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几乎是下意识地指引,成御捏住沈云兮圆润的下巴,微微上抬,然后低头,贴上两片粉润饱满的唇瓣。

    不约而同的,呼吸与血液瞬间停滞。

    极其柔软的双唇,引发出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成御不可抑地动了动唇,含住沈云兮的下唇,胡乱轻舔起来。

    他离得这样近,沈云兮只感觉眼前灰暗一片,身体由于太过震惊而僵硬着,一动未动。

    可是,唇上的触感又是那么清晰……

    沈云兮脑子艰难地转动,意识到成御在做什么,唇上贴着的又是什么后,一股热血直冲上脸,乱糟糟地沸腾着,把她烧得头昏脑涨,连呼吸都困难。

    成御热热的鼻息尽数喷在沈云兮的左脸,亲着亲着,舌头也有了动作,舌尖从口腔探出,试探般的碰触着,最后勾上了她小巧的唇珠,毫无章法地勾舔。

    沈云兮又羞又痒,手下推拒着,艰难地出声阻止:“成……”

    刚发出一个音,双唇开启了一丝缝隙,湿热的舌尖就见缝插针似的,灵活地钻进她的唇内。碰上坚硬的齿关,舌尖又如探路一般舔过颗颗贝齿。

    真甜。

    成御流连再三,勉强分出神暗叹。

    沈云兮不知道自己以仰头的姿势维持了多久,只知道当成御终于放过她的唇时,全身几近无力了。

    额头与额头相抵,成御盯着近在咫尺的艳红唇瓣,缓缓平复波动的呼吸。

    离胸膛不过一分米处,她胸前的耸起如高山连绵起伏,反应太过惹眼,成御尚未平缓的呼吸又有急促的趋势。

    沈云兮重获自由,可成御仍然强势地固在自己上方,在他强烈的目光缠绕之下,沈云兮觉得自己如赤裸一般无二,潜藏在心底的怨气渐生,混合着被他欺负的羞恼,一同快速堆叠起来。

    还未出声,泪意先泛上眼眶,沈云兮不想哭的,咬唇强忍,却又想起方才成御在唇上的作为,不得不松开。

    泪水一点点地打湿眼眶,一点点地溢到眼角,难言的委屈感如大水横流,漫在胸腔。

    成御注意到沈云兮脸上泛着水光,心下一慌。

    “哭什么?”成御伸出手,大拇指寻着水迹,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轻柔地揩了揩,“亲疼你了?”

    沈云兮难堪地别过脸去,摆脱他的触碰,勉强自己冷静下来:“这样玩弄人,是不是就是你们的乐趣?”

    “我们?”成御拉开身,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语调低冷,不复刚才的温柔,“什么意思?”

    沈云兮心头更堵,脾气冲了上来:“什么意思?刚刚那样是什么意思?你和方理又是什么意思?也许举止轻浮,随便对女生动手动脚,你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凭什么我要被动承受这些?”

    成御似乎找到了她生气的源头,眉头一点一点地蹙起来:“方理对你做了什么?”

    沈云兮根本不想再提这个人,漠然看着墙壁,心头那根刺扎得她十分难受:“你们不是关系好吗?他什么样你不知道?你不也是这样吗?”

    说什么摸了他的胸就是他的人,逗她好玩吗?

    “在你眼里,我和方理一样?”成御紧紧盯着她,脸色难看至极,可她那两道明显的泪痕还倔强地挂在脸上,被他亲得发红的唇紧紧抿着,好像少一分力就能委屈得情绪崩溃。他忍了忍心中的不悦,温柔又强势地掰过她的脸,正视着她:“方理骚扰了你,我会教训他;至于我和他关系好不好,说实话,除了打球打游戏这些团队活动之外,我和他没有过多的接触,没有你说得这么熟;还有……”

    成御顿了顿,黑亮的眼睛望进沈云兮的桃花眼里,极为认真地往下说:“我不是他,我很少和女生接触,更没有要玩弄你……亲你,是因为喜欢你。”

    沈云兮听完这一番话,怔怔地看着成御深邃的眼眸。往日他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她第一次见到他如此认真的神情。

    郁气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不知名的感觉,以至于眼眶莫名发热。沈云兮掐着衣服下摆的一角布料,垂下头,闷声说:“那你别和他打球打游戏了,我讨厌他。”

    沈云兮态度软化,成御心下轻快了不少,他温柔地捧起她的小脸,认真地问:“讨厌我吗?”

    沈云兮哭过的双眼如桃花带水,鲜妍净透,楚楚动人。此时因对方的追问而含了一丝羞涩,浓密的睫羽微颤着垂下掩去美丽的双眸。成御心生一动,忍不住在她薄嫩的眼睑上落下轻吻,再向下移动,吻去眼尾、脸颊的泪痕。

    “喜欢我吗?”成御摩挲着她的红唇。

    沈云兮身子颤了颤,偏头刚说了一个“不”字,就被按住后脑,一吻封缄。

    牙关微启,成御的舌头破关而入,直抵沈云兮的口腔,一触上柔软的丁香小舌,便顺势缠了上去。

    哄好了她,可是刚刚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语还在发挥负作用,她拿他和方理比,误解他,让他感到非常不爽,他需要确认,需要发泄。确认她不反感他,发泄心中的不痛快。

    成御一手压着沈云兮的后脑,一手紧紧箍住她的细腰,把她牢牢掌控在自己怀里。唇舌放肆地亲吮,放肆地搅动她的舌身,饥渴地将那湿软的舌尖含住,不停地舔,不停地吸。

    沈云兮第一次被人这样亲,头脑像发着高热一般,昏昏涨涨,找不到意识,身体承受不住地软下去。

    成御觉察到了,锢住她的身体一起往后退,直到他的腿碰到床沿,才微微松开她。

    沈云兮刚喘了一大口气,就被成御按着坐在了一个坚硬的地方。

    成御坐在床边,岔开被长裤包裹的两条长腿,沈云兮坐在他一条腿上,侧胸贴着他赤裸的坚硬胸膛,仰着头承受他肆意的热吻。

    无比柔软的凸起贴在胸前,感觉之美妙再上一层楼。余光里,女孩儿的衣领已经歪了,露出大片大片胜似白玉的肌肤,丰满的胸脯有一点春光乍泄,看得成御喉头干涩不已,他移下唇,开始一寸一寸地亲吮她细长的白颈,精致的锁骨,以及那微露的乳肉。

    沈云兮白瓷般的小脸连着玉颈,已经红彤彤一片,迷人的桃花眼微阖,找不到焦点。她失神地抓着成御的腰脊,嘴里发出好听的、破碎的呻吟。

    成御亲得全身冒火,身下之物不可控制地抬头壮大。

    模模糊糊间,沈云兮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臀侧,她不舒服移了移身体,成御重重吸了一口气,大手不由自主地将两人的距离压得更近。

    沈云兮更不舒服了,迷迷糊糊地握住那个戳她的东西要拨到一边,成御低低“嗯”了一声,身体瞬间僵直,停下所有的动作。

    “兮兮……”成御低头看着沈云兮握在他胯间的小手,低哑地唤她。

    沈云兮懵懂地朝下看去,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抓了什么,登时如梦初醒,脸上发臊,手被蜜蜂蛰了似的迅速移开。

    一股强烈的渴望从胯间蔓延至全身,成御挨近沈云兮的耳廓,舌尖轻轻勾舔各个部位,同时大手抓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摁到腿间撑起的布料上,施力摩擦了几下。

    “摸摸它。”

    成御原本磁性的嗓音此刻哑得不成样子,英俊的脸上泛起薄红,乌黑的眼眸里带着欲,似痛苦,似享受。

    沈云兮心生好奇,又害羞得默不作声,娇娇怯怯地喘着,理智被成御的模样弄得所剩无几。

    没有反对,没有反抗,成御心中激荡不已,他难耐地扯下裤头,一个挺翘的红柱猛地弹出。

    成御抓着沈云兮的手握了上去。

    “呃……”

    红色的茎身粗壮硬挺,触感无比陌生,万般清晰,沈云兮惊得尖叫一声,闭紧双眼,不肯多看一眼,心里羞悔不及,僵着肢体不知如何是好。

    分身肿胀的感觉急需缓解,成御粗粗喘着,不容沈云兮多想,带着她的手圈住小成御一上一下摩擦起来。

    “呜……”今天打破了各种第一次,沈云兮一时接受不能,羞得眼泛泪花,小声叫着他的名字,“成御……”

    “乖,”成御温柔地吮掉她眼尾的泪花,右手动作不停,另一只大手已经探进她的胸衣内,握着滑腻的乳肉不轻不重地揉捏,嘴里嘶哑地诱哄,“宝贝,一会就好。”

    沈云兮面色酡红,软在成御的颈侧。

    白白嫩嫩的手背被一只大掌覆盖,又细又软的手指圈着肉红色的分身,上上下下急速撸动,连带着女孩儿的身体也微微晃动,饱满的雪团一颤一颤的。

    如此动作不知重复了多久,柔嫩的小手被磨得发热,疼痛也已经让人麻木。而手上握着的分身依然坚硬地挺着,沈云兮无意识地收拢指腹,指尖捏了一下肉棒的蘑菇头。

    “嗯——”成御喉间一紧,紧绷的臀部朝上一挺,精液失控地射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