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外面月如弯钩,月光冰冷惨白与火光掺杂在一起照亮了尸身血海的断忧谷,君不归持剑不紧不慢的走在最前面,君苓渡低垂着头紧紧跟着他的步伐。
    还有一次……君苓渡的眸色深沉如水,也不知道想起了甚么,就连身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都没有发觉到,差点一头撞在他的后腰上。
    “君不归,交出你手中的断忧剑我们便放过君家上下的其余人。”君不归面前有四十余名武林高手拦住了去路,其中带头的人也是面带黑纱遮的严严实实,声音沙哑低沉一听便是故意做了手脚,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何身份。
    “何时就连一群没脸见人的宵小之辈都敢来犯我断忧谷了?”身材纤瘦的男人面容阴柔冷峻,他长眉上挑杀气聚起,那冰凉刺骨的强大内息以他为中心扩散到四周,那人群中有修炼不成气候的弟子直接便被这内息震的向后退了几步才停下。
    为首的几人面对戾气逼人的君不归皆是运起功法内息外放浮现在体外,与君不归的内息对抗压足了气势。
    “哦。我道是甚么人敢来我断忧谷闹事,原来是新任的武林盟主啊,失敬失敬,君某人居然才认出来你。”君不归冷笑着持剑抱拳向着对面领头的男人嘲讽道,虽然说这人的内息隐藏的很好,可是千剑峰的无尘心决功法的特殊性,只要他稍一试探就能感受到无尘心决纯阳的内息。
    万奕博听到君不归认出自己干脆也不收敛手脚了,此次联合五门六派攻上断忧谷只有进路没有退路,哪怕日后落人口舌,但只要得到那长生功法那谁还在乎这些!
    “这可是你的爱女?听闻她才刚过十二岁生辰,君不归你可为了一把武器舍得她与你同死?”说着万奕博看向君不归身后的黑袍小姑娘。
    君不归感受到他的视线也侧头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君苓渡,他嘴角上扬语气轻松仿佛她对自己来说没甚用处般:“这样的废物若是死了也便死了。”
    君苓渡听着男人的声音握紧了手。脑袋垂的更低,君不归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眼中划过了一丝温柔后又马上恢复了冰冷。
    “既然如此,那便让我等领教阁下的第一剑吧!”万奕博见无法动摇君不归便对身后的人使了个手势,身后有五门六派的各大掌门人站了出来,各自握着手中的兵器呈扇形将这二人围了起来。
    “请。”君不归垂下眼帘,手中断忧抬起,茭白的剑身在月光泛着低沉冷光,君苓渡抬起头看着男人傲睨万物的抬步上前与那群人战在一起,那凌厉的剑气所到之处无人敢上前与之抗衡。
    其他人的嘴脸丑陋无比,充满了贪婪与野心紧盯着男人手中的长剑,得断忧者得长生,君苓渡原本以为这种哄小孩子的说法是没人信的,谁知却有一群痴狂的人信以为真为之着迷。
    君不归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就算是集齐了五门六派的掌门,在加他这个武林盟主居然都才与这人平分秋色!万奕博脸色阴沉,眼睛却越来越亮。
    “老冯,你去击杀那女娃子,虎毒不食子,我就不信君不归他真的就一点都不在乎!”他对着身边一个使着金刀的壮汉暗暗传音道,并且腾出手给他挤出了空位,好让他去偷偷袭杀。
    金刀壮汉蒙着脸,只有一对凶狠硕大的双眸能够让人看清,他举着刀快速地奔着君苓渡而去,没有一点迟疑地照着她的头劈了下去。
    头上金刀带着疾风而来,君苓渡仰头看着那大刀,心中感到一丝恐惧,可是常年都处于战斗的身体先做出了反应向后躲避。但她一个孩童到底还是没有办法从这恐怖高手的全力一击下逃走,眼见君苓渡就要被这大刀劈成两半儿,谁知让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铛”的一声,那断忧剑凭空而出挡住了落下金刀,君苓渡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废物就是废物,滚远些。”君不归冷冷盯着她,抬手击退金刀壮汉,君苓渡趁着现在壮汉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后退了数十步,后面却又有人缠打上来,那使着拂尘的女人招式又软又粘当真是烦人的很。
    君不归回身凌厉一剑,女人反应还算快,但是那拂尘的尾尖还是被齐齐削去了一半,白毛在空中散落让女人更加恼火。
    “杀那女娃。”万奕博看着君不归刚刚的举动,更加确定了男人其实相当看重这个女儿,他连忙开口使其余人都奔向了君不归身后的小姑娘。
    这是一个突破口,只要君不归有了牵挂,那他今日必死无疑!!杀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十二余名高手对着君苓渡杀来,她只能握紧了手中长剑,神色冷淡的站在原地等死,因为她心里清楚那个男人不会来救自己的,君苓渡闭上了眼睛等待解脱。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感受到,反而身体被人拉进了一个冷淡的胸怀。这是…君苓渡睁开眼睛,吃惊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这是自己名义上的冷血爹爹头一次抱她。从自己牙牙学语到现在冷漠持剑,这是男人第一次对她显露出温柔。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君苓渡冷笑着摸着怀中已经空了得小酒瓶,眼帘垂盖下的双眸满是冰冷。
    君不归的武功再高也有些撑不住这些武林高手车轮战一个一个过来消耗他的内息,更何况他怀中还护着一个人,他且战且退,一路拖着向后山越来越近,君不归的身上渐渐出现了伤口,那素白的长袍上开起了朵朵红梅。
    君苓渡窝在他怀里感受着男人渐渐流失着的生机嘴角微微上扬。他告诉过自己,有叁次机会可以杀他,这最后一次他躲不掉了。
    “还不束手就擒吗?交出断忧,我等放你女儿一条生路。”万奕博看着离山涧越来越近的君不归二人突然有些慌乱,怕这人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
    君不归手握断忧眼神坚定而淡漠,他不屑地摇头刚要开口否决,却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他低下头看着正抬头望向她的君苓渡,小姑娘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眼神森冷而无情。
    “这是最后一次。我得手了!”
    “咳…咳。”胸口处的匕首在她手中转动,又狠狠进了几分。君不归狠狠握着君苓渡的手腕脸色惨白身子向后一步堪堪站住在山涧边上。
    “不要让他们跳下去!”看到这二人靠近山涧边,万奕博心里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他连忙出口身子跃起扑了上去,越只能看着君不归拽着他自己的女儿悬崖上落了下去。
    “不!!”山涧上人们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穿透山涧,可是却再也看不见那二人,同他们一起落下去的还有君不归手中的断忧!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