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绾绾(H) 第五章骚狗露穴

第五章骚狗露穴

    司徒芊的身体被固定住,头发被编成长长的一条辫子垂下来,而正对着前方的,是她清晰展示出来的阴户和肛门。虽然已经裸体示众多日,但这般将自身的生殖器官赤裸裸地张扬出来,还是第一次。她努力地想要并拢大张的双腿,在强硬的绳子的控制下,只是徒劳无功。

    钟嬷嬷指着她露出的阴户,一字一句教导她:“这就叫骚狗露穴。”

    她面上赧然,恨不得此时双耳失聪,再听不见任何羞辱的话语。便是向来粗俗的仆妇们都没料到,看上去文雅肃然的教引嬷嬷,张口就是这样的话语。

    钟嬷嬷神色泰然,命令她道:“你来说说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头的惊涛骇浪,尝试着说出将自己踩入泥土中的卑贱之语:“贱奴是骚狗……在露出自己的穴……”

    “是贱穴。”钟嬷嬷纠正她的用词,又伸手把玩她垂下摇晃的辫梢,用那细密的发丝去戳弄她的菊穴,问:“这又是什么?”

    “……肛门?”她也不太确定,一边说一边强忍着眼泪,问了好几个才确定了正确答案:“……贱菊。”

    钟嬷嬷手里的辫梢转移到她的阴户,在花穴四周研磨,见无甚淫水流出,训斥她道:“不留着水弄湿你的贱穴,上头流的水倒是多!”

    身旁的仆妇听着教引嬷嬷对她的言语羞辱,一个两个呈好事者姿态,显然也想凑热闹。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实仆妇啐了她一口,讨好地向钟嬷嬷征求意见:“嬷嬷,要不要我去拿根粗棒子来,好好捅一捅这贱奴的骚穴?”这仆妇边说着还边扬了扬手臂,道:“我臂力好,能捅这贱奴一天一夜,保准把她的骚穴捅得淫水四溅!”

    还不消她动作,司徒芊已是吓得浑身颤抖,破身那夜的痛苦记忆又在脑海中浮现出来,她哀求地看向钟嬷嬷,正想讨饶,钟嬷嬷已经客气地回绝了仆妇:“这个倒是不用。”

    司徒芊松一口气。

    可她高高吊起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就听见钟嬷嬷说:“为了一条贱狗,把大家累坏了不值当,我已让人备好了游园木驴,现在检查下这贱狗的尺寸,配上根木橛子,就能让她好好挨肏了。”

    仆妇们一片起哄喝彩,学东西也快,现下连“贱奴”也不再叫她,把她的屁股拍得啪啪作响,一起跟着嬷嬷骂她“贱狗”。

    她的泪如断线的珠帘,大颗大颗地落下,睁着凄惶的眼不敢看人,喉间都是哽咽之声。钟嬷嬷的手摸向她苍白的脸颊,掬了一手泪,嬷嬷不以为然,似乎在嘲笑她的矫情:“小母狗,你已经被破了身,日后自然要被千骑万肏,现下不好好接受调教,将来你的骚穴如何能让主人满意?到那时,你吃的苦头可就远不止这些了。”

    她彻底明白自己处境的避无可避,想了想幼妹天真的笑靥,只得忍住眼泪,以顺服的姿态应道:“贱奴明白,贱奴都听嬷嬷的。”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太子宠妾(高肉)林洛儿的被肏日子AV练习生浓甜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