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清晨当她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男人伏在她身后轻轻啄吻着她光滑的裸背,他的唇好烫,每碰触一下就好似在她的肌肤上烙下一枚印痕,白真央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体内又诡异地腾起一阵酥麻。

    见她醒了,陆景修便凑上去吻她的耳朵,低哑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满足:“醒了?”

    白真央被他的碰触弄得身子一软,颤声道:“你别…”

    未完的话就在男人含住她耳垂时戛然而止,他的唇仿佛带着电流,舌尖在耳垂上来回舔弄,白真央整个人酥成一片,含着泪无力地喊道:“别…别舔…呜……”

    女人这副含羞带怯的样子让陆景修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兴奋,他将手伸到前面握住一双丰腴揉捏,用指缝夹住顶端的乳尖儿来回摩挲,声音暗哑地道:“为什么不能舔?”

    白真央被他摸得娇喘连连,屁股后面更是有根热乎乎的大棒子戳来戳去,她伸手去拍男人作乱的大手,娇声道:“别胡来…刚才你还没做够?啊——”

    话音刚落就被男人掐了下乳尖儿,他压住女人绵软的身体轻哼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觉得一次能满足我?”

    白真央攥住被角,心虚地道,“你、你先放开我……”

    陆景修挺了挺腰:“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能放开你?”

    “你……”

    白真央一句话没说完便被男人掰开两团臀肉,劲腰一沉就将那根硬了多时的大鸡巴给插了进去,她闷哼一声,穴儿被这一插立时喷出不少水来,男人提起她的腰二话不说就开干,插得白真央又喘了起来。

    “陆、陆景修…你别…嗯~~~”

    “说,我干得你舒不舒服?”男人恶狠狠地逼问。

    “嗯~舒服,舒服~你轻点儿呀……”白真央哼哼唧唧地咬住手指。

    “陆景修、陆景修…你慢点儿……”

    白真央勾住男人的脖子,嘴里的话被他撞得断断续续,陆景修来势凶猛,力道大得白真央的腿都快环不住他的腰了。他胡乱啃咬着女人的脖颈,劲瘦的腰身挺得飞快,巨物在湿哒哒的小肉穴里横冲直撞,茎身碾得壁肉又酸又麻,更别提前面的大菇头了,不是顶在软肉上就是往小子宫里面钻,把白真央欺负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陆景修含住她的樱唇好一番蹂躏,女人动情时的媚态尤为让他心动,他一边喘着气一边问:“干得你舒不舒服?嗯?”

    白真央伸手在他肩膀上挠了几下,又被一记深入给撞得失了魂儿,等她稍稍缓过气来,才哆哆嗦嗦地喊:“太重了…呜……”

    女人那张小肉穴太会吸,陆景修爽得头皮都在发麻,他减缓了速度,开始整根拔出到穴口再全部插进去,白真央这下子眼泪终于淌出来了,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陆景修捏了一把她的酥胸,哑声道:“哭什么?”

    “呜…太深了…受不了…”

    白真央抽抽搭搭地说,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要不是感受着小穴卖力的嘬弄,陆景修几乎都要信了她,他低笑了声,腰部依旧不紧不慢地动着,慢条斯理地问:“是不是夫君干得你太舒服了?”

    白真央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她狠狠挠了下他的手臂,还抬起一条腿去蹬他,嘴里骂道:“呸!不要脸!”

    陆景修顺势抓住她的小腿往肩膀上一抗,就着这个姿势加快了速度,白真央倒抽一口凉气,感觉小穴又被肉棒撑开了几分,她立刻就带着哭腔喊了起来:“陆景修!不行,这样不行,你快把我的腿放下来!”

    男人张嘴在她大腿上咬了一口,然后用舌尖在牙印上来回舔舐,湿热的触感令那一小片肌肤开始发麻,他一边撞她一边恶劣地道:“怎么不行?明明咬得这么用力。”

    他说着还用手去拨弄上头的小肉粒,将那粉色的珠核玩得充血肿胀,然后继续恬不知耻地道:“央央,你下面这张嘴可比你上面的诚实多了。”

    白真央羞得几乎要炸裂,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迎合着男人的侵占,她噙着泪想往后退,被男人一把又拖了过去,小腹被顶得不断抽搐,高潮如过电般屡屡将她击溃。

    就在她又一次尖叫着泄了身时,陆景修放下她的腿,将白真央上半身抱起来,他跪坐在床上,把她整个人搂在怀里,然后继续不知疲倦地抽插她的蜜穴。这样深入的姿势很快就再次把白真央送上了顶峰,她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双腿软绵绵地环在他的腰上,小屁股被陆景修捧在掌心,配合着抽插的动作一上一下。粘稠的蜜液顺着交合处往下淌,不但糊湿了白真央的小屁股,也将男人的胯部弄得湿漉漉的,陆景修爱死了这种黏腻、湿滑的感觉,这些淫水都是他干出来的,他的女人正在他怀里哭泣求饶。

    他吻去她脸颊上的泪水,胯下的力道却又重了几分,灼热的呼吸熨得女人娇嫩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头里,埋首含住她的唇,只许她从他口中汲取氧气。

    这么干了一阵后陆景修又把白真央翻过去背对自己,他扒开两团白嫩嫩的臀肉,将粗长的性器再次塞了进去,最深处的宫口早就被顶得摇摇欲坠,此时他这么撞上几下,那道细缝就无奈地张了开来,滚烫的龟头立时冲进私密的地方,将那湿软的小口撑得大了好几圈。

    “呜呜…陆景修…要坏了呀……”

    白真央娇声呻吟,身体止不住地发颤,要不是男人提着她的腰,恐怕早就因腿软而趴到床上了,这家伙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反而比之前还持久?这都做了多久了?她不行了,真的快不行了,接二连三的高潮使她的身体疲软乏力,但体内还依旧源源不断地产生快感,她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意识也开始隐隐模糊起来。

    就在白真央快晕过去的那刻,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她吓得猛地缩紧,身后的男人立刻闷哼一声,大股炽热的精液灌进子宫,将白真央烫得又泄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