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万衿泽向着主位上的万奕博点了点头抬手对他暗示了一下,万奕博看罢眼神微暗抬手举杯说了几句客套话后退出席位,两人走至房中后又仔细的关上了门。
    “爹,今日我在江上养蛊的时候发现了个奇怪的女人,她居然会驭音之术。还救了一只客船。”万衿泽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回想起今日在江上踏竹而来的女人只用一只曲子便让蛊人们散退非常诧异,以音驭力这门功法已经在江湖上失传许久了。
    “我不是说过群雄峰会在即,不能再去放蛊吗?”万奕博听后脸色不悦,他们虽然与陵王有约,可也不是分不清轻重的,若是在这个关头被人发现是千剑锋定是难以解释。
    “是孩儿莽撞了。”
    “陵王派人来到峰上了,恐怕也是为了商家的事。”万奕博眼神冷厉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嘱咐道“现在你只有两件事要做好,一件是夺得峰会冠首,另一件便是给为父稳住那夏家的大小姐!”
    “什么…芊瑾来千剑锋了?”万衿泽惊讶的抬起头,脸上带着一抹吃惊。
    万奕博冷笑了一声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胡须,夏金笙未免对自己的势力过于自信了,就这么放心自己的独女来千剑峰。
    “不错,后天便是峰会举行之时,到时候便会封山,她是想走都难,泽儿你要把握住这次机,你若成了珍宝阁的女婿,那以后我们父子二人的霸业何图不成?”
    “孩儿知晓了,爹。”万衿泽听罢双手成礼一躬,眼中带着势在必得的神色。
    翌日一早商迟刚睁开眼睛便瞧见稚容已经收拾好了房间,还拿出了一套崭新的月白长衫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持着针线给她改着衣袖。
    商迟见了心里隐隐有些动容,稚容手指上的那些薄茧恐怕都是常年做家务事劳累出来的罢,这么一想倒是自己多虑了。
    “醒了?来试试这件衣衫,奴家托江跖去买的可能有些大了,奴家就上手改了改,你且穿上试试。”稚容见商迟坐起身后抱着衣衫走上前递给她,眉眼间柔意满满。
    “好。”商迟嘴角上扬接过衣衫穿了上去,不得不说女人修改的尺寸刚刚好,衬托的少女的脸蛋越发茭白,身姿柔韧有力。
    待到商迟洗漱打理好一切与稚容下楼江跖已经吃的撑了趴在桌子上,他懒洋洋的抬头斜了一眼二人眼中满是不屑。
    商迟就当没看见他的眼神,径直坐下开始用饭,稚容脸色微红地端起碗筷,小口小口的吃着,叁人用过饭过后就牵了马匹步行到千剑峰下,这里已经围了许多的散人,毕竟有门有派的早就被峰上弟子接引走了。
    千剑峰难入,百丈高的峰门就在上端,这里没有什么石阶也没有挂梯,身为散人想登进峰中就得有点能耐!人群中不伐有能人异士攀登峰门,只见一名身材瘦小的女子扬手掏出自己的双匕凿进石中,借着匕首攀登上去。还有人的双手锐如鹰勾,轻而易举便抓稳了山石灵活的像一只猴子向上攀爬。
    几人走进人群仰头看着山峰,商迟打量了一眼后对着江跖道“一会你先上去,我带稚容。”她知道江跖的身法好,自己上去绰绰有余,可他是个心粗的,若是带着一个不会武的人虽说不影响他的动作但商迟怕稚容会受伤。
    江跖听后自是知晓她的意思当即啧啧几声满眼的嫌弃,别说商迟不让他带,就是让了他也不想背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知道了,知道了,你的美人你来背,我可不稀罕!”说着江跖赌气般的向前一步脚尖用力一点,一股气浪从他脚下四散开来,人们纷纷被吸引了视线看向了这身穿青袍的俊秀男人,只见他拔地而起身轻如燕般朝着峰门略去,一眨眼的功夫男人就已经远超其他人站在了峰门处!
    “这是何人?从没听说过江湖中有这么一位身法超绝的新秀啊!”
    “这手轻功我也就曾在盗圣身上瞧见过!”一名剑客不仅仰头感叹道。可自打叁年前盗圣失踪后就再也没有了传闻,难不成这男子是盗圣的传人?
    “得了吧,就你还见过盗圣?”有人听后不屑,摆了摆手“我猜这人是人杰榜新登的那名羽翎公子!”
    人群中窃窃私语还在为刚刚看到的一幕惊叹。可还没等众人缓过神就又瞧见有一名身穿翠色长衫的女人站到峰下开始攀峰,这人眉峰冷冽目带寒光,气质仿若出尘冷玉,她的手中捏着一根通体晶莹的竹笛五指修长指节分明。只见她平静的将脚抬起踩在石面上,如履平地般向上走去!人群中再次传来了吸气的声音。
    “这,,这的是多么深厚的内力才能做到如此?”
    商迟微眯着桃花眼仰头看着那名女子越走越高直至峰门,这人正是那日她们在江中瞧见的吹笛人,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碰见了她。稚容的脸色也是有些微变,这次群雄峰会竟然能吸引这么多高手前来,殷堇漪若是想在峰会中动手必定会吃上些亏。看来自己要动作快些了,若是想早些知道少女的身份商家那边埋下的暗子可以动一动了。
    “上来罢,我背你上去。”商迟俯下身蹲好双手朝向身后,有人看见这一幕不禁摇头嘲讽道“有些人也不懂的量力而为,居然还敢带人上峰,只可惜这小娘子怕是会摔的粉身碎骨罢!”
    商迟自是懒得反驳什么,稚容也没有去理睬他们而是自顾自的趴上了少女有些偏瘦的脊背,搂紧了她的脖颈。
    “害怕吗?害怕就闭上眼睛。”少女清淡的嗓音在耳旁响起,稚容感受着身下温热的躯体坚定地摇了摇头柔声道“奴家不怕。”
    “好,你在搂紧些我们上去了。”商迟轻笑着站起身稳稳向前,脚步起落之间了无声息,有人发现了这一点后脸色一变,还没等他在做思虑就见那身穿月白长衫的少女背着那面容娇弱的女人跃向峰璧,只见少女足尖轻点在壁上借力向上一点,那坚硬的石壁上竟是被踢出来了一个小坑!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