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是。”商迟眉眼弯弯看着白孀余韵未消的面孔,单手抱着筝用另一只手勾起她脸侧的面纱给她戴上柔声道“快走罢。”
    商迟推开门白孀微红着脸跟了上去,两人穿过楼台侧面的轻纱,可以听见外面嘈杂的谈话声,不得不说那小丫头还是有几分伎俩,台下的客人们并未有太多不满,商迟见状刚要上台去吧筝放下,谁知身后白孀却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怎地了?白姐姐。”商迟回头看着白孀皱起来的眉毛和眼里不安的神色有些不解地问道。白孀羞赧地交叉着双腿,她刚刚穿的太急居然忘了被少女丢在一旁的亵裤,她这长裙下此时空荡荡的,大腿内侧还流着粘稠的花汁。
    “我……,把筝交我便可。”最终白孀还是难以启齿地转变了话语,接过商迟怀中的筝别扭地走上台,她脸色平静的将筝放下,盘腿而坐,双手抚上筝弦。
    筝声响起,商迟飞身落坐在一处隐匿栏杆上静静欣赏着美人的弹奏,台下的客人们也随着筝声怀拥美人饮酒作乐,商迟鼻尖微动,闻着满楼的酒香舌尖不仅有些蠢蠢欲动地划过唇瓣。
    她灵活地翻身落下,趁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与怀中美人调笑打趣时,身法极快的拿过他桌上的酒壶,再次翻身到二楼,这番动作行如流水,几乎无人注意到,少女抱着怀中酒壶满意地靠在栏杆上,听着筝声慵懒地眯着眼眸,时不时喝上一口美酒惬意地咂舌。
    白孀垂眸长指拨弄着筝弦,她看着筝面上还留有些湿湿的印子,忍不住脸面一红又想起了被商迟抱在怀中玩弄的模样,这一走神就按高了调子,普通人听起来没什么,懂乐的人自是知晓这音调偏了些许。
    “这天朝的乐器也不过尔尔,可这弹筝的美人虽然戴了面纱但我敢说这是难得一见的绝色。”角落里一个身穿红衣,头发半束的俊俏少年看着台上弹筝的美人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充满惊艳,他用胳膊怼了一下身侧的年轻男子小声说道“就算是比起那些后妃们也是绰绰有余!”虽然说少年的声音故意压的很低,但是耳朵灵敏的商迟还是不由得听后侧过身子向楼下的二人看去。
    “你说是吧,大哥”
    “不错。”
    那身着白衫的男人五官颇为深邃,眉宇之间气宇轩昂,他单手执杯,神色平淡的注视台上的白孀眼中没有一丝波澜,那红衣少年见他如此扫兴的样子不由得闭上了嘴巴,双手托着下巴嘴唇撅的老高。
    商迟看着楼下言行举止皆非常人能比的二人饮了一口壶中美酒,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叩击着栏杆,那双桃花眸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楼下的兄弟二人。
    她有种直觉这二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那白衫男人仿佛感受到了背后的视线,忽地抬起头向二楼看去,可那栏杆上却并无人影,他放下手中酒杯淡漠的收回视线,没想到他们才刚入天朝不久便碰见了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
    商迟侧立在红柱后垂眸看着手中酒壶,嘴角冰冷。本来她还想明日帮灵儿挑选了武师再走,看来不得不提前去找江跖了,此时的江湖势力鱼龙混杂,又有群雄峰会即将在千剑峰举行挑选下任武林盟主,此时魔教的人若是得不到她手中的剑定会狗急跳墙将断忧重现的事昭告天下!
    而这两个人身份可疑的人,还需先告知下白姐姐小心才是……
    白孀在台上不安的坐着,生怕腿心的水迹打湿了后裙,这几曲弹奏下来不由得有些双腿发麻,待曲子终于落下了最后一个音调她才终于松了口气从台上站起抱着筝走下,可谁知还未走出十几步便被一个少年拦住了去路。
    “这位美人姐姐可否摘下面纱给我瞧一瞧?”红衣少年举着双臂拦下白衣佳人后,没等她同意便忍不住伸手去扯白孀面上的薄纱,白孀被少年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身子向后退了一步,正在那手就要碰见面纱一角时却被人握住了手臂。
    “她是我的人。”商迟挑眉冰冷开口,握着少年的手掌用力收紧,让那少年疼的撅起了嘴巴。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还不快放开我!”红衣少年扯了扯自己的手臂,可这身穿玄色衣袍的少女的手掌却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出。
    “这位公子是你出手想扯我面纱在先,可怪不得她!”白孀抱筝听着红衣少年的话忍不住皱眉冷冷开口。那红衣少年红了下脸还是倔强道“我只是想看一眼罢了,她在抓着我的胳膊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少年的胳膊开始带上内息,正当他想使力挣脱开商迟的手时,自己的肩膀上却被身后男人扣住,瞬间便把少年聚集的内力散去。
    “对不住了二位姑娘,家弟年少冲动了些,还请二位姑娘能宽谅一下。”白衫男人眸光低沉,他虽然是在说请求的话,可那语气却更像是在命令。男人淡淡看了一眼白孀却侧头更着重打量了一下商迟,眼里的新奇不加掩盖。
    “可是……”少年仰头看着男人面色委屈,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大哥对别人低过头,自是心里愤慨的很。可男人握着他肩膀的手猛地收紧,警示之意明显少年只能又把后面的话吞了进去。
    “罢了,松手吧。”白孀抬手握住商迟的胳膊,她看着其他客人隐约看向这里不由得对少女摇了摇头。
    商迟没说什么松开手利落转身,在两个人的注视下接过白孀手中的筝,带着她向楼上走去。待二人的背影消失不见,那少年挣脱开男人的手掌脸上微怒地问道“大哥!为什么不让我出手教训一下那个讨厌的女子?”
    男人平静地转过身向楼外走去,冷冽眸中带着一丝复杂,启唇淡淡道“初来此地,莫要引人注意,这里不比家里可以让你随处撒野,若是在如此给我惹是生非你便早日回去吧。”
    “哼!”红衣少年听罢甩袖,虽然不忿却还是慢步跟着男人走出了迎春楼。
    走上阁楼的商迟放下筝,走到窗口看着楼下已经走远的二人不由得眯起眼睛,白孀注意到商迟的目光,也跟着站在她的身侧看向了远处可那外面已是无人踪影。
    “姐姐,日后若是在见到这二人定要留意,那个男人绝非善类……!”因为她从这男人的眼神里看到了狼一般的神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