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愿赌服输 第39节

第39节

    钟昱的脸色瞬间僵下来,话语亦是怨毒了几分,“他果然对你很重要,也难怪你为了他愿意当我的情妇。”

    “不知道宁清远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我想一定很精彩吧。”

    简墨的脸色瞬间惨白的一丝血色都没有,“你疯了!”她想去抓他,整个人扑通一声从床上栽下去。她已经没有疼的感觉了。

    钟昱刚刚伸出手准备去拉她,只是手悬在半空中还是收了回来。

    简墨撑着身子站起来,头嗡嗡的晕眩着,“钟昱,我既答应了你必然会做到,但是如果你要是违背你的承诺,鱼死网破我也不会罢手。”她已然愤怒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将自己置于如此境地。钟昱偏偏掐中了她所有的要害。

    钟昱垂着眼帘,抿着嘴角,“宁清远就那么好?值得你这样做?”

    “是。”她毫无思考的说道,“你连他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钟昱闻言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嘴角,“是吗,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比我好在那里。”他一把伸手揽住她的腰。

    简墨挣扎着,而他的声音冷冷的穿透过来,“你现在还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勉强你。”

    她一动不动。

    钟昱的手一点一点探进她的身子,简墨僵在那儿,她的目光闪了闪,最后眼神只剩下了空洞。钟昱一直注视着她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的手劲不由得加大,“他像我这样碰过你吗?”简墨如今知道钟昱根本就是一个魔鬼。

    “这里他碰过吗?还有这里?”他的双手猛地一把撕开她的衣扣,扣子一下子四分五裂,她鹅黄色的内衣落尽他的眼底。

    可是他恨极了她现在的样子,屈辱,不甘,满脸的恶心,钟昱冷着眼,他宁清远又有多高尚?“看着我——”他直视着她双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掀开她的内衣。手毫不犹豫的覆上去,揉捏着掌中柔软,那柔软的顶端渐渐在他掌心绽放,“他这么看过你吗?”

    他的话要多恶毒就恶毒,简墨的心如今已是千疮百孔,“你要就做——”她咬牙说道。

    “怎么这么急着献身?”她的无动于衷,他却莫名燃气一把火,手蓦地一紧。

    “痛——”简墨哽咽喊道。

    “痛——”他喃喃重复道,“简墨,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痛吗?我差点死了,差一点。醒来呢,我的腿没有一点感觉。那一天是宁清远打电话给我,他说他要走。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去机场找他吗?”他的手慢慢下滑禁锢住她的腰际,一点一点使力,“我想告诉他他的眼睛也许可以医治好的。”

    “我去了机场,看到你们相拥的场面。”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他妈就是一傻子。”

    简墨看到他双眼的殷红,他克制的怒意,眼底深处隐忍,那一刻她的心情难以言喻,他们怎么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下来,滴在他的手臂上,泛着淡淡的灼热。他不禁苦笑,这个女人的眼泪是不会为他留的。

    “钟昱——”蒋晓琪的声音突然传来。

    简墨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彷徨不知所措,她手忙脚乱的笼着自己的衬衣,只是根本恢复不了原来的洋样子了。她望着钟昱,眼底闪过几分请求。

    “钟昱,你快点出来,我有话对你说。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蒋晓琪的手触碰到门把。

    简墨听到门把轻动过得声音,她几乎是放低了一切,“求你——”

    钟昱只觉得心口空着的地方越来越大,这几个月他恨过她怨过她,可一刻……

    他怔愣了一刻,慢慢的松开手,然后一把推开她,简墨踉跄的倒在床上。

    ****************************************************

    作者有话要说:昨日你虐我,今日我虐你。钟哥哥加油喔。

    ☆、47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相互折磨呢?

    蒋晓琪坐在沙发上,她是来给钟昱送药的,倒是没有想到钟昱带个人回来。她微微垂着头,心里有种无言的感觉在流淌,涩涩的。

    钟昱从房间出来,“晓琪,帮我去买些药。”

    “你生病了?”她略略紧张的问道。

    钟昱薄唇轻松,“买些退烧药。”

    “你发烧了?”蒋晓琪猛地上前拉住他的手,“没有啊,温度很正常。”说着又摸上他的额头,冰凉凉的手触碰到,钟昱面色稍稍一悸,并没有丝毫的反感。

    蒋晓琪皱了皱眉,“不行,我让爷爷过来看看吧。”

    钟昱看着她那副样子,冷峻的眉峰不自觉的松动,“我没事,她有些发烧。”他的声音依旧冷冷的。

    蒋晓琪怔愣了足足五六秒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她”是谁,她尴尬地握紧了手,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出来。

    等她到了楼下时,蒋晓琪终于反应过来,她吃了人家钟昱的豆腐,不过感觉还不错,她憨憨的扯了扯嘴角。

    简墨蜷缩在大床上,鼻尖充斥洗衣液的馨香,她的脑神经抽动着,一抽一抽的疼,她闭着眼,眼角沾着水光,终于慢慢的睡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屋子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她慢慢的坐起来,双手捂着头。脑子里不自觉的回放着在这个房间的过往。当初他们在这里有过很幸福的过往,或许那些是虚假的,可是她还是记下了。

    她吸了吸鼻子,十指紧紧的揪着床单。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时,她的身子突然一颤,然后循着声音找到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她蹙了蹙眉头,指尖微颤接通电话。

    “你在哪里?”宁清远的声音传过来。

    简墨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放松自己的语气,“我在外面,可能回去会迟一点。”

    那端陷入沉寂。一瞬之后,传来他淡淡的声音,“早点回来。”

    挂了电话,简墨握着电话,眼神恍惚。她发现自己现在真是进退维谷,宁清远对她有恩,她欠他太多太多了,她根本不可能看着他这一辈在黑暗中度过。可是和钟昱陷入这样的死局中,他们现在这样只会相互的折磨。

    “后悔了?”突然间他的声音凭空传来。简墨猛地抬起头,她望着右侧,只看得模模糊糊的那种冷峻的轮廓。她一时间发不出一个字来。她疲惫的往后靠着,黑暗中双眸越发的清凉。

    “钟昱,就当我们扯平了,好不好?”她咽了咽喉咙,“你骗过我,我——我知道我也为难过你。扯平了好不好?”

    她轻轻舒了一口气,“我是个自私的人,你看,我爸被关进去了,我都没有一点难过。我——”她稍稍顿了顿,“我们根本不适合。我喜欢过你,不过只是高中时候的你。”

    “你呢,未必喜欢我。”她微微勾了勾嘴角,“你从来没有失败过,大抵在我这里载了一次。男人向来喜欢征服,而我却没有满足你最初的计划。”她定定的望着他,头脑异常的清晰。

    “所以呢——”钟昱倾身开了灯。柔和的灯光暖暖的照亮了每一个房间角落,他锁着她的脸,他知道他已经把她逼到了极点。

    “清远的眼睛你得先让蒋老先生治疗!”这是她必须还给宁清远的。她幽幽的转过脸,再看到床头柜上那盒药时,她眸子里的光芒突然晦涩不明。

    “都随你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起身,走到壁橱前。打开壁橱,他曾经给她买的衣服竟然都还在,只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刺眼。她随意的拿了一件换上。

    她得回去,无论他们之间现在是怎样的关系,在宁清远的眼睛好之前她不能住在这里。

    钟昱一时沉默。等她换好衣服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到他的声音,“明天你和他一起去。”

    简墨的脚步一定,她明白他的意思,“好。”

    简墨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弥散着浓浓的草药味。蒋晓琪在玩电脑,听见声音抬起头看着她,“你醒了啊?”

    简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声应了一声。

    蒋晓琪勾了勾嘴角,“我看过你女儿的照片。”

    简墨的眉心微微动了动。

    “那个昨天让你站了那么久真是过意不去。”蒋晓琪认真的说道,现在想来是钟昱故意的。

    “没事。”简墨淡淡的说道。

    “你要回去吗?”蒋晓琪问道。

    简墨点点头。

    “你那位朋友怎么了?”

    “脑子里长了瘤动了手术,现在什么也看不见。”简墨平静的说道。

    蒋晓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糊味,她猛地站起来,奔到厨房里,没一会儿简墨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她轻叹一声,走出大门。

    蒋晓琪出来的时候,简墨早就没有了影,钟昱倒是在那儿。“她走了啊。”

    钟昱没说过。

    “钟昱,你爱她吧。”她试探的说道,看着他依旧无动于衷的表情,自言自语道,“你要是心里没有她,就不会让我去买药了。”她耸耸肩,“爱她就和她说啊。干嘛这么对她啊。”她虽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感觉到两人明明都不开心。

    “不是说不说的问题。”他们之间的症结太深太深了。

    “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还有什么问题。一个女孩子愿意替你生孩子,她的心里肯定是有你的。”蒋晓琪信誓旦旦的说道,转瞬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了?也难怪了?”

    钟昱没有再听她说下去,转身离去。

    “哎,你别走啊。我还没有给你施针呢——”

    ***

    回到家,宁清远在大厅,看样子就知道是在等她。

    “吃过没有?”她问道。

    宁清远的脸色沉沉的,简墨喝了一大杯水之后,转过看着他,”对了,清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去找钟昱了?”

    气压一下子低沉下来。

    简墨咬着唇,“是的。”她索性不再隐瞒,“我去找蒋老先生时,他也在。”她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幸好这一刻宁清远看不到她的表情。

    “是蒋老先生不肯见你还是他根本不让你见到蒋老先生,你知道吗?”宁清远字字清晰的质问道。

    简墨垂下眼睛,“清远,钟昱出了车祸,就在你要离开那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终究钟昱的车祸她脱不开关系。她心底是自责的,只是在发生了今天那事之后,她又痛恨他。

    宁清远表情依旧,声音平和,“我知道。”当天他就收到了消息,钟昱被送到医院之后,是他替他联系他国内的家人的。只是他并没有对简墨说一个字,他就是怕她会自责,或者怕她当时会心软。

    “我们明天去见蒋老先生吧。”她平静的说道。

    宁清远面孔瞬间绷得紧紧的,“我不会去的。”

    简墨猛地睁大了眼睛,“你不想看见了?”

    宁清远沉默了一刻,“不要因为我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我不累。”

    “我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是简墨,我能感觉到。自从回国后,你看看你,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如果这样我宁愿我永远看不见。”他振振的说道。

    简墨掐着掌心,“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和蒋老先生约好了,清远,去看看吧,这样我才会心死。”

    宁清远最终还是妥协了。

    第二日,他们来到蒋宅。蒋晓琪开的门,这一次简墨终于是见到蒋老先生。老先生很和气,大抵钟昱已经和他说过了。蒋老先生直接带着宁清远进了房间。简墨和蒋晓琪留在走廊上。

    “你别太担心了。”蒋晓琪一下一下的捣药。

    简墨的目光落到她手上,问道,“这是什么?”

    “钟昱的药,他每天要敷药的。”蒋晓琪看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我听爷爷很说他车祸挺严重的。”

    今天的阳光特别好,简墨抬头只觉得眼底有些刺目。过了半晌,她幽幽的问道,“他的腿现在怎么样了?”

    蒋晓琪莞尔,“还不错,虽然不能走,但是现在有感觉了,很快就会好的。”


同类推荐: 冰茶与面包满朝文武皆绿你(NPH)刀已备,圣女请躺好不小心睡了年下怎么办恋爱意向书偷偷藏不住净初今天你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