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酒足饭饱后,接下来的活动自然就是喝茶聊天了。

    这又是云舒不擅长的环节,不过好在人多,他一句,你一句,气氛也不至于尴尬。云舒虽然没有很热络,但也不冷清,尤其是对于容海良的话,云舒更是有一句回一句,不卑不亢,在和其他兄弟交流的同时也不会冷落他老人家,时不时还给他的杯子里添些新茶,这种安静温和,体贴入微的性格完全满足了容老爷子对于女儿的一切幻想,拉着覃婉琳的手直道“还是女儿好,还是女儿好啊,你看看我这几个臭小子,哪有宁宁来的贴心。”

    六个兄弟集体吃了挂落儿,互相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无语。

    “怎么,我说的不对?你看看你们几个平时有哪一个回来看我的!”说到这容海良就气,他冲着覃婉琳母女抱怨道,“今儿个还真是托你们母女的福,不然这几个小畜生哪里会回来,真是想见一面都难。”

    “这不是您把我丢进部队的吗?这没您批准,我也出不来啊。”老大容昊率先反驳。

    “我这布料工具都堆在工作室,家里没法做衣服啊。”容欢给出的理由也很正当。

    “做手术。”容弋的话一如既往的简短。

    “忙生意。”

    “要拍戏。”

    “打比赛。”

    剩下的三人完美复制了容三的风格,气的容海良“砰的”放下茶杯,怒骂道“借口!都是借口!”

    面对老爷子的怒气,兄弟们也很无奈。容澈索性一摊手“和您解释您又不信,那我们有什么办法?”

    容海良发号施令惯了,容澈不顺着他反倒这幅态度,容海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道“你说你成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打游戏,还有你那个一头白毛,什么玩意儿,你老子我都还没一头白发,你去染这么个头!”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云舒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看看继父又看看继兄。

    “呵,我就算不打游戏不染发您也看不惯我。”这样的指责容六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吊儿郎当样。

    容海良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你那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和老子说话的吗?”覃婉琳见状赶紧也跟着起身拍着他的后背,劝道“你说你好好的和孩子们置什么气。”尤其这事还是借着她们母女起的,覃婉琳也很是尴尬。

    本来今天是个大喜日子,先前那顿饭也是吃的和和美美,现下气氛却有些凝重了。

    “六哥很帅啊。”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云舒的声音就显得有些突出。

    突如其来的赞美让所有人都愣了下。

    “就他那满头白发还帅呢?”容海良对容澈那头奶奶灰明显有意见,以至于对于容澈的颜值都能闭眼装看不见。云舒笑了笑,重新沏了杯新茶端给容海良,温声开口道“您白发也很帅啊,六哥长得像您。”

    “哈哈。”容海良爽朗一笑,显然这句话把容海良又哄开心了。容海良这一笑,气氛顿时缓和许多,覃婉琳也跟着松了口气。

    见继父态度有所软和,云舒乘胜追击道“六哥很厉害呢,我打游戏很烂的。”

    “你别学他,打游戏有什么好骄傲。”对于容澈的职业,容海良显而易见地皱起了粗浓的眉毛。

    果然如此。云舒看明白了,容海良作为老一辈对于容澈的职业一直存在一些偏见。对于年轻人来说,像容澈这样水平的电竞选手,是崇拜的对象,但对于老一代人来说,电子竞技也好,职业比赛也好,打游戏依然玩物丧志的表现。这种代沟在寻常人家中也很常见,如果稍加解释老一辈人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惜以容澈有些乖戾的性格想来也不会多做解释,继父似乎也是个强势的人,双方谁都不肯先退一步,双方的矛盾只会加深,事情只会越闹越僵。

    对此云舒叹了口气。

    虽然她还没有彻底融入新家庭,但是看着这样的情景,她心里也不是很舒服。云舒不擅长聊天,但不代表她不会讲话,再加上其本身的性格就比较讨长辈喜欢,与长辈之间打交道反倒不是那么困难。大致解释清楚现在电子竞技已经划为正规运动项目后,容澈从“打游戏的不良”一跃成为了“热血运动员”,容海良看顿时看容澈顺眼多了。

    “哼,运动员还像个样。”容海良的气消了不少,但语气依然透着嫌弃。

    “哼。”容澈也轻哼一声,并不在乎父亲的改观。

    傲娇父子啊。云舒腹诽。

    “算了,也不指望你们这些臭小子了,等宁宁搬进来,你们爱上哪去上哪去。”傲娇老头索性说起了狠话。“对了,到时候把三楼的那几个房间并了,给宁宁做个舞房,这样以后她在家也能跳舞。”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平时都住学校里,去学校的舞蹈房就可以了。”云舒赶紧摆手拒绝。“诶,这儿就是你家还住学校干嘛,宿舍又不舒服,而且你今年都大三了,快实习了吧,住家里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

    云舒知道和新家庭住一起是难免的,但从宿舍搬出来……

    见云舒面露犹豫,容海良声音一沉,“怎么,你不愿意?”

    云舒把目光挪向自己的母亲,只见覃婉琳目露恳求,朝她微微摇了摇头,那一刻云舒就知道了她的答案。

    继父不喜欢别人忤逆他,而云舒也不想覃婉琳为难。尽管云舒和母亲的并不亲热,但毕竟是亲生母亲,有着生恩养恩,云舒也不愿意母亲太难做。“那就麻烦您了。”云舒听见她的声音如此说道。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容海良愿意看到的,当然,这晚云舒也很自然地被要求留宿了,云舒没有拒绝。她走到容家的小花园给室友们打了个电话,通知今晚回不去的消息。

    “云舒,你还好吗?那家人怎么样?”电话那头是尤然。除了尤然声音,云舒还能听到键盘被猛烈敲击的声响。

    “我没事啊,他们对我也很好,这不是太热情就被留下了嘛。”云舒语气轻松地说着。

    听到云舒这么说,尤然的心稍微放下了点。

    突然,云舒背后传来些许的动静,扭头一看,是母亲。云舒举起手机说道“我有事,先挂了,明天再和你们细说。”

    “嗯。”

    挂完电话,云舒转身对向母亲,“有什么事吗?”

    女儿那黯然的神情一直在覃婉琳脑海里反复回放,本就对云舒心怀愧疚的覃婉琳内心更是煎熬,她开口说道“宁宁,你要是真的不愿意的话,我去和你容伯伯说一下……”

    这回云舒直接打断了她,“没事,容伯伯他们对我也挺好的,就这样安排吧。”其实住在哪里云舒都没有意见,只是离开室友,云舒有些舍不得。

    想起室友,云舒突然灵光一现。“妈,我们以后是都要住在这边吗?”

    “嗯……”覃婉琳搞不清云舒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不过既然她已经和容海良结婚了,一家人自然是都住在一起。

    “那我们原来的房子是空出来了吗?”

    “嗯。”

    “那房子可以租给我的室友吗?”

    “诶?”

    云舒把目前宿舍的一些问题还有室友租房的一些想法说给了覃婉琳听,覃婉琳立刻就同意了。刚刚听云舒说是自愿的,覃婉琳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仍有些不安,现在云舒的要求仿佛给了她一个额外弥补的机会,覃婉琳当然不会拒绝。云舒也没想到覃婉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略微愣了一下,随后微笑道“谢谢妈,那我明天和她们商量一下。”说完,云舒就准备离开。

    “宁宁!”就当云舒快要从覃婉琳身边彻底走过的时候,覃婉琳又叫住了她。云舒有些疑惑地回头,“还有事吗?”覃婉琳有些局促地捏了捏裙摆,问道“其他……还有其他事需要我做的吗?”

    云舒一征,随即扯出一个笑“不用了,您做的已经很好了。”

    “是吗?”

    “嗯。”云舒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后,旋即,继续走着。走了两步后,她又停下来,再次回头问道“妈,您现在幸福吗?”

    覃婉琳沉吟了一会,把被夜风吹乱的碎发拢到耳后,面露微笑着道,“很幸福。”

    “是吗……”云舒垂眸低语,随即也抬头微笑道“那就好。”

    留宿是计划外的事,云舒自然什么的没带,像容家这样的家境,备用的洗漱用品自然是有的,就是换洗的衣服……云舒低头看了眼自己,没办法,看来只能将就着穿着今天这身睡了,她会小心不把衣服压皱的。

    就在云舒这么想的时候,云舒的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打开房门一看,是容远。

    “四哥有什么事吗?”

    “我想你可能会需要这个。”容远递过来一个充电器和一条万能数据线。

    “请问您是蛔虫吗?”云舒脱口而出。

    “嗯?”

    意识到把自己心里话吐出去的云舒立刻捂住嘴,猛烈的摆手含糊地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什么也没说。”今天六个哥哥里面,最神奇的就是这位四哥,他是开了天眼还是身负异能,怎么她想的事情他都能知道?

    “早点睡。”容远给完数据线后道了声晚安,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云舒用一种看待高人的眼光目送其离开。

    关上房门,云舒给手机充上电。容远这一贴心的举动真是意外之喜,她的手机只能下10%的电了,倒不是她晚上想玩手机,而是10%的电她怕压根就撑不到明天,到时候联络室友麻烦。

    云舒关门才2分钟,房门又敲响了。

    “呀~”打开房门,靠在门框上的容澈率先打了个招呼。

    “六哥有事吗?”

    “没什么,只是过来道个谢。”

    云舒恍然,原来是指刚才那件事。“不用谢的,我也没做什么。”实际上云舒就是这么认为的,这件事的导火线也算有她一部分原因吧,帮容澈解释实际上也是缓解她和母亲的尴尬,更是为了以后能和睦相处,杜绝可能存在的不和隐患。从这点来看,云舒帮忙解释也是为了自己,实在不值得容澈特意跑来感谢一番。

    “不是。”容澈呵呵一笑,伸头凑近云舒的耳边,声如魔魅说道“我是来谢你夸我帅的。”说完飞快地在云舒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这是谢礼哦~”说着,还给了个wink。

    “……”云舒捂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真是用尽洪荒之力才能忍住不吐槽。你要不是我哥,这就不是谢礼,是非礼!“你又这样了。”有六哥的地方总会有五哥,容澈出现后没多久,容湛果然也跟着出现了,就像刚见面时的那样,容湛敲了下容澈的脑袋,不轻不重地斥责道。

    “你别理他,这是他的坏毛病。”容湛摸摸云舒的脑袋安慰道。

    “诶~难道这不是用来表达爱的最佳方式吗?”容澈语气慵懒地反驳道。

    “嗯……”云舒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不由地问道“难道六哥你向五哥也是这种爱的表达吗?”

    “当然啊。”容澈毫无犹豫地回答,并且身体力行地向她展示了这种爱的表达,吧唧一口亲在了容湛的脸上。

    “老六……”容湛无奈地摸了摸被胞弟亲过的地方,容澈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云舒:……

    好了,她知道这是她小哥哥表达喜欢的方式了,也就不去追究这种亲昵是不是过分了,连对待亲哥都这样,那她是不是该为自己被视为家庭的一份子而感到高兴呢。但是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cp粉的生物啊!你们知道论坛里有多少人在写你们的同人文吗?云舒的耳边仿佛都已经响起了杨蓬蓬和陶乐乐的尖叫声。

    然而容澈没有管她纠结的小眼神,非常潇洒的摆摆手,“我去睡觉了,妹妹晚安~”还非常骚气地给了一个飞吻。

    要习惯,要习惯,云舒不断告诫自己。

    “习惯就好。”容湛也跟着劝道。他摸了摸云舒的脑袋,做了晚安道别,“晚上空调别打的太低,好好休息,晚安。”

    “嗯。”比起容澈那种黏糊,云舒还是更喜欢容湛这种带有距离感的亲近啊。

    也不知道他们兄弟几个商量好的还是怎么,这才没过几分钟,房门又响了。

    不过出乎云舒意料的是,这次来的居然是那个最冷清的三哥容弋。

    容弋拿了一台香薰机和一瓶精油,并迅速讲清了他的来意。“晚上开空调会有点干,这可以加湿,滴2滴精油进去可以促进睡眠。”整个说明过程简单干净。

    这是怕自己认床?云舒有些意外看起来这么冷冰冰的三哥居然有这么贴心的一面,不过转念想想,人家是做医生的,如果真的是冷心冷肺的人,那是肯定做不了的,随即也就满怀感激地收下了。

    “呦,都在呢。”妖娆的声音响起,云舒看见容欢也捧着一堆东西走了过来。

    这次不用云舒问他的来意了,因为她已经看清了容欢手上的是什么了。卸妆油、卸妆水、化妆棉、洗面奶、面膜、各种护肤品,还有一个小纸袋,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不好好卸妆会损害皮肤的哦,女孩子的皮肤要好好保护啊。”云舒顿时觉得,她二哥这比女孩子还要好的肌肤,来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往叮嘱云舒卸妆的容欢一边说着这话,眼睛飞快地瞥了眼云舒手上的香薰机,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容弋,笑了笑。

    因为容欢捧来这么大一堆东西,云舒一个人根本拿不了,容弋索性好人做到底,进屋亲自把香薰机安上,容欢也前后脚跟了进来。

    不等云舒道谢,容三已经丢下句“晚安”走了。容欢盯着容弋消失的背影,什么也没说。

    过了会,他才开口说道“好了,那我也把这些放进卫生间里吧。”

    搞定好那些瓶瓶罐罐,容欢把那个小纸袋递给云舒,“因为不知道你的尺码,我就随便买了套均码的,已经叫阿姨给你洗过烘干了,今天将就着穿一晚吧。”云舒打开纸袋一看,正是云舒现下最需要的睡衣。

    “谢谢二哥!”云舒道谢的语气透出真心实意的感激,虽然她可以穿着现在这身将就一晚,但始终不如睡衣舒服,第二天她还要穿着这套回去,万一穿着这套衣服睡,衣服被弄得皱巴巴的,总会有种邋遢的感觉。不管从哪个方面,容欢这套睡衣真是及时雨啊。

    然而就在云舒真心实意道谢后,容欢又无限遗憾地补了句,“可惜不知道你的三围,不然内衣也能帮你买一套了。”

    “噗。”云舒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有睡衣已经很好了。”云舒再淡定听到这话也难免脸红了下。内衣内裤还是将就一下吧,真的不用这么周全!

    “所以,下次要让我量一下哦~”容欢笑眯着眼继续说道。

    云舒只当他是职业病发作。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容欢也向小姑娘告别,云舒送他出门口,谁晓得他走出两步又折了回来,“差点忘了……”

    忘了什么?云舒没明白。

    “啾~”容欢捧起云舒的脸蛋亲了一下,动作那叫一个流畅,云舒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是晚安吻哦,祝你好梦。”补完这个晚安吻,容欢才翩然离去,徒留云舒怔在原地。

    过了半晌,云舒摸上自己的脸蛋,脑中的第一个反应是:还好和容澈亲的不是同一边,不然不就成了他俩间接亲吻了吗。

    这次云舒吸取了教训,关上门没有马上离开,足足在门边守了十分钟,确定不会再有下一个哥哥来了,她才去卫生间洗澡。

    她一件件脱去身上的衣物,把紧扎的皮圈解开,顿时,一头滑顺的乌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直达腰部。云舒把卸妆油打成乳液状清洗掉脸上的妆容,不一会一张清水芙蓉面出现在镜子里。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这张芙蓉面出现的可不止在镜子里。

    “吁~”容澈噘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因为渴望,他的舌尖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尖锐的虎牙。“小腰可真细啊。”他对着屏幕中的女孩评价道。

    如果云舒这时候出现在这座房间里,一定会大惊失色。不止是因为六个哥哥集聚一堂,还因为那硕大的液晶屏幕上正投放着她房间里的一切。这不,少女的胴体被六个哥哥看的一清二楚。

    真实接触的云舒比他们在照片视频中的女孩还要来的美。尤其在这样一丝不挂下,少女的所有美好一览无遗。雪肤褐瞳,蜂腰鹤腿。因为低体脂率,女孩的双乳并不十分丰满,但却呈现完美的水滴形,白雪皑皑的乳峰上一点淡粉叫人垂涎三尺。冰雪般的小腹平坦又紧致,隐隐可见马甲线,玉腿交叠处芳草幽谷惹人窥视。蓬头落下的水珠滚过凝脂玉肌,滑进那紧闭神秘的桃花源地,看的人一身火气。

    “操!”老大容昊已经率先顶不住这热腾的欲火,释放出滚烫的肉棍,盯着画面中女孩的倩影快速地抚慰了起来,“个小妖精摆在家里看得见吃不着,不得难受死。要不是今晚老头子还在,老子现在就过去干了她。”容昊盯着女孩恶狠狠地说道。

    “现在过去,然后呢,爽了你一个人就完事了?”容欢睨了眼老大。

    “强奸是野蛮人才干的事。”容湛显然也不同意老大,孪生老六也跟着附和道“就是。”

    “不急。”容远也扶了扶眼镜开口。

    容昊看不惯这几个兄弟道貌岸然的模样,指了指他们各自鼓胀的裤裆,“得了吧,裤子都顶成这样了,还在这装好哥哥呢,别和我说你们一点想法都没。”

    “我们才不像老大你那么性急呢。”容澈咧嘴挖苦。

    “那你们说怎么办?”

    “各凭本事。”容四总结。

    这回所有人都同意了,每个人盯着屏幕中水灵灵的女孩,眼中爆发着火热的光芒。

    “嗒嗒嗒”夜半时分,指针在表盘行走的动静显得格外响亮。

    一道黑影慢慢靠近云舒的房间,伸手摸上了门把。

    “老三,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妖娆的声音从楼梯那响起。如暗夜中闪现的妖精,容欢一步步靠近,走到女孩门前,冲着被抓个现行的容弋道“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精油里加了什么好东西,闷骚。”

    容弋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只是目光直视着容欢。

    两人就这样站在云舒门前无声地对峙着,最后还是容欢先一步行动,他扭开云舒的房门,轻飘飘丢下一句话,走了进去。

    “见者有份。”

    被丢在门外的容弋过了半晌,露出一抹笑。

    “啪嗒。”门合上了。

    门外,空无一人。

    ——————————————————————————————————————————

    心有百转千回难以言尽,恨自己水平有限。

    另外作者妈笑看戏精哥哥们。

    显而易见,下次更新就有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