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九十八章(高H)

第九十八章(高H)

    稚容眯着眼睛瞧向知髓知味的商迟嘴角轻佻,虽然说少女个子比她要高很多,可这举止还真是像个孩子呢,这样的人又是怎么和断忧剑扯上关系的?商迟没有注意到女人的表情,她顺着女人的腹线向一把抓握住了那对跳动着的丰满,有节奏的揉捏了起来。
    “嗯啊~~~。”乳尖被重重捏了一下,仿佛在警告稚容她在走神。
    “怎么小色鬼,还吃不饱吗?奴家腰肢可是酸的紧。”稚容抬手抚摸在少女轻柔地将她垂下的散发勾到耳后,商迟看着眼前的柔弱美人不语却侧头张开嘴轻轻含住了那根白皙的手指。
    粉嫩的舌尖扫过指腹痒痒的,稚容抽出手指那上面挂出了长长的水丝。
    “稚容这么可口,我自是吃不饱的。”商迟低沉开口,她上前一步细细舔咬在佳人雪白的肩头上,在上面留下几个清晰的牙印。女人的味道就像是种甘甜的花瓣,越是反复品尝越是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你这小色鬼手法如此娴熟,想必宠爱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吧。”稚容眼角含着懒散春意看着少女在她身侧一路向下吻去,可那眼底却隐隐带着一丝冷光。商迟动作一顿有些心虚地舔舔嘴角轻轻点头。
    稚容见状握住商迟的手手臂,假装羞恼的样子凑上前,粉白的鼻尖几乎贴在少女脸上,声音微冷地问道“那奴家又算你的第几名女人呢?”
    商迟张了张嘴又闭上,她不知道要不要如实招来,稚容见状眸底隐藏下一抹异样,看来这小色鬼招惹过的女人还挺多呢,不过少女的手段确实让人欢愉的要命,初尝房事的她简直被商迟玩弄的快要失了神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跟少女行房的时候,自己本被封好的大穴,隐隐有些松动,难道跟商迟欢好还可以增长功力?
    “奴家可曾在你心中有些位置?”白嫩的指尖触摸在少女的心口,商迟看着女人逼近的妖娆面孔忍不住滑动喉部,点了点头。
    “自是有的。”若是没有她绝对不会对女人产生欲望。
    “既然如此,那奴家接下来做什么你都不许反抗”女人声音柔柔的带着蛊惑意味,商迟迟钝了片刻点点头。
    但是她在稚容贴上来后就反了悔……
    女人骑坐在商迟的双腿上双手扣着她白嫩的肩膀,用湿漉漉的腿心缓慢的磨蹭在商迟的小腹上留下一滩黏腻,稚容仰着头轻声喘息媚眼如丝地瞧着身下的人,明明美味近在咫尺,可商迟却只能苦巴巴的瞧着女人用自己的身体自读。
    “嗯啊~~,哈~~。商迟,嗯~~。”
    “稚容……”商迟看着女人放浪形骸的扭动腰肢的样子声音低沉,那一双桃花眼红彤彤的已经是快要忍到了极限。这想吃吃不到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至极。
    “哈~~,奴家~~的下面已经湿透了呢,商迟~~。”
    粉嫩花穴上的小豆粒反复摩擦着商迟的肌肤,美人低斜着眼眸红唇扬起,那淫荡的神态和妖娆的动作勾的商迟的眼中只剩了那张娇柔面孔。
    “稚容。”商迟轻声叹息一声伸手扣住美人纤细的腰肢,抬头吻住了那涂着水光的红唇。
    “唔,哈~~。”细碎的喘息声在二人口中渐渐变小,商迟微眯着眼眸手指顺着她的腰线在朱雀上抚摸着,满足地扬起眼角。
    “哈~,进来吧,小色鬼。”稚容与商迟分开唇瓣拉出透明水丝,腰肢抬起那花穴还向下滴落着花汁,最里面的花心一张一合仿佛已经急不可耐。
    “稚容,你好香。”
    商迟埋头在稚容饱满的胸前重重吸了一口,舌尖舔咬着那处柔软的乳肉。右手则顺着女人的大腿向下摸了上去,直到触碰到那泥泞的穴口,轻插了进去,才刚一进去就被稚容紧紧的吸附住了。
    “嗯啊~~~。”稚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声,穴道被少女的手指填满,这次商迟插进来了两根手指,被撑涨起来的感觉比之前更加的让人迷恋,一双修长玉腿勾起盘在商迟的腰肢上,她上下晃动腰肢迎合着少女上下进出的手指,每次重重坐下都会被指尖触摸到顶点的软肉,抽插的她娇声喘喘。
    淫靡的拍水声在房中回荡着,商迟不知疲倦的摆动着手指桃花眼中满是痴迷,捣的柔嫩花穴飞溅出了更多汁水,在少女的腰腹上积累出了一滩。
    “哈~~,商迟~~,奴家好快活~~,在用力些~~,嗯啊~~。”稚容满脸情欲的仰起头那雪白脖颈近在让商迟面前,她忍不住吸咬在那修长脖颈上,同时加快了手上的力道。
    小小的花穴艰难吞咽着少女修长手指时不时有水被挤出穴口打湿了她的手腕,柔嫩花瓣也被抽插蹂躏的越发红润娇艳起来,稚容玉足紧绷高高抬起,她的表情越来越妖娆娇媚,声音也越来越急促勾人,双手紧紧抱住了商迟的脑袋,长指插进了她乌黑长发中。
    “啊~~~,商迟~~。”
    稚容有来不及咽下的涎水顺着嘴角滴落,她高声迭起终于在少女身上失去了力气疲倦地趴下。
    商迟摸了摸女人的发顶眼中满是柔情,稚容伸手握住了她依旧紧贴在自己身下的手腕,眼眸中依旧风情万种地娇声道“可是吃饱了?小色鬼。”
    “还的差的远呢。”还插在花穴中的手指轻轻扣动,引的稚容嘤咛一声蜷缩了身子,就在商迟还想抱起身上女人在继续做下去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窗外火把陆陆续续地照亮了窗棂,院中清晰地传来人们惊慌的声音。
    “杀人了,杀人了!!”
    “好多死人啊!”
    商迟眸色冷了下来,她动作轻柔地抽出手指扯过一侧的锦被盖在稚容赤裸的身子上,少女翻身落地刚想穿衣服时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衣衫被稚容给撕坏了,稚容瞧着少女看着地上碎布片犹豫不决的模样自然知晓她在想着什么。
    “穿奴家的衣裙吧。”稚容双手扶着被子的边缘柔柔开口,商迟听罢面色难看地犹豫了,她还真没穿过几次罗裙……
    院落中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商迟无奈只能捡起地上女人轻薄的罗裙穿在身上,不得不说少女穿上了自己的衣裙后更加的美艳起来,除了裙子的长度对于商迟来说短了一些,不过这更方便了她的动作。
    商迟拿起浴桶旁的临霜,临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穿上的女人叮嘱道“莫要出门,等我回来。”
    床榻之上的美人眨了眨眼睛颔首轻笑柔声道:“好,奴家等你。”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