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爱情在香港落机 Chapter21悟

Chapter21悟

    钟施琳在浴室把头发吹干,等她出来后,外面已经一片漆黑,整个房子仿佛都进入了沉睡状态。
    卧室里只留了一盏橘黄色的暖光灯,开着空调,霍晋潍侧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伸手把灯关掉,轻手轻脚地上床,睡得迷迷糊糊的男人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条件反射式地把她捞进怀里。
    清晨,还在睡梦中,钟施琳就被自己的呻吟声和娇喘声吵醒,这让她羞涩得无地自容。霍晋潍从她的大腿根处探起头,嘴角扬起勾人的笑,他起身下床,没一会儿又回来,捏着她的小腿用力一扯,他的肉棍就抵在了湿润的穴口处。
    一大早地就上演激烈的活春宫,还是在娘家,这让她隐忍着不敢叫出声,虽说她的卧室近小后院,远离厨房和客厅。可他,却一如既往卖力地逗弄着她……
    原始欲望被释放后的二人,一番捯饬后走出房间,绕了一圈,连人影都不见一个。
    “喂,妈慈,你们在哪呢?”电话一接通,钟施琳就迫不及待地追问。
    “你哥嫂带着熙熙回去了,说是9点钟要上画画课。我刚到街市,一会儿就回去,厨房里有海鲜粥,你们俩自己吃吧!”梁淑华不紧不慢地交代。
    吃完早餐后,钟师奶还没回来,Celine寻思着她十有八九又是在哪位叔伯婶婆那儿喝茶唠嗑了。于是,拉着霍晋潍去了梁淑英的家中。
    “琳琳,你说,你这是有多久没回来看我们了?”小姨亲切地拉着她的手。
    “对不起啊!小姨,我检讨!以后一定常常回来探望你。”钟施琳乖巧地顺应她。
    “你们姨甥两慢慢聊吧!琳琳和Howard难得来一趟,中午就在家里吃饭,我现在去厨房准备准备。”陈淮耀拍了拍大腿,站起身。
    望着姨丈离去的背影,钟施琳小声地问:“珈珈……她还好吗?”
    陈母叹了一口气说:“一开始,珈珈和那个白人鬼佬在一起,我们的确是万分不同意的。后来看小伙子也挺好的,我们就随他们了。这不,到头来还是分手了。”
    “那她人呢?现在在哪儿啊?”
    “去西北旅行去了,这都过去半个月了。依我看啊,一时半会儿她也不打算回来。”她的语气颇有些无奈。
    “小姨,不用太担心!我们珈珈是谁啊?从小到大都是个强者啊!再说了,她只是拍个拖分个手而已,这很正常。结婚不都还能离婚呢,不是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钟施琳贴心安慰她。
    回去的路上,霍太太有些歉疚地问霍先生:“你这两天一定很无聊吧?有没有后悔陪我回来啊?”
    “是有点儿无聊。不过,有你在身边,后悔倒也不至于。”他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语气自然地回应。
    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敏感,她总觉得最近的霍晋潍有些不太一样,总是在无形之中、动不动地就撩拨一下她的心房。
    钟施琳垂眸,避开他的眼神,下一秒,交通灯转色,车子滑出去的同时,她滑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喂,奶奶,嗯,好,知道了。”
    “明晚去舅父家吃饭。”收线后,她张嘴交代了一句。
    ……
    “哇~什么东西?好香喔!”一进屋,走在前头的霍晋潍就感叹道。
    循着扑鼻而来的香味,小两口来到厨房。
    “妈妈,你在煮什么啊?”
    “卤水,明天你们不是要回去了吗?我今天就弄好放冰箱,到时给你们带回香港去。”厨房没有空调,显得格外闷热,梁淑华的右手摇着大大的蒲扇。
    “妈慈,干嘛那么辛苦啊?这些在香港都买得到的。”钟施琳既有责怪、又有心疼。
    “那怎么能一样呢?这个卤水的秘方是你老豆留下来的!你都不知道,现在都还有街坊想要我重新开店呢!再说了,我买的这些食材,都是农场里的优质牛羊和家禽,经常卖到断货,我可是昨天就和光叔预订好才有的。”
    钟家曾经是开餐馆的,顺便卖卤水熟食,生意常年都很火爆。
    “谢谢妈妈,辛苦嗮,我们一定会好好吃的。”霍晋潍微笑着说。
    翌日,吃完早餐后,霍先生与霍太太启程返港。梁淑华给他们做的卤水食物得有10斤重。
    “妈妈,保重身体!我们有空再回来看你。如果哪天想到香港玩,我过来接你。”上车前,女婿弯下腰、轻轻地抱了抱丈母娘。
    “香港我就不去了,人生地不熟的,不习惯。加上你们工作也忙,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我。好了,快回去吧!”
    女儿女婿专程回来,梁淑华的喜悦是实实在在的。可钟施琳离开广州也已经超过10年,这些年来因为不敢奢求,今天的她面对分别,便也无所谓失望与不失望了。
    回到香港的家中,还未到12点。
    霍晋潍率先去了浴室,冲了个冷水凉。钟施琳换上居家服,拉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番茄和青菜,然后钻进厨房。没过多久,她就端着一大碗汤粉出来,上面铺满了切得薄薄的酱牛肉和一个卤鸡蛋。
    “这位先生请慢用。”
    “你的呢?”看到餐桌上只有一碗汤粉,他有些疑惑。
    她摇摇头,说:“我不饿。”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她的情绪就不高涨,他几次试图没话找话,她都只用“嗯”、“啊”、“哦”这样的单音节字敷衍他。
    霍先生放下刚刚拿起的筷子,起身,从消毒柜里取出一个中碗,回到餐桌前坐下,从大碗里夹了两筷子的米粉,还把大部分的牛肉和鸡蛋分给她。
    “多多少少总得吃一点,嗯?”
    钟施琳盯着被推到面前的食物,眼里有某种无法形容的情绪,“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矫情?”
    被问话的霍晋潍轻笑出声,“你呢,有时候是有些别扭,不过那样也无伤大雅,相反,我还挺喜欢。不知道这个回答,霍太太你还满意吗?”
    “又来?!”Celine嘟嘴嗔怪。
    下一秒,她就端起碗,把鸡蛋和一半牛肉倒回他的碗里,然后埋头闷吃。
    男人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眼里满是宠溺,钟施琳的小作小闹真是越来越对他的胃口了!她似乎永远都懂得拿捏分寸、点到为止,从来都不会让他觉得烦或者累,反之,只会让他更加期待下一次的这类小情趣。
    ……
    “叮咚~叮咚~”
    “嗨,大哥、大嫂,快请进。”一脸灿笑的吴家懿打开大门,热情地打着招呼。
    “爹地~你快过来啊!”仔仔和囡囡在客厅的一角奶声奶气地呼唤着爸爸。
    “今晚加菜,广州的外卖。这一份是给爹地妈咪的,我先放冰箱了。”霍晋潍把打包好的卤味放在餐桌上,又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Howard,你和Celine去了广州?但是却没有提前和我说一声?”吴苏英这话明明是问儿子的,可冷淡的眼神却盯着儿媳妇。
    “对的,妈咪。不过,我们也是临时起意回去看看,希望你不要怪我们。”霍晋潍伸手搂着太太,维护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你们年轻人做事,有时候就是太没有分寸,难得回去一趟,我也有心意要你们传达给亲家母的嘛!”吴苏英摇摇头,颇有些责怪的意思。
    这边的人都推崇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每次只要知晓钟施琳回穗,霍师奶都会准备好大包小包的礼品给亲家母。
    “行啦,阿英。现在已经不比以前了,大家的生活都好过了!广州也是大都市,香港能买到的东西,那边也都有,不缺。”霍祈乾也在一旁替儿媳解围。
    晚饭后,钟施琳帮着张幸儿在厨房洗水果,出来时,看到霍晋潍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仔仔和囡囡分别坐在他的两边,他们仨正在拼着乐高,那场面,就犹如父子父女那般和谐。她不禁联想到在广州的第一晚,他和侄儿熙熙在一起的画面也是爱意满满。
    “不是说不喜欢孩子吗?这到底是自欺欺人还是故意撒谎?”霍太太小声地嘀咕着。
    ……
    广州荔湾。
    这一天,梁淑华正在离家不远的麻将馆摸着麻将,一首粤剧名曲《帝女花》响起,她低头扫了眼屏幕,发现是陌生来电,便决定不予理睬。然而,对方却很执着,又拨打了第二次。
    “喂~对,我是的。什么凉霸啊?我想是你搞错了吧?我没买,中央空调就更没有啦!”刚想收线,对方又再次和她确认身份。
    “您的确是梁淑华女士,这没错吧?”
    “对啊,我是!但我肯定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梁淑华’,毕竟人有重名。”
    对方有些哭笑不得,可仍然耐心地跟她解释着:“梁女士,这凉霸还有空调都是已经付了款的,不需要您再花一分钱,买单的人是一位姓霍的先生,你认识吧?”
    “胡了!承让啦!各位。……不好意思,靓仔,你刚才说什么?霍先生?”后知后觉的钟师奶这才反应过来,“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们什么时候上门安装啊?半个钟,好好好,那我在家里等你们,唔该嗮!”
    钟母站起身,一边和电话里的人交流着,一边和麻将桌上的牌友打着手势。就这样,大家无语地目送着连续赢了好几圈的梁女士大踏步地离开。
    回家路上,《帝女花》的歌曲第叁度唱起。
    “喂,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吗?我还没到家呢!”
    “梁姨,有你的快递。”说话的人是这个片区的快递员阿明,也是老熟人了。
    “快递?我没有网购东西喔!”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和地址,从香港寄过来的。我已经帮你扔进小花园里了,一会儿可要记得拿啊!”
    “好,唔该你!”
    打开包裹,原来是钟施琳寄来的,里面有好几件衣服。
    这一次,每一件都像是为她量身打造般的合身,并且,无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让她甚是喜欢。
    —————————————————————
    400收藏加更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左乳(男S女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