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想独霸姐姐的弟弟们 35.没关系

35.没关系

    南珂心里被猛敲了一下,又疼又酸,她上前把杨一阳抱在怀里。
    “杨一阳,没事的。我....你别哭....你别哭....”叫杨一阳别哭的时候,她先心疼地掉出了眼泪。那一刻,脑子里全是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惊讶,只是慌乱。
    “我今天拿到了检查报告。”杨一阳咬着牙开口,每一个字都艰难。“对不起,南珂,我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不管能不能,我们都一起面对。你不要都自己一个人扛,我陪你一起。”南珂去吻他脸上的泪珠,那个时候她有种错觉,好像他们两个又回到了小时候,杨一阳是她弟弟,叫她姐姐,跟在她后面,清秀瘦弱的小男生长得那么好看那么可爱,南珂看着他就笑,杨一阳想吃什么南珂都可以让给他,杨一阳想要星星月亮,南珂都愿意到天上给他摘下来。
    在看到杨一阳这么无助的时刻,她只有心疼,心疼到把他抱得越来越紧。
    杨一阳转过身来,这次换他抱着南珂的背,把头靠在南珂肩膀上,命令自己平静入睡。
    杨一阳发现自己身体异常,是在和南珂在一起后的大二。
    从那个时候起,杨一阳认认真真地对待着这一场爱情。他会在网上搜索各种情感问题的专栏,记录知乎豆瓣小组上所有精彩的高分评论,像做语文阅读理解一样仔细地去品读。他室友看到了都笑他,说他是书呆子,读书都读傻了,哪有这么谈恋爱的。谈恋爱是亲密关系,从拥抱接吻开始就完全是情不自禁,然后再到水到渠成的更亲密,要是看教科书也能好好谈恋爱,你就把谈恋爱看得太教条了。
    杨一阳似懂非懂,但是他室友显然比他经验多。杨一阳就下意识地去做了。
    第二天他在女生宿舍楼下抱着南珂亲。
    那个心急火燎的初吻。杨一阳在宿舍里无数次回味过,然后在通身火烤里起了一点点反应。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身体里有一股那么强烈的悸动。
    但是那种感觉随着时间被冲淡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悸动过。
    其间,他有意无意中看到室友聊天时发过来的黄图,几个人也分享过情节丰富的AV,甚至还会有那么几次被窝茶话会有经验的室友全程回忆上床经历,对这一切,杨一阳完全波澜不惊。不是那种在心理上有所克制地波澜不惊,而是他内心期待着自己身体有变化,事实就是,他的身体根本一点变化都不起。
    杨一阳做过很多偷偷摸摸的尝试,自己躲在被窝里看那些片,耳机里男男女女叫得越大声,他就越是困,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洗澡的时候,澡堂隔间没有人,他悄悄自己用手撸过,心里很异样,那个地方就跟瘫痪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种过度的无感让杨一阳惶恐起来。
    可是那种事情他可以跟谁说呢?
    室友吗?父母吗?还是南珂?
    他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特别大的挫折,如果必须要数出来那么一个的话,应该是曾经被同级男生嘲笑为娘炮。他小时候长得太清秀太白也太瘦弱,总是被人误解成头发短了点的小女生,那时候调皮的男生集结在一起先是嘲笑他娘炮,到后来就变本加厉,在放学路上故意堵他,把他拖到小巷子里恶劣地说他皮肤真白排着队想亲他。从那个时候起,杨一阳就对男性欲望的暴露充满了本能的厌恶,甚至是痛恨。
    这直接导致了,长大后,他只能对一个人产生那种生理上的勃起。
    那天,他在小巷子里被一群比他壮比他高的同龄人堵在中间,哭得撕心裂肺的时候,南珂的出现,就是救世主一般的角色。
    “你们在干嘛!你们又欺负杨一阳!给我放开他!”南珂小时候是那一片的女孩子王。
    因为南珂在小区那一片里是年纪最大的小姐姐,珂爸珂妈介绍她认识其他邻居弟弟妹妹的时候都说南珂你是姐姐,你得负责任,对弟弟妹妹们好。杨一阳就是那些南珂小跟班里属于弟弟这一拨的。
    那时候稍微调皮一点的小男生做些恶作剧很常见,南珂虽然就大了他们两岁,分寸还是知道的,看他们又笑杨一阳像个小女生,还围在一起想亲他,实在是过分,必须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你们再欺负杨一阳,我就领着你们一个个回去见家长,到学校里去我就去告诉你们老师,把你们好好管一顿!”南珂冲进去,把杨一阳拉到身后护着:“还有,杨一阳和你们一样,是男孩子!你们再敢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就报警,让门口的警察叔叔把你们都抓到监狱里去!”
    那群小男孩听到家长和老师,就已经有点害怕了,听到警察和监狱,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了。南珂比他们高得多,气势上也强得多,他们被教训得头一低再低,南珂挥挥手叫他们走,以后离杨一阳远一点。
    等他们走远了,南珂蹲下来给杨一阳擦眼泪:“杨一阳,你别怕。他们是嫉妒你长得好看呢。谁说男孩子就得皮肤比女孩子黑呢?男孩子不可以皮肤白长得清秀吗?是他们不懂事。杨一阳,不是你的错。来,别怕别怕,姐姐抱。”
    杨一阳上前一步,小小的身体抱着南珂,南珂也小,却给了那个时候的杨一阳最坚实最温柔的依靠。后来过去了好多年,杨一阳还能清晰地记起那天南珂身上淡淡的清香味,安抚了他那一刻受了伤不敢说不能说的所有痛楚。谁说小孩子感受不到心理上的疼痛呢?
    “姐姐,要是他们还欺负我怎么办?”回去的路上,杨一阳牵着南珂的手,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出了心里的不安。
    “放心,我们家住得近,以后姐姐带你一起上学放学,有我在,谁都不敢欺负你!”
    “好。”杨一阳是真的放心了,含着泪,抬头对南珂笑。
    他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对南珂产生了深深的依赖。
    这种依赖后来经历了青春期,发酵成了完全不同的情绪。
    他后来开始长高,开始从清秀脱胎成俊朗,他的胳膊开始在运动里变得有力量,开始有女生迷恋他那张干净的初恋脸,用情书记录对他悸动的情愫,再羞涩地伴着试卷或者作业塞到他书桌上。可他眼里只看得到南珂,他要学得快一点,他现在太慢了,一定要赶在高考之前和南珂同班,要是南珂先考了大学离开石田,他就要跟南珂分开两年。两年太久了,两天都很难。
    他为了南珂跳级,为了南珂和老师顶撞,为了南珂不顾所有人对自己的期望,他很早很早就下定了决心,一定一定要和南珂一辈子都在一起。
    可是,大二那年,当他颓然地在厕所里试探自己的身体,才发现有些问题很早就埋在他身上,在他身上根深蒂固,变成了最难以启齿的缺陷,让他一瞬间陷入了无助。
    他才发现,其实这么多年,高中之前太在意学习,根本不在意自己。大学以后太在乎南珂,根本不在乎自己。直到真的在乎起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个正常男人都不是。他其实从来没有勃起过,没有晨勃,甚至在手的触摸下都毫无生理反应。他到底怎么了?他应该怎么办?
    直觉让他选择先不去跟南珂说,他知道南珂也不会了解男生的这些事。还是应该找经验丰富一些的老司机。他去问了室友。
    “谈恋爱的时候,男人的这个功能真的那么重要吗?”
    室友说:“重要啊。正常人都是有性欲的,你得坦然面对。总不能老是压抑自己的吧?那样更糟糕。有研究表明,无性婚姻的存活率只有10%。”
    “会不会有男生发育比较晚,然后很晚才....会有性能力勃动?”
    “会呀。不过这种的,只要是正常男人,多练练身体就好了。要么去健身,要么去当兵,你知道那些当兵的吗?男人把身板练得那么好,性能力都强,是真的strong~”
    那是杨一阳大二那年一去不回头地非要去当兵的原因。
    他太想用一种最直接最体面的方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那种军人男子汉的样子让他充满向往,如果他流血流汗两年,也能换回那样的自己,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他毅然决然地去当兵了。仓促分手前,南珂去找他,知道结果后也没有纠缠,哦了一声,南珂转身走的时候,杨一阳在她身后,看着她渐渐去远的背影,低头红了眼眶。
    他的爱,从小到大,烧烈了浇灌在胸腔里,表现在身体和眼神上却是那么淡那么平静,他有的时候很想多说几句话,就那么抱着南珂对她说: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又怕南珂烦,又怕掌握不好分寸让她不舒服,南珂在他心里太重要。以至于一想到自己不够好,他下意识就想逃。
    那天他在楼下站了很久,久到把胸腔里不断上涌的酸涩都磨碎了消化在五脏六腑里,才在体检表上签了字。
    部队里自然辛苦,又严格又累,可是杨一阳适应得很快。从小到大,杨一阳都是那种一心一意想做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好的人,他的适应能力他的聪明,往往都能让人惊叹。
    那两年的自律和严格让他的体魄变得强健,精神也得到磨砺,他的尺寸也在长,可是勃动依旧不明显。他期间想过很多办法,用一些特殊的药,或者精油,或者香水,或者喷雾,或许短暂地会有效果,可是勃起的硬度和持久度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都太少。
    无数次的尝试都失败了以后,杨一阳想南珂了。他两年没见南珂了。
    从部队离开,回校的那天,他就去宿舍楼下找南珂。
    那天,他看到了南珂和黄潇。
    南珂抱着黄潇,鼻尖碰鼻尖,说着甜蜜的悄悄话。
    杨一阳远远地停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这个人太不会表达情绪,太不懂怎么得体地向人求助了。那天他痛彻心扉,面上却特别特别平静,平静到一滴泪都没掉,他还是一如往常地回自己宿舍,从大叁开始补课程,然后在和前室友聚会的时候听到他们关于南珂的议论。前室友们有点小心翼翼地看他脸色,但是杨一阳很感兴趣,叫他们说下去。他们说南珂的男朋友很有钱,事业有成,对南珂也特别好。南珂每天看上去都开开心心的。
    她开心就足够了。
    杨一阳微微一笑。他的室友读出的是放手后的释然,可只有杨一阳知道那里面所饱含的情感,早就超出了爱情的范围。他对她的爱情,是在一起时的全心全意,分开后的默默关注,却保持刚好的距离,绝不打扰。
    只要你过得好,我不会打扰。
    那以后,杨一阳就失去了继续探索自己身体的兴趣。他开始忙碌学业,也忙着思考自己的未来了。偶尔在学校里也能看到南珂的影子,但他总是犹豫,不太敢上去打招呼。有那么几次下定了决心要上去说话的时候,南珂一转身就开心地朝黄潇跑去。
    这样也好。杨一阳苦笑一下,就会去图书馆,或者导师办公室,继续学业。
    直到南珂和黄潇分手的消息传来,杨一阳在黄潇公司那边徘徊过几次,又看到了出现在南珂身边的黎昭。
    后来他被导师器重,带他去人民医院实习。又再次和南珂相遇。杨一阳那天很激动,南珂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有了失联好友再现时的尴尬,但是杨一阳心里还是高兴。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南珂带着黎昭来,她坐在黎昭身边,没有否认黎昭的男友身份。
    杨一阳给她寄身体报告,知道了她的地址。
    有好几次,他会一个人偷偷开车跑去那里看一看,他看到黎昭和南珂在走廊上自然地相拥,两个人甜蜜耳语,然后黎昭给了她一个树獭抱,两个人笑着进到屋里,关灯,再一切归静。
    当然他也看到过两个人吵架,黎昭从南珂家里气鼓鼓地出来,车子没开远,就在他侧后方,他透过镜子能看到黎昭不时把胳膊伸出窗外,指间夹着一支烟。
    黎昭很爱她。杨一阳看得出来。
    这样他就放心了。
    直到黎昭也离开,看着在医院里无助的南珂,杨一阳再次试图进入她的生活,那一刻他的心情又激动又复杂。黎昭和黄潇都不是什么好人,可他们至少是男人。
    至少他们可以以男友的身份在南珂的生命里出现过。
    他算吗?
    杨一阳无数次难眠时刻,都在问自己。
    直到那次在客厅看到浴室出来的,南珂的美好身体。杨一阳再次焕发出勃动的意识。他才发现,或许自己的解药在南珂身上,只有南珂才可以,唤醒他身体里所有属于男人的本能。
    他看AV的时候依然是无动于衷,可是南珂在身后拍了他一下,他的东西就可以瞬间有抬头的趋势。
    他在厕所自慰,试了好多次都徒劳,可是南珂的脚步一近,他立马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那个东西就在手里飞速地硬起。
    后来他们水到渠成的第一次,是杨一阳一切希望的开端。他好期待,在南珂的身边,他可以变成了一个南珂专属,只有南珂才能让他有那种感觉。
    可是那一次也成了希望的终结。
    他太急了,后来越做越糟糕,最后他鼓足勇气,真的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问题,很早很早就开始了,根深蒂固。再想从头治,过程会很辛苦很困难。
    那晚以后,南珂和杨一阳都有了变化。
    他们依然一起生活,彼此依靠,只是南珂开始很用心地照顾起杨一阳。后来的很多次检查都是南珂陪着杨一阳一起去的。该做的治疗他们一项都没有落下。
    晚上,他们会躺在一张床上,南珂回到了小时候,她又成了保护杨一阳的姐姐,每次都换她把杨一阳抱在怀里安抚。南珂在那一刻什么也没有多想,她只知道,要和杨一阳一起面对,不管杨一阳变成什么样,她都喜欢,她希望杨一阳好好的。
    后来,治疗成了常态化,杨一阳的药膳都是南珂学着做的,南珂从来没有那么认真过,她把医生的叮嘱记得很牢,也把那些习惯变成了自然,她照顾杨一阳的那段日子,她变得比杨一阳还自律。
    同时,那段时间,离最终的考试也越来越近,但是南珂并不恐慌,她想着cpa六门科目,她一次过叁科就很好了,后面的叁科可以分叁年再过呢,来得及。
    一边照顾杨一阳,一边复习考试,一边上班,在以前南珂从没想过自己也能兼顾这么多事。其实成熟都是需要条件的,在她心里有了一个极度想要保护的人了以后,她会命令自己变得强大,会一次又一次跟过去的自己做着抗争,什么都不能影响她,和杨一阳一起度过这场难关。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左乳(男S女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