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字典与圣经。[GL|姐妹] 新情人。

新情人。

    食同宿安排下去,柳姝的学历便成问题。
    未有童星无学历,而柳姝的学历止在初一。
    她该去上初二,长藤娱乐正在为她的学历操办,片刻不停地运转。
    托关系,去送礼,请酒喝,请茶饮。
    原先柳姝未去上学,于公司内练舞练唱。
    现下柳姝去上学,有了校服,宽宽松松地穿着。
    她同常道春一个学校。
    常道春在的学校于当地闻名,去到那里皆是尖子生,柳姝原先的成绩很好,但是去初二,她有太多不懂,于是成绩不好。
    上了一天课,课业罢,回去寝室。
    柳姝拿作业,连作业也不知如何做。
    常道春写过作业后,过去她身后,淡然地看。
    柳姝道:「道春。」
    常道春应:「嗯?」
    柳姝回身,拿起作业本盖过鼻梁,于其后讲:「我有不会,你能教我么?」
    常道春问:「都不会?」
    柳姝从作业本后露出眼:「不要讲这样难听。」
    常道春问:「我该讲甚么?」
    柳姝道:「讲长青,你真漂亮。」
    常道春俯下身,用手指住作业本,万分清净,似是涤尽污浊。
    她似乎要教课,胸轻轻地抵在柳姝背后,唇侧过,于柳姝耳边讲话。
    却讲:「长青,你真漂亮。」
    柳姝惊讶:「你真的讲我漂亮?」
    常道春道:「嗯,不昧良心。」
    柳姝开心,离开桌椅,过去床边。
    床边有件小包,里面装着她浪漫的行李。
    一件衣服,一件裤子,叁十根巧克力。
    柳姝将家里的巧克力都偷走了,用作是旅途中的干粮。
    她将头埋下去,秀美的蝴蝶骨鼓起,一耸一耸地动。
    片刻,她捡出来两根巧克力,一根给了常道春,一根留给自己。
    她有一句说话未曾讲。
    我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这是我的干粮,现下我肚饿,你是我的猎物,我要做戏了,这个分给你。
    ——
    工作日行程繁重,又是课业又是练习。
    周末行程很轻,单是训练。
    训练中途休息,柳姝流着汗,肩上挂着白毛巾,听旁人谈天。
    她们正谈,窃窃私议,已尽力不叫人听清。
    「我们算是叁代么?」
    「一代现在已经解散,各自单飞,二代是花开半季,叁代就是我们了……」
    「公司有讲过出道战甚么时候?」
    「像是不远了,最近要加把油。」
    「你认为谁最有望出道?」
    「道春是最有望出道的。」
    「花开半季的时候她就在,抢出道位未曾抢过,流落到我们叁代,粉丝数目比起花开半季很少,可是比起我们很多,有些不公平。」
    「你问过长青感受么?她现在最不占优,我们十个人,她是最后一个到,之前还没有底子。」
    柳姝拿起毛巾,眉毛已被汗湿。
    练习生们接着私议。
    「出道未成功,我们会如何?」
    「好些的像是道春,被打回练习生。不好的去个人出道,或是强制解约,我听我姑姑讲的……」
    柳姝将汗一滴滴地擦干,有滴汗流到下巴,她甩下去了。
    汗滴至地板。
    同时,常道春的汗亦滴去地板。
    她们似乎心有灵犀。
    常道春寂寥地立着,神情未见几多,仅是努力窥见许多,分明已中途休息,她仍旧练舞,倘若出错便甩自己一巴掌,现下素净的脸已被扇红。
    柳姝不知她缘何这般用功,但是搁下毛巾,同她一齐练,像是鹦鹉学人,失误了舞蹈动作,疑迟地甩自己一巴掌。
    常道春道:「我罚自己,不用去学。」
    柳姝道:「你流了许多汗。」
    地板已不知食过常道春几滴汗,腌的淡黑。
    柳姝拿住肩膀上的毛巾,有礼地定着身。
    常道春未动,柳姝便接近。
    待至零距离,毛巾正在分寸地试汗。
    脸,脖颈,接着向下……
    常道春扣住柳姝的手,柳姝的手静静地缩,她的目光晃着清澈。
    不似乎占便宜,似乎位烂漫的少年情郎。
    常道春道:「不用帮我。」
    柳姝道:「你流汗了。」
    倘若何处流汗都帮忙。
    下身流汗,帮么?
    常道春未曾开口,仅是背过身去持续地练,练至汗夹背便走去洗手间,掌着水池捞水打至脸上。
    世上有太多庸作,原因只是人们将它当成工作,片刻地应付。
    倘若是兴趣爱好,一定会有新光彩,仅需持续地付出。
    镜内,常道春抬首。
    水珠顺着眼窝滑下去,瘦的眼皮,赤红的目,淡色的唇,性感的唇珠。
    滴下去,纯净水似乎混着血泪。
    她似是头斗输的兽,不堪地支持着自己,脊梁却已然要折。
    柳姝听到常道春的消息不多,仅有叁条。
    第一条,她出生在加拿大,少年时去香港发展演艺。
    第二条,她家里管很严。
    第叁条,她曾争花开半季的出道位,未曾争过,原因是花开半季已有同她一个类型的艺人,各方位素质较之她好,于是她落选。
    常道春的人气很好,一半因性格,另一半因以往童星的经历,她曾出演过许多影视剧,露过不少面。
    ——
    忙忙碌碌地走过一个月。
    节目拍摄愈变愈紧凑,越来越多节目在拍,今日是纪录片,明日是星耀日少女练习生。
    柳姝在队内的人气却一直是不温不火,她不常讲话,在人群中显得娴静,在私下中显得洒脱。
    最近拍摄新一期节目,寝室内设有镜头。
    她像是第一次见着镜头,带着椅子坐过去。
    「你好,我是柳长青。」
    柳姝正在自娱自乐,对着镜头谈心。
    「最近有排练,累累的。我听到风声,说是出道战要开了,接下来会更累累的。」
    她倾吐情绪,像是位小情人在倾烦恼。
    「我的排名是最后吗?」
    朗明的月挂去天,寝室内说话声一直未停。
    门锁旋开时,说话声才含蓄地止了。
    凌晨十二点,常道春结束训练。
    「道春。」柳姝道。
    常道春寡淡地颔首,绕过去她的声音,搬了个椅子,同她一同坐在镜头前。
    镜头内,一位漂亮一位美丽。
    常道春问:「作业做过了?」
    柳姝道:「做过了。」
    常道春摆正镜头,道:「嗯,唱一首滚滚红尘。」
    柳姝道:「你把手递过来。」
    「为何?」常道春将手递过去。
    这一只修长的手,宛若天生用于弹琴。
    柳姝拿住她的手,分开一根手指握在掌心。
    「我是你的随身听,但是要插电。」
    掌心一握,耳机便插好。
    她们的姿势似乎手机连接上了耳机,现下柳姝的掌心找到电源,便开始辛勤地工作。
    她是用不坏的随身听。
    镜头闪着红光,记录着她们的日常。
    随歌唱完,一条红布垂下,便是遮上镜头。
    常道春将手抽回去,似乎只在镜头前做戏。
    随身听失去了电源,亦不再唱,只是垂眼睫。
    「我熄灯了。」她道。
    柳姝道:「等一下。」
    她仰起首,情深地结巴,像是要说甚么。
    常道春问:「甚么?」
    柳姝道:「我会怕黑。」
    狐狸捕食时,常在夜里。
    缘何会怕黑?
    常道春熄灯的指止住,问:「想干甚么?」
    练习生的肩膀削瘦,脸上几乎见不到赘肉,裤子同衣物皆是最小码,似乎根竹竿。
    柳姝的肩膀松了,双手垮在被褥上,她拿着被褥的边角,道:「你闭上灯罢。」
    常道春问:「你不是怕黑?」
    柳姝下床,不与她多讲话,自己走过去闭灯,而后迅速地回到床边,拿着被褥罩住自己。
    室内刹那变黑,窗边只透些许月光,常道春寂然地立。
    她仿若是知甚么,道:「你想同我一齐睡。」
    柳姝未回覆,单是闷在被褥里,只露出块眉头。
    被褥鼓着,她的身体不知在动甚么。
    常道春坐去她的床边,拿手掀开她的被褥。
    「是或不是?」
    被褥内的柳姝光着上身,乱着发丝,清楚着一双眼,下身只穿着一条淡蓝内裤。
    她怔了片刻:「我在换衣服。」
    未拿紧被褥,未再将自己遮住。
    仅是轻声地讲:我在换衣服。
    常道春亦是怔住,她的手顷刻紧,紧到无法塞入任何,用力至手都抖。
    叁次吐息后,她将拳头松开,将被褥罩回去,手仍旧在抖。
    「道春。」柳姝道。
    常道春已然回去床上。
    月色内,本该静。
    她无法静。
    遭红布遮住的镜头仍在工作。
    红光透过红布,凄冷地闪。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