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人们都去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陆景修见她只有一个人坐在这儿,皱了皱眉。

    “杉清受伤了,我让她下去休息了,其他人当然是都出去找玉鸾了。”白真央抚了抚腰间挂着的玉佩,毫不在意的说道。

    陆景修皱眉,玉鸾?到底在作什么妖!

    “到底怎么回事?”他拂袖坐下。

    “也没什么事,就是地龙坏了,玉鸾帮着烧炭,没想到把炭块给拨出来了,差点滚到地毯上,杉清怕走水,一着急就用手接着了。”

    这跟传闻差别还真大,陆景修忍不住扶额。

    “少爷,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这时一个小厮进来传了话。

    陆景修看了白真央一样,白真央赶紧用眼神示意他。

    “我一会回来。”说完,就领着小厮走了。

    等不见陆景修的身影后,白真央才开始和系统聊起了天。

    “系统,这个陆老夫人是个什么来头?”

    “根据原主记忆,好像是个很和蔼的人,当然,这只是原主的主观印象。”系统回答道。

    而白真央觉得,能够在这么大的一个氏族里稳坐当家主母的位置,一定不简单。

    而别院里。两进的院落、左右跨院。布局阔朗大气,处处干净通透。不过与别的院落不同的是,福安殿、院东面还带着一个不小的花园,就叫福安花园。引水凿池,堆叠假山,起阁竖亭,花木葱茏繁盛,修建得十分精致。这是燕王大婚之后特意为太妃修建的颐养散心之处,处处无不用心。

    “今日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身青金色缠枝莲纹云锦女袄、官绿色八宝奔兔双喜临门暗地织金襕裙、勒着钱宝石抹额的陆老夫人很是华丽大气,气度端凝,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令她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那双狭长的眸子轻轻一瞟,眸光锐利似剑,仿佛能直达人的心底。

    “娘原来是因为此时找儿子啊?今日刚回府白氏就和我报了此事。无非就是个下人烧炭差点走水,另一个丫头心一急,用手接住受了些伤罢了。”陆景修想来此事闹这么大,娘她应该也听到风声了吧?

    “白氏真这么说?”

    得到陆景修肯定的回答时,陆老夫人倒是给予了些赞许,后院的女人,最怕的就是争风吃醋,抓尖要强。可心里夸,嘴上却不这样说。

    “哼,那白氏从前在我这院里当差,我看她老实本分才指给你,只是这女人就不会有知足的时候。还有,你说得下人可是玉鸾?你别忘了玉鸾好歹也是你的通房!也是占着名分的女人!还有一个我没记错是叫桑叶的,还因为白氏禁着足呢!你可要擦亮你的眼,不要太偏袒了!”

    陆景修只能应诺,赶紧找了个理由脱身。他走在路上,脑里想着刚才陆老夫人说得话,他知道那些话说得没错,而陆老夫人的立场也没错,毕竟都是占着他名分的女人,陆老夫人也只是想早些让陆府开枝散叶,可是他想想玉鸾、又想想桑叶,这两个女人他一点都不想搭理,他倒是希望这两个女人犯点什么错,好赶紧把她们打发出府去。

    陆景修想到此,也没有什么在意的了,快步走进白真央的院子。而这时,躲了一天的玉鸾也被找了回来,被陆景修训斥了几句,罚她抄十卷佛经,就打发下去了。

    白真央替玉鸾求了情,还继续留在这院子里。白真央又不傻,她怎么可能放虎归山,自然要将玉鸾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玉鸾本也奇怪白真央为何不告发自己,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白真央也没找自己麻烦,就当是白真央还是摆脱不了自己窝囊的性子,不敢罢了,也就开始放下心来。

    白真央古代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六月,江南的天气也开始闷热起来。

    而此时,无聊的白真央拿着狼毫笔在薄薄的纸上胡乱的涂涂画画。古代的日子还真是无聊,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半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悄无声息走进来的陆景修从背后环住她,握着她执笔的手,在纸上写着白真央的名字。

    “你是鬼吗?走路没有声音的?”白真央挣脱他的手,将笔放在一边。

    这半年,几乎什么都没变,但是两人的关系倒是长进不少,这段日子的相处,让白真央觉得陆景修并不想原主记忆中那么渣,至少还是很守身如玉的。

    这半年来,玉鸾有意无意的撩拨,想着法子把陆景修往自己屋子里请,陆景修硬是没正眼看过她几次。这期间桑叶也被放了出来,倒是不如玉鸾住在白真央的院子里,但是桑叶不知怎么的,总是能弄清楚陆景修的动态,时不时在府中的某个地方与陆景修来个偶遇什么的。不过桑叶更惨,陆景修直接将她当成空气一般。

    这一番做派下来,要不是陆景修每晚都将自己压在身下予求予取,白真央都怀疑他是不是性冷淡。

    听闻白真央对自己的嘲讽,陆景修只是低声嗤笑一下。

    “如今江南天气热,不如到乡下的庄子上避避暑?”陆景修将下巴搭在白真央的颈窝处。

    白真央脑子里的弦突然一崩。

    “系统,是不是马上到了玉鸾要舍身救陆景修的时候了?”白真央在心里赶紧问系统。

    “没错,就是这次。”

    白真央愣了愣。

    “我不想去。”白真央背对着陆景修,声音怏怏的。

    “怎么了?”陆景修扶着白真央的肩膀,将她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白真央低着头,不去看他。

    “为什么不想去?”

    白真央也说不出为什么。她总不能说,这次你和玉鸾会王八看绿豆看对眼,玉鸾就会害死自己。自己的任务要完不成了吧!

    “宿主,这是躲不过的,原剧情中发生的重要的事都是躲不过去的,就算这次不去,还有可能在其他时候发生类似的事,到时候你没有防备,还不如这次想个办法应对过去,只要让陆景修不要有危险就可以,或者不要让玉鸾去救他就好了。往好处想,没准陆景修这次不带玉鸾呢!”

    完了,又躲不过去了。

    白真央扑到陆景修怀里,把整个脸都埋进他的胸膛里。

    “那我们要早点回来,我认床。”

    她的声音闷闷的,从胸膛处传来。

    陆景修宠溺的笑了笑。

    “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比较卡文,剧情也比较拖拉,可能下章是肉,毕竟一直是剧情。感谢各位小可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