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次结束,两个人的脑门都出了一层汗,成御额前几丝发湿成一缕,而沈云兮额前的碎发全部被汗浸湿了。

    成御撤出,沈云兮小小“嗯”了一声,眼睛微眯着,张着小嘴吐息。

    瓷白肌肤上的粉红色随着渐渐稳定的呼吸而淡去,只是她饱满丰润的双唇,她圆嫩挺立的乳头还是红艳艳的。又细又直的双腿大开着,中间的芳草之地一片泥泞,粉色的花唇因壮硕的肉茎拔出而软软翻出一点,有时还会微微动着,淫靡至极,诱惑至极。

    成御看着,下身又冒起火。

    一个火热的硬物重新抵在湿滑的腿心,龟头气焰嚣张地来回刮蹭两片花唇,沈云兮声音颤了一颤,慌乱地撑起上身,想要阻止他。

    “不要……”

    成御俯下来,一只大手握住她两截极细的皓腕,往她头上方一压,沈云兮两只胳膊便被牢牢禁锢在床上。

    成御的五官是锐利的,极具攻击性,剑眉浓直,眼型狭长,鼻梁高挺,在灯光下俯视着她,精雕细刻般的容颜上光影交错,深邃无比,气场逼人。

    成御何时这般压迫性地对她。

    半点动弹不得时,桃花眼又水光迷蒙。

    而在成御眼里,这个姿势,满目丰盈的雪乳更为高挺,两点雪山红梅艳丽炫目,她眼中桃花尽染,媚色无边。

    成御心跳再度紊乱,浑身气血乱涌,他含住一点红梅,壮硕的茎身破开两瓣花唇,急急顶了进去。

    “嗯啊……”身体被填满的感觉太过复杂,小腹无意识地往上一抬,手指紧紧攥拢。

    下身像被那个又长又硬的东西钉在了床上,而上身又被他一只手固住,沈云兮委屈地呜咽,控诉得可怜又可爱。

    “呜……你……你怎么还来……大坏蛋……”

    原本清脆的嗓音此时娇软柔媚,成御听了又兴奋了几分。他松开她的手,布满情欲的眼眸凝望着她,身下直往那紧致的深处来回顶送。

    “一次不够。”成御将她柔若无骨的双手环在自己颈后,低音如墨瞳沉沉,“等会更舒服,乖一点,嗯?”

    少年血气方刚,开了荤后的欲望如放出牢笼的野兽,根本无法控制。

    他的分身深埋在她的体内,他的女孩在他身下媚声哭求,她眼尾的泪,如桃花带雨,打湿他的心,他却没办法停止,欲望膨胀,他的每一下动作都放肆而疯狂。

    沈云兮挂着他的后颈,下身被撞得一晃一晃,奇异的感觉如浪一波一波,她逐渐沉溺其中,细腿环在他劲瘦的腰上,嘴里字不成句地低吟。

    她里面实在太紧,紧得又舒服又难受,成御往外掰开她的双腿,固定成一个m型,然后双掌摁着她的膝盖,胯部加速撞击,往紧致而湿热的蜜穴深处疯狂顶送。

    大力退出,又大力顶入,剧烈抽动下,红色穴肉绞着茎身外翻,接着又被戳回湿滑的穴内,整根大肉棒被嫩肉完完全全包裹,那感觉舒爽难言,令成御狂肆地想索要更多。

    “轻,轻点……啊……”他的攻击太重太深,沈云兮承受不住,双手紧紧攀住他肌肉紧实的肩头。

    成御就爱听她失去理智的呻吟,抽送的幅度更大更狠了:“宝贝,叫大点声。”

    沈云兮一边呻吟一边喘气,听到成御的荤话羞得死死抿住唇不再出声。

    湿热的小穴收紧了一些,成御粗喘了一口,察觉她对自己说荤话敏感得很,分身大力顶戳,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她胸前的雪兔急速跳动,白花花一片,晃花了他的眼,成御嘴里更为放肆:“兮兮这里真紧,再叫大点声,嗯?”

    健腰紧跟那字的尾音,朝前凶狠地一挺。

    连续被顶到某处凸起,尾椎处一阵酸麻升腾,随着成御加速的动作而蔓延到身体各个部位,沈云兮像接不上气一样,身体绷着,指尖掐进成御的皮肤。

    “啊……成御……唔啊……”

    快感如潮,强烈到淹没所有意识,沈云兮脑子一空,小腹抽了几下,一波蜜液难以抑制地涌出,对着花径内的粗壮阴茎浇灌而下。

    蜜穴颤动着收缩,原本狭小的空间更紧,身下爽得无法形容,几滴汗掉在沈云兮丰满的胸脯上。成御覆在她身上,掐着她的软腰,在即将失控的前一刻缩紧臀狂力顶戳了几下,最后喉头低哼一声,腰一挺,泄了出来。

    空气里尽是情欲的味道,以及男女急促的喘息声。

    成御第二次比初次要持久很多,动作又狠,沈云兮被撞得全身瘫软,桃花眼闭着,几乎要累得睡过去。

    成御抱起她,放到浴缸里泡着。自己回房撤下湿湿的,皱皱巴巴的床单,扔进洗衣机,换上新的。

    快1点了,希望床单尽快干,上午老妈就要回来了。

    成御无比迅速地整理好一切,搂着疲惫不堪的沈云兮入睡。

    荒唐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往日的生物钟罢工,沈云兮差点起不来,如果不是成御先起叫她,她大概能睡到天亮。

    沈云兮撑起上身,一阵腰酸背痛,她极其缓慢地挪下床,刚靸着拖鞋站起来,下一秒腿便软了,整个人失力地倒回床边。

    “怎么了?”成御弯腰抱起她,“还痛?”

    “你还好意思问?”沈云兮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她这个样子还不是他搞的?

    昨晚上他做了多久,他两只手就按着她的膝盖固定了多久。一想到昨晚那个羞人的姿势,沈云兮又脸红耳热地埋着头不说话了。

    成御见她这害羞的可爱模样,回想起昨晚她是如何在他身下承欢,下腹又蠢蠢欲动,成御忍着那点异样,迅速将沈云兮送回房间洗漱。

    大清早的,正是敏感的时候,如果不是要上课,他定要拉着她晨起运动一番。

    成御买回早餐,两个人吃完后,成御让沈云兮先等一会,然后沈云兮就见他把车库里的自行车骑了出来。

    早晨,冬季的天空是灰蒙蒙的,冷风呼呼,天色暗得像夜晚。

    “上来。”成御单腿曲着撑在地上,手拨了一下铃。

    白色校服,黑色长裤,成御本是独有一份潇洒恣意,而此刻骑车的姿势更显得他意气风发,青春飞扬。

    沈云兮走近,成御递给他一个黑色口罩:“新的。”

    “你不用吗?”

    “我不冷。”

    沈云兮坐上后座,戴上口罩,当飒飒冷风从耳边刮过,沈云兮才想到一个问题。

    “等到了校门口我就下来吧,老师同学看到不太好。”

    “你不是走不了?”成御望着前方的路,无所谓地笑笑,“看到不就看到,在我眼里,你的腿比较重要。”

    说得好听,沈云兮微撅嘴,话脱口而出:“那昨天我说不要你还来……”

    “你说了不要?”成御扭头回望她,笑得特别坏,“我怎么记得你说的是要?”

    “我没说!”

    肯定没说!

    “哦——你说的是要我轻点……”

    眼看昨晚的限制级电影有在脑海重播的趋势,沈云兮红着脸,愤愤拍他的背:“别说了,你好好看路!”

    成御很享受她这种打情骂俏,脸上满是放肆地笑意。

    他放开双手:“别说看路了,我双手放开都行。”

    骑个车也这么嘚瑟,沈云兮又担心又气恼,在他腰上用力掐了一把:“快抓着把手!”

    成御始料未及,身体一抖,车轮失去平衡地歪了歪,成御怕她摔了,眼疾手快抓住车把手稳住。

    叫你耍酷!

    戴着口罩的沈云兮,轻轻笑出声。

    ————

    晨曦情侣太太太可爱了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