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九十六章(高H)

第九十六章(高H)

    果然是个小色鬼,稚容瞧见商迟低着头手忙脚乱的抹着鼻血眼中沉下一抹玩味,不若她在试试这个?
    “商迟,你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快让奴家看看。”稚容连忙装作惊讶的模样几步上前拉下商迟抹在鼻尖上的手勾着她的后脑拉向自己,稚容急切的俯下了身子,那对硕大的雪白近在眼前商迟,只要少女微微低头就能把鼻尖埋进那深深的沟壑中。
    “别动,快让奴家瞧一瞧。”
    “我没事,你别……”
    商迟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的鼻子更加痒了起来,没等她反应过来又是一股鼻血喷涌而出,有些血珠直接溅在了那对丰满上。
    “怎么突然就开始流鼻血了?等奴家给你擦一擦。”稚容一脸内疚的看着商迟,她抬起手擦了擦少女脸上的血迹,商迟微眯着桃花眼有些深沉的看着稚容,抬手抓住了在自己脸上轻蹭的那只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你是故意的?”
    “商迟你再说甚么?奴家没有做什么呀。”稚容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商迟轻咬着牙齿脸上有些微怒,可看着眼前的人又无从泄愤,只得松开了她的手站直了身体。
    商迟的头发原本还在滴水,经过这么一阵燥火焚过已是变得干爽顺滑,她有些气结扯开了胸前衣襟走向屏风后的浴桶,她的衣袍还都挂在那里。
    稚容瞧见了商迟刚刚那副发怒小兽的模样心里偷笑,她居然有些好奇自己在使些手段商迟会被撩拨成什么模样,是否还跟刚刚一般有趣。
    想罢稚容脚步轻快的跟了上去,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笑容自然又俏皮,要是教中的弟子们瞧见了肆瞳会有这般生动可爱的表情恐怕能把眼珠子瞪出来,要知道这个姑奶奶的凶残程度可不比魔教教主要低。
    商迟站在浴桶前脱下身上的外衫,她的内衫和肚兜还搭在架子上,刚刚出门太急她也来不及穿上这些,她的后背洁白如玉,在烛火下泛着奶白色的光晕。商迟感觉到身后有人走了过来,她并没有回头而是自顾自的拿起一侧的衣物穿了起来。
    稚容瞧着少女修长如玉的身体有些面红脸热,不知为何她想更近一步触摸在眼前那片肌肤上。
    她是这么想的,脚步也随之动了起来,可她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有几颗皂角,这一脚踩上去身子瞬间便失了平衡,稚容惊呼一声向前扑倒而去,双手慌乱之中抓住了什么东西,只听一声清脆的布料撕裂声后她摔在地板上疼的有些发蒙。
    稚容呆愣楞的看着双手中抓着的几片布料暗道不妙,少女纤细的脚裸近在眼前,只要她一抬头就能顺着那双长腿看见商迟那挺翘的小屁股。
    在往上瞧就是少女侧头看向自己的低沉目光,那双桃花眼微红且充满了侵略的神色,稚容有些心虚的缩了缩双手,试图掩饰掉自己刚刚扯碎了商迟的衣物,却见少女转过来蹲下身子面容冷漠的抓握住她的一只手腕,紧抿着薄唇。
    “奴家,奴家不是故意的。”稚容有些心虚的垂下头不敢抬头再去看少女胸前裸露的景色,说着说着还吸了吸鼻子眼角挂着些晶莹泪水。
    商迟没有说话而是眸色认真的用另一只手抹去了女人眼角旁的晶莹,那种忽然压抑起来的氛围笼罩在稚容四周,她有些猜不到少女接下来要做什么,可不知怎么心里却隐隐有种莫名的期待。
    “无论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现在都会吃了你。”商迟眯着眼眸捏起眼前柔美佳人的下巴,拇指轻轻按压过那饱满的红唇,忍不住喉部滑动了一下。
    吃??稚容听罢错愕的嘴唇微张,还没等她在做多想就见商迟的面容越来越近直到柔软的舌尖滑进了她口中稚容才反应过来少女的吃是何含义。
    “唔,商,唔嗯~,商迟。”稚容被少女拉起拥在怀里用力的亲吻着,她能感受到商迟温柔的舔咬着她的唇舌,有水丝从她们交缠的缝隙落下。
    稚容从未被任何人这样对待过,她的脑中已无法思考,只能被动的发出急促的喘息声,双手渐渐松开了那几片零碎的布料主动攀上了少女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待到二人唇瓣分开,稚容已是被亲的面颊粉红双眼迷茫,这种滋味让自己的身体很是愉悦她并不讨厌甚至还想索取的更多一点。
    “奴家可是要以身相许?”稚容抬手指尖轻轻扫过少女精致的锁骨,妖娆的眉眼上挑起一个勾人的弧度,商迟看了心里跟猫抓一般痒痒的,都这样了女人还敢挑衅与她。
    “这是自然。”说着商迟抬手抚摸在稚容的胸前在残留着红色血迹的地方用力剐蹭掉那片结痂,声音沙哑道“稚容这处还有些印子,不若我帮你洗干净吧。”
    稚容瞧着少女动作轻柔将她抱进浴桶中,罗裙沾了水更加粘稠的贴在光洁的皮肤上,玲珑的曲线也越来越清晰,商迟抬手扯落那碍事的衣带一把将人带进自己怀中,捧起一手温水浇在那处沾着自己鼻血的饱满前。
    “你瞧,要仔细洗洗才会掉的干净。”说着商迟勾起嘴角垂下的眼中满是灼热,捏着丰满的手指用力收拢,那雪白的胸肉就挤出了指缝,粉红的乳尖被指腹轻轻剐蹭也慢慢变得挺立起来。
    明明少女年纪不大怎么这些手段花样如此熟练,稚容被她揉捏的低低喘息,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仰进商迟怀中,却还忍不住柔声反驳道“唔嗯~~,那你可要仔细些,奴家的身子若是洗不干净可是要恼你的。”
    “稚容想洗哪里?”商迟贴在女人耳边轻轻问道,手掌却不停地向下滑去在那火红的朱雀上来回抚摸,女人细腻柔嫩的腰肢简直让她爱不释手。
    稚容轻喘着仰起头,看着少女使坏的笑容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一声小色鬼,没想到守了二十多年的身子阴差阳错还是要被别人玩弄,稚容抬手摸了摸商迟光滑的脖颈眼神微暗,手下的脉搏起伏之下很是温暖,也很是脆弱,只要她用力将指甲插进去,此时毫无防备的商迟就会血溅当场,而她也可以完成任务回到教中。
    指尖留恋在那处轻轻摩挲,稚容嘴角漾出一抹魅人笑容,不过她还是很想知道少女的身份,反正她给自己的感觉也不算讨厌,甚至于还是美妙的,为什么自己不能好好享受一番情欲呢?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