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舒最近常常能遇到这样的场面。
    古铜色的肌肤浸润了汗液在晨曦的照耀下散着淡淡的光泽,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在奔跑中发出如美洲豹般的野性,细小晶莹的汗珠从精壮的躯体滚落引爆一个个荷尔蒙炸弹,粗犷性感的男性魅力扑面而来。
    如果换做是一般女性的话,此刻应该被如此艳景冲击的捂心尖叫起来。不过鉴于对象是自己的继兄,云舒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念头,但也算大饱眼福了一顿。
    奔跑中的容昊余光中瞥见直直盯着自己的云舒,强忍住上翘的嘴角,停下脚步努力板着脸问道“怎么了?”
    “可以吃早饭了。”
    “知道了。”容昊淡淡点头,他平复了下喘息,走到一旁,打开水龙头就直接将头伸到冰冷的水柱中哗哗的冲着,看地云舒纠结着要不要开口提醒,这种运动后直接用冷水冲头其实很容易造成面瘫呢。但云舒转念想想,自家大哥就算不用冷水洗头,和面瘫其实也差不多了,看起来很冷情的三哥表情都比大哥要来的多。
    不过最近,云舒微妙的感受到了大哥有些变了。
    虽然还总是板着个脸的,说话也硬邦邦的,但是怎么说,那种距离感不一样了,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难亲近了。要说具体表现在哪,云舒想了想,还真一下子想不起来。
    就当云舒琢磨容昊究竟哪里变了的时候,容昊闭着眼抹了把自己水淋淋的脸,伸手冲着云舒叫道“毛巾给我递一下。”
    容昊这么一下吩咐,云舒倒是想起来到底哪里是哪里变了,想想都是细枝末节的事,比如就像现在。换做以前,容昊怕是宁可自己湿着一头水,也不会开口叫她帮忙的。这让云舒在无形当中觉得,自己和大哥的关系进了一步。
    容昊接过云舒递过来的毛巾,不仅擦净了脸上的水,还顺手把自己的头也抹了一遍,算是连头也一块洗了,看地云舒还有点小羡慕。她的头发很长,每次都需要洗很久。
    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的容昊自动将云舒羡慕的小眼光过滤成倾慕的眼神,得意的嘴角又忍不住想要往上翘,为了掩饰,他不得不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我还要先去换身衣服,你先进去吃。”说完也不等云舒反应,自己就先行一步走开,在背对云舒视线的地方,终于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快步路过餐厅的时候,容六鄙夷地发出一声“嘁”。
    容大则露出得意又挑衅的笑容,气的容六狠咬了一口花卷。
    “不要脸!”居然直接开始色诱。
    容家兄弟都不是蠢人,他们敏锐地察觉到,他们家老大“开窍”了,而且进度一下子就跨了上来,显然是被人指教过的。几个兄弟之间互相对视了眼,又默默低头各吃各的。
    也不知道是谁和老大联手了呢。
    “人靠衣装马靠鞍,女人也是视觉动物,像你这种‘盘儿正条儿顺’的再加上这一身,哪个女人不心动。”
    容昊在落地镜前扣好最后一颗纽扣,脑袋里回响着“狗头军师”邵敏的交待,觉得这混蛋认真起来,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容昊走下楼来,云舒眼前一亮,几个兄弟却险咬碎了一口牙。
    这混蛋,搞什么,制服诱惑吗?
    倒不是容昊真的把军装穿了出来,只是军绿色的薄衬衫,充分显示腿长的工装裤再加长筒马丁靴,干净利落又帅气,再配上容昊那本身的军人气质,不是军装也穿出了军装风。这让云舒感到一种新鲜感和对军人自发的崇敬。
    看见小姑娘晶亮的双眸,容昊在心里更是得意的一笑,脸上却得表现地云淡风轻。他拉开凳子坐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自然地用起了早餐。
    整个早餐,容昊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将一笼做成小猪状奶黄包转到云舒的面前,一看就是小姑娘喜欢吃的。
    云舒抬眼看他,他却好似没看到人家的眼神一样,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碗里的粥。
    云舒微微笑了一下,也没有戳穿大哥拙劣的演技,用筷子夹了一个小猪包,用实际行动感谢大哥的好意。与此同时,她心中最后一块坚硬似乎也软了下来。即使大哥保持原先的态度,云舒也不会觉得难受委屈,但云舒也不是受虐狂,和大哥的关系能破冰,云舒还是有一些小开心的。
    这种看似无意的关心,虽然不如其他哥哥那么直白,不过云舒表示,祖传的傲娇嘛,她懂。
    容四瞥了眼故作淡然的老大,脸上保持微笑,手指却不住地轻敲桌面。这是他思考时惯有的小动作。
    老大背后有“高人”啊。
    用过早饭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容欢容弋一脚前,一脚后地走着。
    “是你?”容弋率先开口。
    “不是。”容欢秒答。
    虽然老大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哥,不过他又不傻,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两个人合作能获利,再拉一个人,他们自己都先掐起来了。
    “我看不像是自己人。”容弋猜测了下可能会和老大合作的兄弟,发现排除掉了他和容二,只有老四还有可能。老五老六素来一体,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以老四的性格来说,指点老大对他也没好处,他不像会干这种无利可图的事情。
    “越来越有趣了啊。”连素来鲁莽的老大都学会了套路,他们是不是也要加快点速度了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就要进入九月的尾巴,云舒终于赶在了婚礼前完成了旧屋的整修。
    搬家的这天,杨蓬蓬和陶乐乐望着这老旧的学校宿舍,居然还提前生出了一些别离情绪。
    骂归骂,到底还是住了2年多的地方,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宿舍便宜啊!这可是帝都,以后哪里还能用学校这么便宜的价钱租到同样面积的房子啊!
    没想到她们已经提前进入要过养房租的日子了。ABB们不由提前为她们的钱包感到担忧。
    然而这点愁绪,在看到云舒特意整修过的房子后,立马消散在了天边。
    “这是天堂吧!”陶乐乐尖叫一声,冲向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吊篮藤椅,兴奋地晃来晃去。结实的藤蔓上还缠着栩栩如生的仿真绿叶,配着散落在房间里大大小小的花卉绿植,简直就是钢铁都市中隐秘的仙境啊。杨蓬蓬则是化身无脊椎动物,窝进软的一塌糊涂的懒人沙发后再也不想动弹一根手指。
    尤然仔仔细细打量了下整个空间。无论是整体的装修风格还是大小家具物什,都显露出云舒的用心。
    整体基调采用的简约又温馨的北欧风。舒适松软的棉麻布艺沙发,蓬松地像棉花糖般的沙发靠垫,带着自然质感的原木茶几,干净到能清晰倒影出一切的大理石地面,让面积不大的空间看起来通透明亮。
    “谢谢。”尤然握了握云舒的手,光是看个客厅,她就知道云舒怕是耗了不少心血。
    云舒笑着回握了下,“不客气。大多数的活儿都让装修公司干了,我差不多就动动嘴,都没花什么力气。”
    云舒嘴上这么说,尤然却是不信的。
    乐乐喜欢的吊篮藤椅,蓬蓬喜欢的懒人沙发,就连橱柜里的马克杯都是她们喜欢的风格,以云舒细心贴心的性格,这些,估计都是她一点一点从市场上淘回来的。
    尤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啊,我也要抱,我也要抱。”本来懒得像条无骨蛇的杨蓬蓬看到这温情的一幕,顿时从懒人沙发的“甜蜜陷阱”中跳了起来,将云舒和尤然一起抱了起来。“靠,等等我,等等我!”慢了一步的陶乐乐连拖鞋也顾不上蹬,赤着脚就奔了过来,同亲爱的朋友们抱作一团。
    “好了好了,把行李收拾一下,一会儿我带你们去小区里头逛一圈,也带你们认认路。”被包围在四人中心的云舒被突如其来的煽情哭笑不得,同朋友们抱了一会儿后连忙让她们去收拾收拾,还有一堆活儿等着干呢。
    放好了衣物行李,打扫好了卫生,四个少女齐齐瘫倒在宽敞舒服的沙发上,一时间,谁都不想动了。
    “小舒儿,你真的不能来和我们一起住吗?”一想到她们四个人里要少一个,杨蓬蓬心里怎么想怎么难受。
    陶乐乐心里也不舒服。尤其这还是云舒的家,四个人里偏偏少了云舒,这让她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尤然没有说话,只偏着头,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云舒。
    压抑的渴望差点就要冲出口。云舒连忙仰正脸,努力克制住自己的鼻酸。
    她怎么会不想呢?只不过每当云舒忍不住翻起这个念头,覃婉琳那企求的眼神就会从她的脑海闪过。而且,她已经答应过容伯伯了,言而有信,云舒也不会反悔。
    云舒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酸意强压回去,故意开玩笑道“我家的房子,你们还打算真的不让我过来住啊?放心吧,总有机会过来的,到时候你们可别嫌挤。”
    听到云舒这样说,几个人就知道是没戏了,心里难免有些失望。可她们也清楚,真要云舒搬过来也是强人所难,重组家庭关系复杂,她们也不想让云舒为难。
    既然最终目的达不到,那就退而求其次,一起吃顿饭总可以吧!陶乐乐撸起袖子,表示今晚要拿出看家本领,做一桌子的菜,来庆祝她们的乔迁之喜,叫云舒无论如何吃过晚饭再回去。云舒拒绝了朋友心里也不好过,更何况她也暂时舍不得离开,也就小小任性了一回儿,打了个电话回容家说了声,带着朋友们去了小区的超市大采购了一番,顺带带她们熟悉了下小区的环境。
    一顿晚饭足足做了三个小时才做好,主厨是陶乐乐,香辣鱼,水煮肉,宫保鸡丁,蚂蚁上树,经典川菜摆了满满一桌。尤然则是做了几道家常的素菜,云舒做菜一般,但霖市人家家家都会煲汤,她也煲了一锅排骨汤,喝的两个ABB肚胀鼓腹,险些站不起来。
    汤足饭饱葛优瘫,几个小姐妹打开电视,说说笑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云舒的手机跳出一条微信,是容三哥的。
    【你回家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云舒记得容弋说过今晚要在医院开会,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已经结束了吗?她手指飞动,麻利地给他回了消息【还没有,三哥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段的容弋显然是在等她的消息,云舒回复后就看到聊天框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回来前给我发个消息,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看到这,云舒嘴角不由翘了翘。
    【好的,知道了,谢谢哥。】
    “啧啧,看起来是个好哥哥。”
    云舒闻声一回头,对上三双八卦的眼。
    “啊,你们真是的……”云舒不好意思地将手机往怀里一藏,佯装生气地看着三个朋友。
    “嘿嘿嘿,对不起嘛。”三人组立刻讪笑着道歉。其实,换做平时,她们并不会做这样的事,只是云舒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她们担心实际情况并不是像云舒说的那样,于是,在杨蓬蓬瞥清云舒的备注后,三个人都默不作声地观察起这个“三哥”平时到底对小舒儿怎样。现在看来,情况比她们预估的要好。她们也不求人家真的要待小舒儿如同亲妹一般,只求他们不要为难她就行。见对方似乎是有几分真心的,她们也算松了口气。
    正是因为心中的石头落下了,她们才有心情八卦嘛。
    几个人嘻嘻哈哈又玩闹了一会儿,云舒一看墙上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了。
    ‘“才九点,再玩会嘛。”ABB们拿出撒娇大法,不舍地拉着云舒的手摇啊摇。
    倒是尤然理智地拦住她们,“太晚回去小舒儿也不安全。”而且,太晚回去,人家对云舒的印象也会打折扣的。不过尤然没有明说出来。
    “那好吧,那我们送你下去。”
    云舒想起她答应三哥走之前要给他发个消息,掏出手机给容弋去了个微信。
    那边的消息却也回复地很快。
    【下来吧,我在楼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