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17.只是

17.只是

    五点就走有些早了。她一愣:“这么早去干嘛?”
    其实每个学院情况不同。他们学校的金融是热门王牌专业,金院人多,办讲座的大礼堂经常有不少学生找不到位置,只能席地而坐;法学院本身生源就少,专业性质的讲座不用太早去,大概率不迟到就有座位。
    “吃饭,占座。”他叹了口气,“不是你要听讲座吗?”
    “不饿。”她摇头,又补充,“你饿的话,那就走吧。”
    “你一天到底吃几顿?”他好奇,皱了皱眉头,“每次都是不饿,吃东西就几口。”
    “胃小。”她虚虚拍拍腹部,“也没有固定几顿吧,饿了就吃——你想吃什么?”
    “面吧。”他透过玻璃窗看到对面楼下的面馆,随口道。
    一碗叁两的牛杂面被端了上来,单黎看了一眼,突然问:“我可以尝一口吗?”
    他还能说不吗?林笙把碗挪到她面前,又把手上的筷子递给她。
    她倒是言出必行得很,说一口就一口,夹了一筷子面,卷好了塞进嘴里,就把筷子还了回去:“好了。”
    林笙:?
    他忍不住问:“你是被家里人虐待大的吗?”她看起来一副衣食无忧的样子,倒也不像。
    “是啊是啊。”她玩着指甲叹气,“如果精神虐待也算的话。”家里在物质上倒是从来不缺她的,只是她从来没产生过归属感罢了。
    “乖。”他摸摸她的头,“以后……”他突然停顿,他该以什么身份来说这个话?
    “会乖的会乖的。”她倒是很喜欢有人摸她头,疯狂点头,“只要你在我身边。”
    她态度的不断翻转让他很是头大,不由得撑了一下额头:“看不透你。”
    不过也就一天时间,只要她想,就让他吊着吧。
    讲座在法学院礼堂举行,他们到的时候是五点半,除了签到处已经坐了学生,整个礼堂空荡荡的,只有零星两叁个人找了位置坐下。
    林笙倒是从没见过这阵仗,疑惑看她:“没走错?”
    “没啊。”她签了到,指了指门口的人形易拉宝以及信息挂布,“就是这里啊。”
    她之前从来都是踩点签到的,虽然不知道林笙为什么这么积极,但是他想早来,她也没什么意见。
    “这……”林笙挠头。学院与学院的区别这么大,他也是第一次才知道。
    “问题不大。”单黎无所谓耸耸肩,“电脑借我,刚刚我作业还没做完。”
    他电脑快没电了,单黎又换了一个位置,坐在礼堂后侧方,靠着插座。她抱着电脑,他就支着下巴,看她纤白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发呆。
    “下下周期中周了,你没有要复习的?”她看他闲得很,回想了一下自己大一好像也没这么轻松。
    他打了个哈欠:“考前再说。”他倒是有个作业下周叁之前要交,但电脑被她占着,他暂时也不太想动。
    “对哦,你怎么都不打游戏的?”她突然发现。她有一个舍友的男友游戏成瘾,出门吃饭等菜都要开一把,怎么劝都不听,两个人不知道因为这事吵过多少次。
    “打啊。”他轻笑,“不过游戏没你好玩。”算起来自从跟她认识,他已经鸽了队友好几次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看你打游戏?”她又开始发散思维,“他们说有人打游戏可帅了。”这句话同样来自她那个男友有游戏瘾的舍友,舍友一边嫌他更爱游戏,一边爱他在游戏里大杀四方带她躺赢,纠结矛盾得很。
    “今晚就可以。”他昨晚没睡得太好,困得要命,又打了个哈欠,把桌板按下,“我睡一觉,讲座结束了叫我。”
    林笙在八点多醒了。
    他看了看前排,倒是基本坐满了学生,抱着电脑做笔记的也不少;他又忽然觉得通过扬声器传播入耳的声音有些耳熟,又眯起眼去看了台上的主讲人。
    “靠。”他明显有些烦躁,“怎么是她?”
    “醒啦?”单黎斜斜凑过身,“你认识乔教授?”
    “乔教授——”他才想起来下午单黎还跟他说过,甚至给他看了一眼照片。只是照片修得有些失真,他和乔梓萍又很久没见过,差点没想起来。
    “当然认识。”他扯了扯嘴角,“叁四年前,我差点要喊她一声妈。”
    “啊?”单黎看乔梓萍不过叁十五左右,独立又精练,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和四五十岁男人纠缠不清的人。
    “可惜她斗不过我亲妈。”他抓了抓额前的刘海,让头发向后,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微笑,“也可惜她看错了男人。”他爸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你爸妈现在……?”她侧头问道,压低了声音。
    “为什么对我家的事这么感兴趣?”他的笑容突然痞气了起来,“以后有机会带你见见我妈。”
    “啊?”她明显瑟缩了一下,却没有表示明示的拒绝或接受,只绕了绕自己垂下的发丝,“你说得,我都没办法专心听她讲了。”她现在看乔教授,总觉得她脸上有“差点成为林笙的后妈”这几个字。
    “那走呗。”他倒是干脆。
    单黎嘴角抽搐——他们俩要拖着行李箱哐当哐当出门,有点太不尊重了。
    “算啦。”他揉乱了她的发,“你好好听,我出去绕一圈回来。”
    讲座途中倒是有不少人会去洗手间,他从后门溜走自然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他出了门,站在室外吸了口气,终于听不到乔梓萍的声音。他靠着栏杆站着,有些烦躁,摸遍了全身只找到一只打火机,只能拿在手上玩,开了壳子又熄灭,拿着手机随便刷刷。
    “嘿,哥们,借个火。”有人看上了他手上的打火机,径直朝他走来。
    是个染着粉红色头发的女生,围着格子围巾,戴着纯白画家帽,杏眼眼神清澈,乍一看文静又乖巧。她指间夹着细长的女士烟,自来熟的问他:“来一根?”
    他根本不认识她,觉得莫名其妙,背过了身子继续玩手机。
    “好好的人,怎么聋了呢?”她在他身边站着,从怀里掏出个火柴盒,擦亮,点燃了烟。
    女士烟的烟味依然很重,他没兴趣吸二手烟,往远处走了几步,看了眼时间。
    快九点了。
    女孩子亦步亦趋,和他靠得更近:“认识一下呗,我叫李默。”
    “没兴趣。”他走得更远。
    普通女孩子到这里该受挫离开了,但李默愈挫愈勇,又走近,朝他吐了口烟:“告诉我你名字呗?”
    “滚。”
    她声音带笑:“滚多难听,滚滚怎么样?”
    李默的烦人程度不亚于乔梓萍的魔音绕耳,林笙内心天人交战一番,还是决定回去,李默没去拉他,却伸手,用烟在他的外套领口一烫。
    他本想要赔偿,一想这样纠缠下去没完没了,转身便走,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当着她的面把外套扔进了垃圾桶。
    他的手机亮起,单黎给他发了消息:你有带U盘吗?
    u盘?他想了想,回复:我包最外层的口袋。
    单黎:借我用一下,我拷一下PPT,明天还你,好吗?
    平心而论,不谈人品,乔梓萍的讲座干货很多,推荐了一些英文文章也提供了pdf版本,还是值得拷走的。
    林笙:行。我就在外面,等会儿进来找你。
    单黎拷了课件,收好了东西,也没等到林笙进来,就拖了行李箱去找他。
    晚课也已经下课,教学楼的灯差不多都关了,学生也散得差不多,礼堂外只剩路灯照明,她看见不远处林笙背对她站着,起了兴致,悄然跳到他身后,踮起脚捂住了他的眼:“猜猜我是谁?”
    “阿黎。”他任她捂着眼,没伸手去拉。
    “对啦。”她举着胳膊有些累,便松了手,又跳回去拉行李箱,“你刚刚在看什么?”
    “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他似笑非笑。
    他倒是没想到,他有朝一日能看到乔梓萍上了他妈司机赖叔开的车。乔梓萍他很久没见看照片没认出来正常,但赖叔从小接送他上学,他对赖叔的熟悉程度甚至高于父母。
    “不过,和你没什么关系。”他开了行李箱,拿了件新外套套上,她才发现不对:“你外套呢?”
    他实话实说:“被人烫了,扔了。”
    她倒是敏感:“男的女的?”
    “女的。”
    “她喜欢你?”
    林笙不在乎李默对自己什么想法,倒是期待起她的反应来:“要是是呢。”
    她把行李箱合好立起,跨坐上去,要他推,坐在行李箱上摇着腿:“只要你有一点喜欢我就好,喜欢她多一点也没关系。”
    这是什么鬼话?
    林笙使了狠劲推行李箱,行李箱快速冲向前,在平路上带着她打了几个旋,吓得她尖叫出声,只能抓着行李箱的拉手。
    “就是我和她在一起也没关系的意思?”他快步走过来,问道。
    她惊魂未定的点点头。
    “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她的动作让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头疼得要炸开,朝她吼,“算我求你了单黎,你他妈能不能多在乎我一点?能不能有点占有欲?”
    她的表情有点茫然:“我哪里做得不对吗?”她想了想,去扯他的衣角,“我错了,你教教我好吗?”
    林笙揉了揉太阳穴,差点把你到底有没有心问出了口。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意,正待开口,远处有巡逻车的灯光照来:“该回宿舍了哦,下课了不要在教学楼逗留。”
    两人算是被巡逻车赶出了教学区,偌大的学校只剩图书馆还亮着灯。
    单黎本来要回宿舍,被林笙一凶,跟着林笙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那你明天又要早起送我啦。”她觉得他气得无缘无故,只转着他手腕上的皮筋玩,“你车加油了吗?”
    “没加,自己打车。”他没好气道。
    “啊……”她绞尽脑汁想话题,“那……”
    他冷冷打断她:“想不出来说什么就闭嘴。”
    单黎几乎是被林笙拖下车的。
    进了院子他就撒手扔了包和行李箱,拉着她上了楼,开了书房门,把她甩到沙发上。
    这是要……她有些不安:“我还没洗澡。”
    “闭嘴。”
    他在酒架上随便拎了两叁瓶红酒,找了开瓶器打开,哐哐在桌上放了两个高脚杯,装满,在她身边坐下。
    她想提醒他还没醒酒,又怕再被他吼,绞着手指,缄默不语。
    他知道她不喜欢酒,想强把酒杯塞到她手里,看她低眉顺耳的模样,终是狠不下心。苦涩冰凉的液体倒入了他的喉咙,不够,他觉得不够。这些远盖不住心里的苦重。她倒是安静了,坐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杯一杯灌下,转眼空了两瓶。
    他越喝越清醒,第一次恨起自己的酒量,想耍酒疯,想断片,却求而不得。
    像她。
    他开了第叁瓶,开瓶器被他拿在手里把玩。他拔了瓶塞,看着尖锐的螺丝钻头,转了转,挽了袖子,向右手手臂划去。她一惊,伸手过来想抢过,却发现只是虚惊一场,连皮都没破,只留下了一道歪斜狭长的白痕。
    “呵。”他看她紧张,歪了歪头,把酒倒进杯里。他的手微微发抖,几乎要拿不稳酒瓶。
    第四瓶喝完,他扔开了高脚杯,任它哐当摔在桌上,终是久违的感受到了意识的迷糊。他转过头去,感觉连单黎都分裂成了两个。他随便抓住一个,把人按在沙发上。他看不清她的神情,只下意识觉得她像看笑话一样看他,忍不住喃喃出声:“姐姐。”
    他的吻浅浅落下,亲吻她的额头,她的眼角,她的鼻尖,她左颊那个笑起来也不明显的酒窝。
    “姐姐。”有泪水从他眼角沁出,沾在他浓密的睫毛上,他闭了眼,收紧搂住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她的手抬起,轻轻拍着他的背,一言不发。
    “求求你了……好不好?”他几近哽咽,抬头,泪水糊了他的眼,“你想要操我也行,你想当我姐姐也行,我只求你……多喜欢我一点。”
    林笙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姐姐。
    他知道她来自己身边带着目的,还是忍不住沉沦。
    她什么都好,不做作,足够漂亮,在床上足够配合,只是好像,没那么喜欢他。
    林笙最后还是松开了她,歪歪斜斜走向酒架,几经思考拎了一瓶,打开,却不喝,把大半瓶葡萄酒倒进了茶几的排水口,又把晃荡着液体的瓶子塞到她手里,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露出他带点薄薄肌肉的身体。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你就…用这个吧。”他指了指瓶子的细长口子,歪了歪头,“是要……灌肠吗?是这么叫吗?”她没有动作,他有点急了,拉着她的胳膊,朝她打开了腿,要借她的手让她把瓶子塞入他的后穴。
    “你疯了?”单黎惊慌失措,没拿住酒瓶,掉在了地毯上。酒瓶没有碎开,只是葡萄酒泼了一地,醇香的气味散开来。
    他俯下身去捡,单黎却快他一步抢过酒瓶,几乎是落荒而逃,出了书房。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