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学放学,班上不少人看到成御骑车带着沈云兮的场景,惊讶之余,纷纷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

    其中亲眼目睹的项勤,简直就是目瞪口呆。

    “我说成御,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春心萌动后这么高调呢?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啊,这还是我认识的成御吗?”

    成御表情似笑非笑的,可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尽是愉悦:“在单身狗眼里,无论别人做什么,都是秀恩爱。”

    “靠!”这话就气人了,项勤被成御轻描淡写的一句堵得无语,末了,不甘心地调侃,“别太得意了,身体悠着点啊。”

    项勤说完,表演欲上来,手臂往陈斯惟肩上一挂,一脸深沉,幽幽叹气:“唉,老陈,从今以后只有你我孤家寡人做伴了。”

    陈斯惟嫌弃地拉下他的手,拍拍肩头:“谁跟你孤家寡人。”

    “你看看你,总是不懂得包容包容我,已经失去了成御,你还要失去我吗?”

    戏精。陈斯惟恶心地皱起眉头,一副完全不愿搭理的样子。

    项勤抚着胸口作痛苦状:“成御脱单,老陈又是个心狠的,没人疼我,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可谓是怨妇十足了。

    成御笑着抬腿踹过去一脚:“你他妈还演上瘾了,别高考了,我送你出道演戏得了。”

    “嘿嘿嘿这主意不错,我觉着我能拿个影帝回来。”

    项勤总是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成御和陈斯惟已经习惯他时不时抽风的样子了。

    而前面,何栩正在掐着沈云兮的胳膊逼问。

    “啊啊啊!太不够意思了!你和成御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我就没见过哪个女生和他这么亲近,他还骑车带你,啊啊你快从实招来!”

    沈云兮被摇得头晕,忙制止她的动作,搪塞道:“我脚痛,就坐了他的车嘛……哪有什么可招的?”

    “我不信!说,你们是不是在交往?”

    “算,算是吧。”沈云兮细若蚊声,但何栩还是听清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沈云兮你简直太牛了,一来就收了班上最帅那个!”

    她是不是太激动了点?

    沈云兮:“好啦好啦,先放过我,以后再跟你详细说行吗?”

    何栩也知道现在场合不对,勉强答应:“好吧。”

    “但是!”何栩又补上,“以后我要细节!”

    沈云兮胡乱地嗯几声先打发了。

    何栩好奇心真的很强,又摇又问的,精神十足,她实在应付不来。

    何栩见沈云兮应了,心里美滋滋的。没办法,俊男美女的恋情,她不得不好奇,尤其对方还是那个不爱搭理女生的酷帅学霸成御。

    激动完了,何栩想起一件事:“哦对了,今天我们俩值日喔,差点忘了说。”

    “啊,就轮到我们了?”沈云兮今天屁股都没离开过座位,腿间隐隐的不适感让她懒得动一下,偏偏今天就碰上值日了,她顿时有点怏怏不乐。

    下午放学,人陆陆续续离开教室,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成御见沈云兮还坐在座位上不动,走过来轻拍她的后脑提醒:“不走?”

    沈云兮小脸皱起来,眉尾下垂,抬头看他的眼神可怜兮兮:“我要值日……”

    声音软软的,像在向他撒娇,成御瞬间心软了一块,同时又自责地想着,昨晚自己到底是冲动了,时候不对,本不该这么急着要她的。她今天软绵绵的,四肢乏力,看得他怜爱又心疼。

    沈云兮站起来,成御摸了摸她后脑的短发,按着她的肩膀坐下,放柔声调:“好好坐着,我来扫。”

    于是沈云兮乖乖坐在凳子上,看成御拿起扫把开始做卫生。

    何栩握着拖把回到教室,见成御弯腰扫地,顿时惊呆在原地。

    良久她才吱声:“这……”

    成御扭头看过来:“你回去吧,我帮沈云兮扫就行了。”磁性的声音里满是不容拒绝。

    何栩这才清醒了似的,看向沈云兮——好家伙,她坐在原位埋头写题呢,姿势正得别提多认真了。

    所以,果然是在谈恋爱吧。

    感觉在看真人版校园小甜文似的,何栩一副姨母笑,忙不迭点头:“好……好……那你照顾好云兮,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放下拖把,转身就走。

    沈云兮做完一面题,抬头看见成御在擦黑板。

    个子高就是好,擦黑板毫不费力,不像她,总要像兔子一样一蹦一跳才能擦完。

    成御擦干净了,放下黑板刷,双手拍了拍,走出教室。

    地面干净,有些许水渍未干,显然已经拖完了。沈云兮站起来,环视了四周,见成御走近,问:“何栩呢?”

    成御站在她桌前,双手自然下垂着,水珠从指尖滴落:“我早就要她回去了。”

    “哦。”沈云兮整理着桌上的书,“我们去吃饭吧。”说完,一支笔不小心被碰掉了。

    成御弯腰捡起桌脚旁的红色中性笔,放回打开的笔盒。

    笔身留有淡淡的水迹,刚刚成御低头的时候,沈云兮瞥见他头顶茂密而微乱的黑发上挂着几颗水珠。

    沈云兮扯住成御的衣角,拉了拉,成御垂下眼看她:“怎么了?”

    “你低头。”

    成御虽然疑惑,还是依言垂下头颅,黑曜石般的眼瞳专注地看向她。

    他低下头依然很高,沈云兮微微踮起脚,伸手抚上他乌黑的发顶,指尖卷走分布在发上的水珠。

    从她碰上自己头顶那一刻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头直达心脏,说不清道不明,如果硬要形容,好比此刻外面挂在西方的太阳,冬天的空气中阴阴冷冷,但因为有了这阳光而犹存余热,心里也像注入了一道暖流。

    天气晴朗的冬季,是暖融融的,温柔而静好。

    “好啦。”沈云兮蜷了蜷手,脚跟落回地面,桃花眼笑得弯弯。

    成御揽住她的纤腰,上前一步,将她抵在墙边。

    “喂——”成御贴得这么近,沈云兮察觉他的意图,头害羞地低着,双手在他的胸膛推拒着,“要吃饭啦。”

    成御捏起她的下巴,右手与她的左手十指交叉,握紧,摁在墙上,凸起的喉结滚动出迷人的线条:“先让我亲一下。”

    话音刚落,两唇相贴,相互摩挲,随后舌尖亲密交缠。

    成御没有以往的强势和急迫,第一次吻得这么轻柔,倒也是一如既往的缠人,沈云兮在这个吻里感受到他的珍视,忘却了周遭,一手攥紧他胸前的衣服,张开唇动情回应着。

    两条软舌像磁铁一般紧紧吸附在一起,彼此都沉浸在温柔似水的亲吻中。

    此刻的吻如夕阳一般温柔,却又比夕阳绵长。

    四下无声,除了穿窗而过的冬风吹起窗帘的细微声响。

    后门外,一道淡影斜斜打在地面上,良久才移动。

    教室里的少年抵在墙边,高大修长的背影英俊潇洒,将娇小的女孩完全笼罩住,只是他垂头亲吻的姿势,他右手与女孩左手交握在墙上的姿势,透露出少年的殷殷深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