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的进攻还在继续,速度又快又猛,肉壁被嚣张进出的肉棒撑得很是艰难,一层嫩肉被翻进翻出,撞击太久,穴口有些红肿。

    脊柱不停地撞在墙壁上,快感中夹杂着一丝痛苦,沈云兮娇声喊着“不要”,可身下却含得极紧。

    成御保持着急速侵占的动作,俯头叼住她粉粉的耳垂,灵巧的舌尖时而勾舔,时而啃舐,沈云兮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插入他浓密的发间。

    成御唇往下移,湿热的吻在细腻柔滑的雪颈和精致骨感的锁骨处蔓延、流连,胯间狠狠地顶弄,重重往花心深处捣入,沈云兮双眼迷蒙,嘴里溢出一声声急促的呻吟。

    双腿被吊在他有力的臂弯,胸前一片滚烫,身下浴火燎原,她感觉自己被他牢牢钉在墙上,彼此身体相契,仿佛是为对方而生。

    情潮迅猛而来,滔天灭顶,摧毁一切意识,只剩下他和她的身体——

    靠着墙,紧紧抱在一起,严丝合缝。

    私处相连的地方,喷出的大量爱液沾湿了毛发,沿着臀部,沿着大腿往下流。

    空气热热的,两道呼吸声起伏不定,情欲释放的味道散发开来。

    这场爱做了一次,做了很久,姿势的缘故,两个人的精力耗去大半。

    沈云兮软绵绵地趴在成御肩头,迷糊地咕哝出两个字:“好累……”

    成御抱着沈云兮进浴室,脱掉自己的睡袍和她的睡衣,打开淋浴,快速地给两个人冲了一遍身,然后用浴巾裹着她,抱回床上。

    再睡一会。

    紧张忙碌富有压力的高三时光在成御和沈云兮这种偶尔的放纵中越走越少,一年逐渐走到尽头,高三的假期隔得越来越久,变得越来越少,原本一个月三天假,现在沦为一月一天假。

    神经保持着高度紧绷,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缓冲,日日处于浩瀚题海中,同学们的心情变得特别容易烦躁。

    沈云兮也有点烦躁——这两次考试,她都考得不好,班级排名跌出前五,年级排名跌出前十。

    班主任注意到沈云兮的异状,找她谈了两次话。

    沈云兮自觉考试的状态不错,然而成绩却明晃晃地昭示着她的退步。

    沈云兮不得不想,是不是恋爱分了心。

    在学生各自的焦躁中,眼看一年的最后一天即将来临,学校终于大发慈悲,联合部分老师学生给高三级举办一场元旦晚会——迎接新一年的到来,缓解一下高三学生的压力,给他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云兮云兮,你真的不表演什么节目吗?”

    这几天因为准备元旦晚会的事,班上原本死气沉沉的气氛顿时变得生气勃勃,极大部分人都情绪热烈,兴致高涨。

    多才多艺的何栩也一样。

    “我没什么特长啊,而且我也不太喜欢上台表演。”沈云兮从题中抽身,转过来和何栩聊天,笔仍持在指间。

    “我还想和你一起表演呢。”何栩嘴撅了起来,脸上一副悲春伤秋的表情,“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沈云兮微笑着安慰她:“没事的,我看你表演就够了啊。你音乐舞蹈都那么好,最适合独唱独舞了,我要是硬着头皮上,肯定拖你后腿,一齐丢脸啦。”

    “怎么可能。”何栩听她这样说自己,眉头皱着,不敢苟同。

    “我很想看你的表演呢,我就负责在台下给你加油。”沈云兮继续安慰,“再不然,我给你送花?”

    何栩终于莞尔一笑:“好啊好啊,到时候看看成御会不会吃醋!”

    每次何栩提起成御,沈云兮脸上就不由自主地泛上一丝赧意。

    “你就知道打趣我。”

    见沈云兮回身继续做题,何栩知道她又害羞了,手指戳戳她的背:“哎哎哎,你家成御有没有节目啊?他平常那么低调都有不少女生来表白,要是上台,你的情敌大增大涨那是分分钟的事啊……”

    笔尖蓦地顿住,几秒后复又唰唰移动。

    “关我什么事。”

    “行行行,不关你的事。”何栩对着沈云兮的后背笑道,“反正你家成御眼里只看得到你,情敌三千又何惧。”

    元旦晚会这天,整个高三级处于兴奋的状态,闹闹哄哄的。

    礼堂里座无虚席,晚会开始,主持人上台,大多数人都兴致缺缺的,于是位子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又拱了起来。

    等第一个音乐表演开始,攒动的人头终于安分下来,盯着舞台侧耳倾听。

    几个节目表演完,又到了主持人时间。沈云兮所在的几排是本班座位区域,此时周围的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在玩手机,而她左右两边虽然坐的是同班同学,但接触很少,彼此并不是很熟。

    其中一个叫文雯,学习异常刻苦,但性格比较内向,话比她还少。沈云兮不是个主动的性子,两个话不多的人坐一块,也聊不开什么。

    沈云兮几乎不带手机来学校,此时的她靠在椅子上,看着台上暖场的主持人,觉得有点无聊。

    光线昏暗,也不知道成御坐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