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0.高潮

    【若且唯若: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苏若一边戳着手机,一边小声嘀咕。

    这个人。

    真的。

    太坏了!!!

    在别人面前端着高冷矜贵的世家公子模样,在她面前什么粗话脏话都说,还每次都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想到圈子里那些女孩子一提到“郁苍”的时候,全都是一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优秀这么完美的男人的语气,苏若就有些不服气。

    都是假的。

    这就是个变态!

    【郁郁苍苍:连用两个成语,挺厉害。】

    苏若:“…………”这人是故意的!!!

    又拿她小时候中文不好的事嘲笑她!

    【郁郁苍苍:快点,或者,我也不介意视频。】

    看到视频两个字,苏若漂亮的眸子有些许闪烁,似是想起了什么回忆,匆忙回复。

    【若且唯若:等一下。】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拍吧。

    苏若噘着嘴,分开双腿,手指摸到湿漉一片的下身,红着脸,颤着手指拨开两片小花瓣,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艰难地按下快门。

    拍完照,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直接把图片发了过去。

    几乎是同时的,她也收到了对面发过来的照片。

    粗大狰狞的阴茎,光滑深红的圆头顶端溢着一层半透明的液体。

    苏若想要挪开视线,眼睛却不听话地看着那根又粗又吓人的东西,她吃过这根东西射出来的精液,下午的时候还被它狠狠操过腿缝。

    真的很大很粗,还很烫。

    曲起来并拢的双腿无意识地厮磨,手无意识地伸进腿缝里,难耐地揉弄起来。

    季郁在收到照片的时候,骤然起身,裹在腰间的浴巾掉在地上,他就这么赤裸着全身,挺着粗硬的肉棒,快步走进跟卧室相连通的书房。

    电子门锁落锁。

    他坐在书房的懒人沙发上,手扶着轻轻跳动的阴茎,目光紧紧盯着手机里的照片。

    浅粉色肉嘟嘟的花穴,干净地不见一丝毛发,穴口溢着汁水,水光涟涟,漂亮极了。

    【郁郁苍苍:把耳机戴上。】

    苏若看到这条消息,委屈的嘟了一下嘴,娇气地问了一句“干嘛?”

    【郁郁苍苍:手小得连我的鸡巴都圈不住,单手打字太为难你了。】

    【若且唯若:变态!】

    苏若超生气,可还是乖乖听了某人的话,刚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季郁的qq电话就拨了过来。

    她二话不说,直接挂断。

    季郁早知道她会耍小性子,低嗤了一声,继续拨。

    连着被挂断了三次,对面才接起电话,张开便是一句:“你干嘛?”

    季郁低笑,在听到小姑娘娇娇软软的声音时,扶着肉棒的手缓慢撸动,一改平日冷冰冰的语气,懒洋洋地张口:“操你。”

    苏若“哼”了一声,小小的音调:“才不要给你操。”

    “哦?那你准备给谁操?”

    “反正不给你。”苏若的声音很好听,即便是感冒,带着些许沙沙的感觉,依然好听到让季郁的肉棒又胀了一圈。

    这种时候,季郁绝不会为难自己,疏懒微哑的性感声音,带起一丝欲色,“若宝,哥哥硬了。”

    “哦。”苏若嘴上装得冷淡,手在听到他说话的时候,重重揉捏了一下阴蒂,突然的舒爽刺激得她低低喘了口气。

    季郁的耳朵尖得狠,顿时气笑出声:“在玩自己?嗯?”

    低低的尾音,带着十足的诱惑。

    “嗯。”迷蒙着一双桃花眼的小姑娘,小脸上满是享受情欲的艳色,乖乖软软地应了一声。

    “闭上眼睛。”季郁将手机丢在一旁,手握着肉棒,一边套弄,一边命令:“一只手摸奶子,一只手摸小穴,不许把手指伸进去。”

    苏若闭上眼,手指来回揉着花穴上的小珍珠,听话地没把手指伸进去,嘴上却哼哼唧唧地说着:“已经伸进去了。”

    季郁越是不让她做,她就越要做,气死他!

    果然。

    季郁紧闭地眸突然张开,套弄肉棒的动作发狠,两眼发红,语气发冷:“拿出来。”

    小穴里面是他的私人领地,谁都不可以进入,包括苏若这坏东西。

    “哼,才不要呢!”明明根本没把手指伸进去,苏若还娇着声,一边小声低喘,一边坏心眼地呻吟,“插进去了,好舒服呀!嗯……哥哥,若儿被手指插的好舒服,呀……好爽…………”

    “骚货!”季郁深吸一口气,快速套弄地动作骤停,粗大狰狞的肉棒猛烈跳动了两下,他握住龟头,勉强平息了射意,嘴上发狠:“叫大声点,看我不操死你!”

    “唔,不行的,我在表哥家里,会被听到的。”苏若软软娇娇地说着,闭着眼儿,却幻想着此时季郁就在她床上,抱着她从后面狠狠操着自己。

    两人似乎有着独特的默契,几乎是下一秒,季郁恶劣的话音钻进她耳鼓,“若宝这么骚,是不是很想我在你表哥家里狠狠操你?把你从床上抱起来,鸡巴插着小骚穴,一边走一边操你。”

    “唔,不行……会被听到的。”

    “把你压在门上,抬起一条腿,从后面重重操你,大奶子撞着门板……”季郁的手从肉茎根部一直撸到龟头,手里的棒子硬实火热,仿佛真的进入到了苏若娇嫩的小穴里,腰身拼命向前挺动。

    苏若一只手用力揉搓白软的乳儿,一只手指掐住肉珠,耳边是季郁低沉性感的声音,“你表哥被我操着你撞门的声音吵醒,打开门,从房间走出来。”

    季郁的话音刚落,苏若竟然真的听到了开门声,手一抖,双腿猛地一绞,眼前仿佛炸开了烟花一般,甜到发腻的声音,带着些哭腔的娇喘出声。

    “高潮了?”季郁眼中充斥着狂热的欲望,手中的速度骤然加速,耳边是小姑娘带着些喘息颤抖的软糯声儿:“哥哥,我,我,表哥好像真的听到了,他刚刚好像开门了。”

    “操!!把被子盖好!”季郁说罢,套弄地动作愈来愈狠,仿佛真的听到苏若表哥在走廊外的脚步声,红着眼,恶狠狠道:“床单是不是被你的淫水喷湿了?把腿藏起来,我继续操你!”

    苏若一只耳朵听着季郁的声音,一只耳朵听着自己房间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仿佛真的跟季郁做爱被表哥发现了一般,强烈的羞耻心和异样的刺激感,刺激得小穴猛地抽搐,竟然又一次高潮了。

    她死死咬着唇,吞下呻吟的声音,身体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人已经乖乖躺在床上,手紧紧攥着盖在身上的被子。

    “嗯?又高潮了?”季郁听不见她说话,却意外的听到她突然加重的呼吸声,眼眸漆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骚的!当着你表哥的面,操死你好不好?”

    这一次,他再没有压制射意,低吼一声,白浆射了满手,阴茎剧烈抖动了片刻,才缓缓平息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睡觉还戴着耳机?”

    苏若假装迷糊地睁开眼,眼看着司凛要摘她的耳机,忙伸手挡开,娇气道:“我睡不着,要听歌。”

    “好好好。”司凛无奈,伸手探了探额头,“温度下去了,现在饿不饿?”

    苏若摇头,想到电话那头还有人在,忙出声赶人:“哥哥,你明天还要上课,快回去睡觉吧,我也有点困了。”

    司凛点点头,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嘱咐了一句:“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直到房间门关上,苏若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沉默许久的季郁,忽地开口:“你表哥姓什么?”

    苏若愣了一下,随即皱眉:“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过不能互相透露个人信息吗?”

    季郁闻言,低啧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当初他是怕这小东西在网上随便认识个人就暴露个人信息,才这么跟她约定,现在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一茬揭过,季郁又问:“感冒了?”

    “嗯。”小姑娘一听他问自己病情,顿时委屈巴巴地应了一声:“白天一直在发热,好难受。好不容易晚上退了烧,你还欺负我。”

    “不喜欢我欺负你啊?”季郁勾唇,手扶着又一次站起来的小兄弟,“等着,到时候一定操得你舍不得把哥哥的肉棒拔出来。”

    “呸。”苏若气得笑出声,软软甜甜的声音,能滴出水。

    季郁眯着眼,耳朵里一阵酥酥麻麻的痒,冷淡的眉眼上扬,“累了就睡吧,电话别挂。”

    “嗯……”被他这么一说,苏若只觉得困意瞬间上头,难得乖顺听话:“哥哥,晚安。”

    “晚安。”季郁低眸看了一眼精神抖擞的老二,仰头闭眸,一边自撸,一边低声轻语:“允许你做梦梦见我。”

    睡意朦胧的苏若轻轻哼了一声,以表示她的不领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