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四章

第四章

    商迟打量着眼前的带着假面具的女人,眸子一亮不由得啧啧几声,看着身材真是极好,也不知道丰满上的肚兜绣的好不好看。
    “在下商迟,想借姑娘项上人头一用。”
    “呵,那你便来取吧。”
    说着女人拔出横刀,眼带杀意。利刃极快地砍过来,商迟侧身躲开,伸手用剑鞘格挡住女人的攻势。
    横刀大开大合,使得都是干脆利落的杀招,见状商迟皱眉。这样的招式真的不像是秦府碎成肉渣一般刀法……
    心里在想事,动作慢了一拍,商迟披散着的长发被削去了一缕。看着那缕断发商迟像是被踩了尾巴,只见她眼眶微红,反手抽出长剑,那剑身不过一寸宽,拔出时带着清脆的嗡鸣。
    横刀劈下,长剑横起格挡,呲的一下溅出火花,在夜色中尤为刺眼。商迟带了杀心,长剑越舞越快,女人有些吃力的防守着。
    这少女看上去年纪不大没想到内力居然如此惊人!!
    女人一双黛眉紧皱,秦府之事动静还是太大了,没想到才不过半月就已经有能人寻了过来。
    看不出武功路数不说,那长剑也很奇怪,明明如此纤细居然承受巨力而不弯曲,时而还随着挥舞发出绯色的淡光。
    两人就这么过了十几招,招式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眼花缭乱。
    忽地,夜空划过一声鹰唳,女人抬头看见一只白色雪鹰在空中飞驰而过,心里暗道不妙,那个人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也是奔着她来的?
    面具下的眸子忽明忽暗,看来要想法子脱身才是,不然……
    “我打不过你。”女人向后退了数十步。挽起横刀。
    “既然你想要我性命便自己来拿吧。”说着把横刀收入刀鞘,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商迟冷笑道:“怎么女魔头也开始耍起花样了。难道我还不敢杀你不成?”
    长剑一甩,正想给女人的脖子扎个对穿。却见女人伸手拿下了脸上的厉鬼面具,月光下的那张脸妖娆夺目,肤如凝脂,一双凤眸欲露还羞说不清的勾人……
    动作一泄劲失去了准头,女人侧身,长剑擦着她纤长的脖颈划过,带出一道血痕。
    还没等商迟回神,一个黑珠子在她面前爆炸开来,一股白色气体猛地扩散开,味道刺鼻熏得她瞬间落泪,不停干呕。
    商迟咬牙切齿,果然越美的女人越是诡计多端。她伸手向前想去抓捏碎妖媚女人的脖子却感到内力一泄。
    该死的,这烟雾有问题。
    胸口一痛,纤细的手掌附在她的胸口,商迟被打的后退几步,脸色越发难看。
    女人妖娆一笑,薄唇轻启调侃道:“没想到美人计对美人也有用,虽然来不及取你性命。这一掌也够你好好享受一段时间了。”
    话落,那妖媚女人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树林中。
    “该死!”商迟捂着胸口,向前一步刚要提气,就觉得四肢酸麻不已,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这掌力竟然封住了她的筋脉。
    商迟感觉眼前越发模糊不清,失去意识之前朦胧中有一个人影向她走了过来,一双黑云覆底靴停在她身前……
    当商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马背上,面朝下视线之内是快速移动的地面还有那只踩在马蹬上的黑云覆底靴。
    她动了动身子,双手被人捆在身后,身体正已极其不雅的姿势横在一双腿上。
    商迟羞愤地想要直起身体,一只手却从后面按住了她的腰把她按了回去。磁性的女性声音在她上方响起。
    “莫要乱动。”
    “放我下去。”商迟倒挂着脸色涨的通红,也不知道她保持这姿势趴了多久,胸口硌的生疼。她想挣脱手上的绳索,却使不出一点劲。
    回应她的是女人落在她屁股上的巴掌,啪的一声让商迟黑透了脸。
    “你若是在乱动,我就把你绑在马后面。”
    “……”
    若不是被鬼面罗刹阴的使不出内力,她必要一剑削去她的爪子。
    商迟用力扭头打量着骑马的女人,一身黑色官袍勾着银线绣着咆哮的虎头,腰间悬挂着两把剑,一把赫然是自己的‘临霜’,女人有着麦色肌肤,五官英气俊美神色淡然,长发半束半散戴着羊脂玉扣。
    官府的人?
    商迟按下心里的疑惑,官府的何时开始插手江湖的事了?
    没等她在做思考,马儿已经长嘶一声停了下来,那人长腿一跨下了马。一手牵着马,向前面一处驿站走去。
    女人后背绣着的捕字深深刺痛了商迟的眼睛,呵,原来还是个女捕快。
    “来者何人!”驿站门前的官兵拦住了女人,看清了女人的穿着官服才好气的问道:“可否出示身份令牌。”
    女人没吱声,伸手到怀中拿出一块虎形铜符上面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杜字,下面还有一排小字先斩后奏!
    官兵看了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弯身施礼道:“下官不知杜大人亲临,还望恕罪。”
    “无妨,给我找一间房落脚,在准备两人的饭食送过来。”
    杜慕飞把马背上的人扛在肩上,把缰绳递给一旁的官兵,跟随引路的人进了一间客房,她把商迟扔在床上,无视那刺人的目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为何抓我?”商迟皱眉。她倒是听说过朝廷有三名皇帝钦点的神捕,只听一人派遣,手握生杀大权,平时只待在京城,有命令才会离京,没想到居然在这偏远的抚城碰到了一个。
    杜慕飞看着商迟一副疑惑的样子,指尖有节奏的轻扣桌面,在她赶到之前这少女和鬼面罗刹待了那么久……
    “你与鬼面罗刹是何关系?”
    “她是我接的生意。”
    杜慕飞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吗?”
    商迟气的脸红,也不知道那鬼面罗刹使得什么功法,现在她的筋脉被堵塞使不出太多内力,看上去就像个毫无修行的普通人!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