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避子汤?

    白真央本来还以为怎么也是下一个毒药之类的,没想到是避子汤,不过仔细想想,如果玉鸾真的下毒害死自己的话,恐怕第一个怀疑就是她了。

    白真央突然感觉这坑比的福袋好像还是挺有用的,也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宿主,这碗药你打算怎么办?”这是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能怎么办?当然是喝了。”

    “可是这里面有避子汤啊,宿主。”

    “不是你刚刚和我说最好不要怀孕吗?我想想你说得还挺对的,既然有人都送药来了,那绝育丸就先留着吧,没准以后有用呢。”

    “对啊对啊,哈哈。”系统尴尬的笑了笑。

    白真央端起碗,在玉鸾面前仰头将碗里的药喝的一滴不剩。

    玉鸾高高兴兴的将空碗端了出去。本来她还以为白真央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现在看来是多虑了,还是这么好骗,被她糊弄糊弄就把掺了避子汤的药给喝了。

    用了午膳之后,白真央就开始睡午觉,不是她懒,实在是被折腾得太累了,直到傍晚才起床。

    过了没多久,杉清就拎着食盒回来了,摆了晚膳。这期间一直都是杉清水袖服侍着,却一直都没见到说要好好照顾她的玉鸾。

    直到白真央刚坐到饭桌上,玉鸾才出现,简单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坐在了饭桌对面。

    这个人到底什么毛病!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

    “妹妹不介意姐姐过来同你一同用膳吧?”

    白真央只好在尴尬中和她吃了晚饭,要不是怕玉鸾这朵白莲动不动就哭,白真央一定把她给轰走。

    等吃了饭,玉鸾才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妹妹也真是厉害,怎么一夜之间就把少爷……”毕竟问这种问题显得是实在掉价,所以玉鸾只把话说了一半,即表明了她要说的话,又刚好显示了她的娇羞。

    白真央被她恶心得隔夜饭和晚饭都要吐出来了。

    “我可不知道,但是昨晚少爷一直夸我美呢。他还说阖府上下就我最美,其他的女人看起来都像是癞蛤蟆。”白真央心里偷笑。就许你过来恶心我,我还不能恶心恶心你吗。

    玉鸾脸上的肉狠狠一抽。毕竟女人都是忌讳别人说自己长得丑的,可是她不敢恨陆景修,只得把气都怨在白真央头上。

    白真央看着玉鸾扭曲着脸、说不出话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

    其实玉鸾长得很美,是恬静秀丽的美,像是仕女图里的少女。只不过内在实在是太讨厌了,根本配不上她那么好看的皮囊。

    玉鸾吃了瘪,很快就告礼退下了。

    “什么人啊!故意刷存在感,就是那什么不在酒。”水袖看着玉鸾的背影,怒瞪着说道。

    “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白真央淡淡的接了一句,“我知道你是气不过,但是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好歹她也是少爷的通房。”白真央带着些戾气教训着水袖。

    “姨娘,奴婢知错了,奴婢只是气不过她那样说您。”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万一被别人听到,岂不是说我们主仆欺负她了。”经过一天的观察,杉清和水袖没有对她半点不敬,任何事都亲力亲为,杉清心细、聪明,而水袖心思单纯,目前看来都是很好的丫头。

    白真央拉过水袖的手,轻声安慰她。打一棒槌,但也要给个甜枣。她拿出今天从自己的东西里搜罗出来的银子分给了她们俩。又让她们把这个院子其他当差的丫鬟、小厮都叫了进来,没人都分了赏银,又都嘱咐几句,就都让他们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白真央早早沐浴完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她摸着自己身上睡衣的料子,又滑又凉,虽然她不懂这些,估计也应该很贵吧。陆景修这是什么意思,补偿吗?

    白真央烦躁的抓了抓披散的头发。

    “少爷,妹妹已经睡下了。”玉鸾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传进白真央的耳朵里。

    白真央确实只掌了一盏小灯在床头,从纸窗外看确实是像已经睡了的。

    陆景修皱了皱眉。已经睡下了吗?

    他踌躇着要不要走。

    而这时玉鸾看准了时机,开口道:“少爷,不如去我那……”

    陆景修从一开始就没把玉鸾看在眼里,一直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进去,根本没听见玉鸾的话。还没等玉鸾说完,他就抬脚往白真央的院子里走去。

    玉鸾不敢置信的看着陆景修越过她直接进了白真央的屋子,在这期间,陆景修一眼都没有看她,她居然被无视了。

    她躲了躲脚,也赶紧跑到白真央的门前,想要偷听。

    而这时候去净房刚回来,准备继续守夜的水袖清清楚楚的把这一幕全都看在了眼里。

    这个玉鸾!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居然钻她家主子的空子!

    玉鸾刚刚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水袖就搬了一把小板凳坐在了玉鸾的旁边,拖着腮目不转睛的盯着着她看。你居然想偷听?想得美。

    玉鸾看着监视她的水袖,气得不打一处来。可她偏偏还没有办法,只得气得瞪了水袖一眼就回房了。可想而知,这个夜晚对玉鸾来说肯定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白真央听着陆景修推门进来的声音,连床头的灯都来不及熄,就蒙上了被子装睡。

    陆景修看着蒙头的白真央,伸出手将她蒙在头上的被子拽了下来。她发丝缭乱,呼吸有些粗重。

    陆景修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去轻轻整理白真央乱蓬蓬的头发。

    白真央紧张到在心里尖叫,这个流氓想要做什么!怎么还不走。

    突然她听见淅淅索索的声音,她偷偷将一只眼张开了一条小缝,就看见正在脱外袍的陆景修。

    吓得白真央赶紧把眼睛闭上,这个人想干什么!不会又像昨晚一样强上她吧!白真央小心翼翼的曲起一条腿,打算趁其不备就先发之人。

    很快陆景修就脱得只剩一件里衣,他掀开半边被子,躺到了白真央的旁边。

    这个床为什么这么大!白真央心里简直崩溃。

    如果陆景修动作快的话,下一章飙车,如果动作慢的话,下一章剧情,如果不快也不慢的话,下一章是婴儿车。

    再次感谢各位愿意看我的文的小可爱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