低头抽出小行李箱的拉杆,脚下刚往前迈了半步,车后座的门打开,穿着藏蓝色校服裤的大长腿落地。

    染了一头青灰,身上穿着江中校服的少年,反手关上门,凌厉上扬的眉毛,在看到保安室外站着的小姑娘时,瞬间柔和下来。

    仰着头,望着朝自己大跨步走来的司凛,苏若有些无奈地弯了弯唇,语气软软:“你怎么来啦?”

    “不放心啊。”司凛弯腰俯身,抬手撩起小姑娘前额的几缕刘海,拿自己的额头探了探温度,锐利明亮的眸光微闪,蹙眉:“怎么这么烫?”

    苏若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小脑袋,有些心虚的“嗯”了一声。

    本来就是发着高烧的人,光是应付考试就已经消耗掉大半精力,结果还作死地挑逗季郁,最后被人压在厕所隔间里操到哭,温度能退下来才奇怪。

    见苏若有气无力的模样,司凛没舍得多问,揉了揉小姑娘浅棕微卷的长发,一手接过行李箱和书包,一手搂着她的肩膀,把人带上车。

    车内空调打得有些冷,苏若一上车身子跟着抖了抖,司凛忙扯过放在一旁的校服外套,把小姑娘裹成一团。

    俯下身替她解开鞋扣,把人放躺在车座上,脑袋搁在自己腿上,伸手拍着柔软的后背,难得放柔声音:“睡一会儿。”

    “唔……”胸部抵在座垫上,乳沟里的徽章坚硬地顶在软肉,苏若难受地蹙眉,侧转过身,调整了一下睡姿,轻拧着眉闭上眼睛,没过多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司凛捋了捋落在她面颊上的碎发,见她睡得熟,动作极轻地拿起手机。

    跟父母说了一声小姑娘的情况,取消了之前在私房菜馆的订位,随即给家庭医生打了通电话。

    一个小时后,车子抵达司家。

    司凛抱着人走进客厅,苏若猛地惊醒过来,神色略显别扭地挣扎着落地,嘴上小声嘀咕:“我要上洗手间。”

    眼看着小姑娘踉踉跄跄地往洗手间跑去,干脆利落的关门落锁,司凛有些无奈地耸耸肩,隔着洗手间门说了一句:“我叫阿姨煮了粥,下去给你盛一点?”

    “不想吃。”苏若闷闷地回了一句,无力的双手正发着抖,艰难地解开校服衬衫的纽扣,直到拿出卡在乳沟里的金徽章,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心一松,本就没什么力气的身子一软,整个人坐倒在地上,因为之前的睡梦而流了许多水的腿心一阵酥痒。

    她低头,瞥见手里的徽章,本就滚烫的小脸绯红一片,凶巴巴地瞪了一眼在梦里都不忘折磨自己的坏东西,气恼地骂了一句:“变态!”

    手跟着一甩,淡金色的徽章被她重重扔在地上。

    可气的是,作用力一反弹,原本就没扔出去多远的金属,咣啷啷地又朝着她腿边滚了几圈。

    小姑娘瞪着湿漉漉的桃花眼,气得不轻。

    直到听见外头的敲门声,她才撑着手臂站起身,对着镜子重新扣好衬衫纽扣,衣服下摆束进校服裙内,轻拍着裙摆理顺褶皱。

    转过身走到大门处,刚准备转动门锁,手指的动作徒然一滞,眉宇间闪过一丝纠结。

    她就这么保持不动地站了足足半分钟,最后发出一声带着些许气恼的叹气,认命地转过身,走到那枚孤零零躺在地上的徽章前。

    似是气不过,抬腿又踹了一脚,然后蹲下身,将徽章捡起来,扔进校服裙口袋里。

    从洗手间出来,苏若被司凛带去了客房,跟两人前后脚到的家庭医生已经等在里面。

    挂上退烧针之后,苏若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司凛替小姑娘掖了掖被子,随即脱了鞋上床,挨着床沿坐在一旁,玩着手机游戏打发时间,时不时伸手探探小姑娘的额头。

    到了晚餐点,司凛见苏若睡得沉,没叫醒她,起身下楼,随便吃了些东西。

    上楼后,之前还一起吃鸡的朋友,这会儿已经下线开始夜生活,索性合衣躺在床边,自己也跟着睡了一会儿。

    近八点的时候,司凛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挨着床边睡的一米八大高个,差点因为突然在耳边炸开的音乐声整个人滚到地上。

    摸到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司凛想也没想直接按了拒听,转头看了一眼依旧睡得很沉的苏若,暗暗舒出一口气。

    就在他准备继续躺下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抬手一看来电显示“秦锐”,眉头一拧,按下接听,声音压得极低:“喂?”

    ………………

    这是昨天的一更,嗯,假装是昨天的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