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7

7

    停车场。
    他们是开车来的,自然也是开车回去。只是与来时坐副驾不同,单黎自觉的跳上了车后座,脱了鞋。
    虽然她很喜欢林笙帮她系安全带的感觉,但她更想把某个已经没电的伪劣产品拿出来。
    “不许用手。”林笙插了钥匙,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她的手已经伸到了裙子下。下身泞得黏手,她嫌弃又骚动,花了点力气才摸对地方,闻言一僵,还是继续动作,找到了跳蛋上的那根细绳。
    反正他要开车,管不着。
    略略略。她对着后视镜吐了吐舌头,一脸嚣张。
    林笙:……
    挺好,这个人就没有一天不是在他的雷区作死蹦跶的。
    他当然有办法。短短呼了口气,林笙解了安全带,把座椅往后调,抓住她两条不听话的胳膊拧到身后,抽了皮带缚好。
    她一被他触碰就安静下来,也不乱动,就任他一圈一圈把皮带缠紧。毕竟比不上绳子,皮带没什么太实用的束缚性,只是警示意味重些,不让她再碰。
    “你倒是提醒了我。”他俯身开了副驾的储物箱,拿了个小盒子出来,又把她的卫衣卷了上去。空气微凉,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咬住。”他把衣摆送到她嘴边,她张了嘴,乖乖咬住,看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一对由淡金色锁链串起的乳夹,华丽又冰冷,分量不轻,忍不住多问:“没人用过吧?”
    跳蛋是她看着他新拆的包装,这个从手套箱里拿出的小盒子,她倒是不确定了起来。
    “不多,大概就五六个人吧。”他说得正经,单黎一时竟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瞪着眼,往后缩了缩,有些不情愿。
    今天的衣服厚,她没穿带钢圈的内衣,里边是前扣式的蕾丝布料,他很容易就解开,右手轻弹夹子,覆上了她浑圆饱满的胸,把夹子固定在挺翘的乳尖上,收紧了夹子,又用牙去撕咬另一边,直到她呼痛出声。
    “骗你的。”他把另一边乳夹也固定好,收到了最紧,帮她把衣服放下,又去掀她的裙子,“你是第一个。”
    “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她眼里带着水汽,要他一个承诺。
    “哪种?”他歪着头,似是在调侃,“原来学姐想和我有以后。”
    “是啊。”她承认得大方,“你说的我都信,所以不许跟我说这些。”
    昨天说不想当他女朋友,今天又想和他长久,他暗暗撇了撇嘴,心觉她的善变。
    反正他从来摸不清她的想法,既来之则安之,他也不再多想,走一步看一步。
    她的安全裤和内裤都被他褪到膝下,腿也被他打开。他轻轻一扯已经被她拉出的细绳,满意的听见她敏感的嘤咛一声,“在到之前自己想办法弄出来,不许用手。”
    她一脸不知所措,他抽身回去,调好了座椅,发动了车。
    SUV开出车库,她在后座不停扭动,穴口一张一合,但始终挤不出那个小东西,甚至感觉它越来越往深处去,乳尖又被衣服不断摩擦,痒痒的,她想抓揉,但手被困在身后,毫无办法,只能在座椅上不断磨蹭着,凭一己之力弄出了极大的动静。
    反正有前排的座椅和防窥玻璃贴纸挡着,她有恃无恐。
    “哦对了,提醒你一下,动作不要太大,前面有人工收费站。”
    “啊?”她在他面前坦荡,但并不想被陌生人看到,停下了动作,圈着腿躲在了主驾的后面。
    噗。林笙看她认怂的样子有几分可爱,转了方向盘,车子从ETC的车口呼啸而过。
    “大骗子。”她愤怒的从后座伸过头,知道他在开车不敢折腾,只愤怒的咬了一下他的耳朵,在右耳耳廓上留下了豆沙色的口红印子。
    车子在宿舍区门口停下,她折腾了一路也没法做到不用手就把跳蛋取出来,干脆放弃,仰着在后座躺尸。
    “不是说回家嘛。”她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挣了皮带,准备下车。
    “回啊。”他拉了手刹,却不熄火,只打了车灯做临时停靠,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我U盘落宿舍了,里面有个作业没备份,让我舍友帮我拿一下。”
    他们学校倒是没有什么大一新生不能带电脑、必须住宿舍的规定,他家里宿舍两边跑,还是更喜欢呆在家里一些。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一个男生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单黎抬眼看,认出是那个上课经常和他坐在一起的男生。
    “属乌龟的啊?”林笙朝他吼,按下了车窗,朝他招了招手。
    “有求于我还嫌七嫌八。”皮奇象征性的快走几步,走到车前,摸了摸口袋,扔给他一个U盘,“走了,吃饭去。”
    下午四点半吃饭,真有你的。
    林笙刚想吐槽他,惊觉自己五十步笑一百步——他的午饭就是半瓶水,也没好到哪去。
    “谢了。”林笙摁起车窗,皮奇回眸间突然发现车后座还有个人——“诶诶诶?你怎么还带了个人?”
    林笙仿佛没听见似的阖上了车窗,倒是后排的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你好。”
    单黎好字还没说完,车窗又被林笙摁起,她只能笑笑,表示礼貌。
    “哇这个小气鬼,带了美女都不让看的,是不是兄弟?”皮奇抓了抓头发,转身就走,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后座的女生好像就是那个每周固定时间路过他们教室的红裙子。
    ——我勒个去,原来她不是在看我?
    他恍然大悟,一拍大腿。
    对不起,原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晚饭吃什么?”林笙调了头,车速慢了下来。
    “X公馆。”好家伙,她开口就是一家米其林二星,林笙揉了揉太阳穴:“那个要预订,换一个。”
    她不是太饿,本来就是说着玩的,闻言歪头开始认真想。
    车子因红绿灯停下,她起身环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先回家。”
    “嗯?”
    “想吃你呀。”她咯咯笑,又仰躺回后座,“我不饿,先回家吧,把东西拿出来。”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