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妖娆(NPH) 17.疯狂(H)

17.疯狂(H)

    樱粉的软唇轻启,含住白皙柔嫩的大脚趾,粉舌滑过珍珠般细腻润泽的脚趾甲,在其上留下一片水渍。
    她腿弯处不停地揉蹭少年坚实的胸膛。窄瘦的腰肢,遒劲有力,律动如波。
    她扬起头,乌黑细软的长发如锦缎般铺散在床面。素白手指攥住衣角,将纤薄的睡裙褪去,露出两只摇晃的雪团子。
    脑海中闪过一个报复的想法。她松开手,在交迭的被子间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涂着豆沙色指甲油的手指点开了手机摄像机,对准两人水润的交合处。
    指尖在屏幕上轻点,拍下了淫靡的画面。纤长的手指放在屏幕上,放大了这张照片。屏幕中央,一根湿润粉嫩的粗根插着莹白细滑的小逼。肉根底部环绕着一圈乌黑柔顺的芳草,衬得肉根愈发娇粉。图片最下方是一大团粉色的囊袋,裹着两颗鹅蛋般大小的玉丸子。
    “姐姐……拍视频我也不介意的。”顾旭满目羞赧地说。
    “不必了。”季婉君将这张漂亮的高清原图发送给了陆以白。
    陆以白正坐在马桶盖上,手指交迭,陷入了沉思。手机忽然响了,目光扫过弹出的消息,瞳孔猛烈收缩。
    他认得母亲如米糕一般滑腻软嫩的小白逼。可偏偏,这个在父亲去世之后本该属于他的小逼,吞咽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根。
    “你背叛了我?”陆以白强忍着心中的悲愤,打下这几个字。
    “不,我在跟你小爸在办事。”季婉君心情舒畅地将消息发送了过去。
    “你在笑什么?”顾旭好奇地俯下身,将脸凑向手机屏幕。为何这个时候还这么不专心,是他肏得不卖力吗?
    季婉君手腕一抬,躲开了他的窥探。他撇嘴,将脸埋入胸前的两团雪绵,咬住一颗丹珠,在银牙之间细细捻动。
    陆以白的眸子红了。她怎么能这样?
    他拉开门,冲上了二楼。果不其然,她房间的门锁着,里面还能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低吟。
    “母亲,你开门!”他对着门又砸又踹。
    顾旭听到了门外的剧烈动静,眉头微皱,身子僵硬地趴在她身上。
    “快点结束吧。”季婉君有些心不在焉,抓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门外男人撕心裂肺的怒吼让她极为扫兴。整个房子随着陆以白砸门的举动在轻震。
    “开门!”他疯了一般地以身撞门。里面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也是他的爱人,他决不允许另外一个男人来染指她!
    “姐姐,你儿子好凶哦!”顾旭的手按住她细腰,疯狂地抽插。坚硬长根尽数没入,又全数抽出。
    “可我比他凶多了!”顾旭精瘦身子沉重地压上柔软的身躯,耻骨与耻骨相互撞击,肉刃抵上宫口。胯下粉团捶在娇肉上,发出阵阵清音。
    门,轰然倒塌。
    顾旭射了,坚硬的龟头卡在宫口,喷涌出稠密浓液。他闭着双眸,身子因为高潮而变得粉红,如一颗鲜嫩多汁的小水蜜桃。
    “母亲……”血丝布满了陆以白的双眸。
    一个看上去还带着少年单薄之感的男孩,从母亲的穴里抽出一根粗壮的肉根。小穴吐露出乳白的精水。
    季婉君起身,贴着顾旭的耳轻语:“等我一下。”
    她站起身,从床上拿起浴巾,披在自己肩头,向陆以白徐徐走来。
    男人深邃的目光盯着她。
    陆以白,你不能让她这么肆意妄为!他对着她伸出了手。
    近了,近了,离深渊也更近了一步。
    他一把拽住她,转身将她抵在门框上,单手捂住了她的唇。
    “唔……”她湿热的呼吸烫着手心。
    他一手拉下了自己的裤子,长根重重地弹在她腿心。
    季婉君终于明白,她那引以为傲的儿子已经疯了。
    他的肉根沾着新鲜的精液急切地插入了温暖的窄穴。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左乳(男S女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