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仗剑(gl武侠np) 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出了暗室的商迟并没有原路返回,她向着深处走了几步,四顾打量下发现这里的走廊中,有很多跟刚刚一样的机关门,上面都有着一块控制开关的不起眼石块。
    原本商迟是想直接走过去的,可却在走了一半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她这一停下来不要紧,顿时整个洞中安静了下来,静的甚至商迟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的额角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冷汗,桃花眼中满是谨慎与提防。
    从刚才开始就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她的后背!
    商迟放缓了呼吸,动作轻柔的回过身去,只见刚刚狭窄的通道中蹲满了密密麻麻的枯瘦孩童,他们个个面容诡异,肌肤乌紫的看不出一点人气。
    最让商迟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是那一对对看向自己的眼睛,偌大的眼中只有一片眼白,不见一丁点的瞳孔。
    这究竟是一群什么鬼东西啊?
    商迟眉头紧皱抬手摸向后腰旁插着的短剑,抬脚向后退了一步,谁知她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子,原本不大的声音,此时在这安静的通道中显得异常刺耳。
    顿时寒光一闪,商迟抽剑护在身前以防止这群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蛊童袭击自己。
    可奇怪的是过了许久,这群蛊童也没有一丝想要攻击她的样子,只是蹲在原地静静地隐匿在黑暗中。商迟盯着看了它们许久,在确定了这群蛊童对自己没有敌意后才将短剑插回后腰旁的剑鞘中。
    虽然不知道这群蛊童为什么不攻击自己,但这里并非什么善地,还是尽早离开才是。
    商迟想罢向着甬道深处走去,而那群蛊童并没有继续跟上,只在一个呼吸间又消失在了甬道中,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甬道的尽头只剩了一面墙,这张墙上面没有任何机关的模样,到是有些让人有些无措。商迟抬手轻轻摸着下巴,眼中晦明晦暗,心中暗道:难不成这条路到这儿就没了?可这不对劲啊,这面墙的前面明明有些细小的风声浮动。
    商迟疑惑地蹲下身在地上摸了摸。谁晓得这地上的地砖忽然整齐的裂了开来!商迟没有料到这一手,顿时整个人腾空落了进去。地牢很深,商迟在空中翻身调整好姿势后稳稳落在了地上。她这边刚一落地,身后就有一道犀利的冷风袭来,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手里握着块石头奔着她的后脑勺就砸了过来!
    商迟皱起眉毛,极快的侧头躲过这凌厉的一击,余光只瞧得女人白皙的脸庞上,一双透彻明亮的双眼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别动!”商迟反手扣住了女人的手腕,用力一扯她就因为力竭扑在了商迟的身上。
    “放开我。”女人脸上灰扑扑的挡住了原来的样貌,可却依旧等骨犹存,声音略微沙哑但依旧可以听出柔软的语调。商迟垂头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一张媚骨天成的脸蛋,不禁有些微微失神,可随后嘴角却忍不住高高翘起。
    这个穿着黑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自己接下任务,要去夺她肚兜的阮黛冰!
    商迟眯眼笑嘻嘻的凑近阮黛冰的脸颊,抬手擦掉了她脸上的灰土。
    “你叫我放手我就放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阮黛冰看着眼前有些熟悉面孔心中有些诧异,随后一双美眸不禁用力瞪大了些,有些不确定的震惊道:“是,是你?”
    “你还活着?!!”
    “是啊,像我这种人想死可是很难的。”商迟随口调侃了句,握住阮黛冰的手却也没闲着,指尖紧紧按压住她的脉搏,感受着里面那若有若无的内力一皱眉毛,对着阮黛冰疑惑道:“虽然你的内力被封住了,可只是这种程度的封印,恐怕你不到半柱香的就能破开,为何还要……”
    “是蛊。”阮黛冰咬牙,脸上满是怒意,要问她怎么会被关在这里,还要从南岭说起。
    叁年前阮黛冰带着从姐姐哪儿拿到的地图,在南岭四处寻找陵王的养蛊地。可能是由于她过于心急的缘故,再一次潜伏中不小心打草惊蛇暴露了自己,陵王的人也因此注意上了她。
    这期间她一边逃逸追杀自己的人,一边破坏陵王的蛊地,可谁知阎罗殿的殿主因着殷堇漪成了新任武林盟主,居然没有一丝犹豫的带着殿中所有的杀手拜入了魔教之中!
    期间也有杀手想与她联系,不过阮黛冰都悄悄的躲过了她们的眼线,没有分毫想要加入魔教的打算。她们姐妹二人进入阎罗殿,原本就只是为了借助对方暗中的势力方便两人通信交流,共享整个殿中的情报消息好及时洞察陵王的动作。
    虽说现在失去了一层身份虽然对她们的安全有所影响,但是为了不让她们的秘密被发现,阮黛冰还是毅然决然的留在了南岭,至今都没有给姐姐传过一个消息。
    被抓后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出这里,因为一旦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姐姐恐怕就危险了!!
    却没想到那群人为了防止她使用内力,竟然放了一只嗜息蛊在她身体里,只要她想调动内力破开体内筋脉中的封印,就会感觉到肉虫在啃咬自己丹田的极致痛苦!!
    “……”商迟锁着眉头感受着手中女人纤细的手腕,那上面很明显的有一条清晰的乌紫。也不知她被这种痛楚折磨了多久,商迟脸上一抹心疼闪过,阮黛冰瞧见了不禁脸颊绯红了起来。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眼前的人体温炙热,无时无刻不在提醒阮黛冰这一切都是真的。
    “等下,这里还有个人。”
    阮黛冰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腕向着角落处走去。那里正躺着个蓬头垢面的粉衣女子,她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几乎要没了血色,手臂上布满了许多细小的伤口,尤其是手腕上的整齐刀痕,看着更是让人极为触目惊心。
    商迟定睛一瞧,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商峰的妹妹商湘儿!
    “这孩子在这么被这群禽兽折磨下去,恐怕再过两天就要不行了。”阮黛冰叹了口气摸了摸商湘儿的额角,那里的温度烫的惊人。
    “……”商迟看着阮黛冰近乎恳求的眼神只好无奈的吸了口气,在这种诡异的地方要想带两个不能动武的人走,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在商迟犹豫不决时,商湘儿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不过那眼神中满是死寂与绝望,她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几乎快要没了声音的喃喃自语道:“没有用的……出不去的,没有蛊牌我们谁都不可能走出去的!”
    “我们,都…会……死的……!!”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