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18.没想到

18.没想到

    单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只是忽然想起来酒架上的有类似酒瓶的酒不止一瓶,怕林笙复又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是以她刚出门没两步,就折了回去。
    林笙已经有些许的神志不清,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望着桌上地上东倒西歪的酒瓶发呆,动作很慢的伸手去够。
    “这样会感冒的,回房间去睡。”她从地上捡起衣服给他披上,他摇头,抬手一挡,吐字很轻,“不。”
    “那你想怎么样?”她找了遥控器开了暖气,半蹲下身子问。
    他面色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嘻嘻笑着,突然喊她:“姐姐。”
    “嗯?”她应,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么大个人带回卧室,让他好好躺着。书房的沙发,她怕他不老实,会滚下去。
    “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口齿不清,讲话也讲得很慢,她费了点力才听清。
    “嗯?”
    “我都想好啦。”他身体前倾,眼看就要以一个倒栽葱的姿态斜斜摔下沙发,单黎赶紧去拦。
    他半趴在她怀里,语气傻乎乎的,像刚学数的小孩,一根一根掰着手指头:“你等我……一、二……叁,叁年好不好?就叁年。”她不应,他歪了歪脑袋,又笑,“不愿意也没关系。”他磕磕绊绊起了身,觉得冷便摸了条薄毛毯裹上,走到了书架前,朝她招手,“来。”
    书架位于整面墙的正中部分,他站在书架右边,用了力去推,却没推动,半睁着眼看她:“你猜猜,后面是什么?”
    她皱着眉头不说话,他也不在意,思考了半天,站到了书架左边,轻轻一拉,露出书架后的一扇门来。
    他嘿嘿直乐,开了门,牵着她踉踉跄跄往里走:“我都……都想好了。”
    门后本是个普通小房间,有床有灯有窗有洗手间,但角落堆迭了几个未拆完的半开箱子,他走了过去,竟从中扯了条银色的细长链子出来。链子一端是皮质圈环,带了可调节的锁扣,他随手比划了一下,扔开,任链子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从背后抱住她,把她锁在怀里,虚虚一指床前:“想把链子,定在这里。”
    他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她背后寒毛登时竖起,双腿僵直,心里冒出了两个字。
    快逃。
    普法路程,任重道远。
    当然跟喝醉的人没什么逻辑好讲,她半哄半骗,拉着他要走:“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好不好?”
    “好。”他脸上的红晕退了些,晃了晃脑袋,“姐姐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他扒拉着她往外走,她回头看了一眼半人高的箱子堆,不寒而栗。
    林笙是被渴醒的。他睁了眼,又感觉一阵燥热。
    单黎也脱了衣服,整个人手脚并用扒着他,左腿压着他的腿,身上烫得像个暖炉,微张着嘴,看起来倒是睡得安稳。他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时钟,凌晨四点二十五,掀了被子,轻轻挪开她的手脚,开了冰箱拿了瓶水喝。
    再回来时,她也睁了眼,半靠在床头,睡眼朦胧的向拿着水瓶的他伸手:“我也要水。”
    他喉咙干涩,嗓音低哑:“冰的。”
    她半跪起来去拿他手上的水瓶,他后退了一步,摇头。
    “捂捂就热了。”她还是要喝。他把水瓶放在桌上,回身去给她拿了瓶常温的,却看她下了床,偏要桌上的这瓶。
    天还很暗,他踩开了落地灯,看微黄的光线打在她的后背上,映出她纤细的骨架和翘挺的臀。
    “一定要和我喝一瓶?”林笙抬高了半边眉,在她身后半搂住她,拧开了瓶盖的水放到她手中,收走她手上的,覆住她微凉的手心。
    她不说话,转过了身,踮了脚贴上他的唇,手摸向他微微抬头的下身。下一秒,她就被他拖着臀抱起,坐在了桌上,双腿盘上了他的腰,用穴口蹭他。
    “唉。”他一身叹息,低头去亲吻她的腿根,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他的印记,又顺着吻下去,抬高了她的腿。她的腿挂在了他的臂弯,用前臂半撑着身子,仰着头喘息,扭着下半身和他贴得更近。他却一反常态碰也不碰她的穴口,她只好主动求他,娇声道:“你碰碰我嘛。”
    “碰哪?”他轻吻她的小腹,再向上,半抬眸子看她。她把乳尖送到他嘴边,想要他咬,“下……下面。”
    他偏不,放下她的腿,开了抽屉抽出根震动棒给她:“自己玩。”
    震动棒由四个圆球形软体组成,尺寸不算太大,她拿在手上,仍有些不知所措,迟疑着开口:“你……你帮帮我……”她的尾音拖得很长,眼睛里的柔情多得要溢出来,林笙抿着唇,套了套子在震动棒上,握着她的手,带她轻轻把第一个球送入体内。她一只腿垂下,一只腿仍被他的手臂吊着,腿间泌出的一股股液体沾在了耻毛上,第一个球很容易就进去了。
    她还来不及喘息,他突然发力,推着震动棒顶入,第二个和第叁个球形冲入,她尖叫一声,红了眼看他:“呜呜,慢点。”
    他不去看她微红的眼角,摁开了开关,松了手退后一步,好整以暇看着她:“最后一个,自己来。”
    “啊……”她被突然的震动软了腰,身体止不住的往下滑,绷直了脚尖着了地,跪在了地上,去拉他的手,摇头:“不……不会。”
    “你会。”他半蹲下来,按着她的后脑勺,大拇指揉了揉她微红的唇瓣,另一只手把她的胸揉捏成各种形状,蹂躏她硬挺的浅红色乳珠,“把最后一个吞了,我就进来。”
    “啊……嗯……”她无力的摇头,叁个球形已经进入的很深,在她体内躁动,她的腿都软了,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泪眼朦胧看着他。半晌,看他无动于衷,她一狠心,握着手柄往里一捅,浑身颤抖。
    “乖姐姐。”林笙的亲吻奖励般落在她的手背,又一根一根亲吻她的手指,到她无名指时却突然发狠,留下深深的齿痕。他的手也覆了上来,和她一起慢慢把震动棒拉出来。只剩下最后一个球形在她体内,她还未松口气,他又把震动棒往里一插到底,引得她一阵寒颤:“要坏掉了……啊……”
    她就在他怀里静静枯萎多好。他想。
    但他还是舍不得。
    他松了手,半转过身去拿套,她突然扑过来,把他压到了地毯上,一鼓作气拔了震动棒,控诉:“那个不热。”
    震动棒她没关,还在地毯上嗡嗡作响,他歪头:“那什么热呢?”
    她又被他抱到了桌上,两条腿搭在他的肩头,撑着桌面的双手被他握住。他的头埋在她腿间,用舌头在她穴里随意搅动,刺激她的感官,她忍不住把腿分得更开,想要他进得更深。
    “可以了。”单黎的大腿在他肩上滑动,又抬起脚踩他肩膀,让他退开一点。
    她拆了套给他戴上,他拿起一旁的水瓶喝了一口,含着水去亲她的乳尖。水还是冰凉,她一哆嗦,没拿稳套子,掉在了地上。
    她手边还有一打新的,她重新拆了一个,仰头和他接吻,长发蹭着他的手,旖旎纠缠。他明明自己也想要她,却只在她穴口磨蹭,坏心等着她求饶。她乖乖向欲望低头,双腿抬到了他的肩上,“我要你进来。”
    明明扩张过,她还是对他的进入有些难受,不轻不重咬了一下他的舌尖:“轻一点。”
    “不行。”他不依她,想也不想拒绝,性器抽出又插入,她的穴口可怜兮兮张着,阴唇肿厚,有些微痛感但却想要更多。他把她的双腿并到一边,抱好,冲撞起来。
    他的小腹拍打她的臀肉,发出肉体的啪啪碰撞声,她迷糊中想起这好像是之前她给他看过的姿势,右手去抓他的左手找点依靠,想着果然很深。
    林笙发现他每顶撞一下,单黎就会发出一声呻吟,娇媚入骨。他极喜欢听她在床上的声音,加快了速度,听她吟叫。单黎的左手空着,找不到抓的地方,随意一挥,却不想碰倒了一边没拧紧的水瓶,水淅淅沥沥撒了一桌子,沾湿了她的发。
    她眼巴巴看着林笙。
    林笙松了她的腿,改为在腰上缠着,把她半抱起来,甩了甩她的湿发,在脑后卷成一个松松垮垮的髻,撸了腕上的皮筋给她束好。
    他算是明白她为什么要给他皮筋了。
    她倒是不高兴了:“你为什么会扎头发?”
    “天赋。”他放慢了节奏,在她体内轻轻捣弄。
    “骗人。”她抱着他的肩膀,和他上半身贴得极近,撇嘴,“你肯定帮别人扎过。”
    “真没有。”他有些无奈,“只有你。”
    “前女友也没有吗?”她反复试探,还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林笙倒是感受到了她的点点在乎,亲亲她的左颊,轻笑出声:“没有前女友。”
    “那炮友!”她突然胡搅蛮缠。
    “没有。”他抬了抬眸子,看着她的眼里印出了自己的影子,“你是我的第一次。”
    “不是说第一次会找不到进去的地方吗?”他们好像还挺顺利。她愤怒的咬了一口他的肩膀,却忽地被他重重一顶,娇哼出声。
    “我也担心过。”他意味不明的笑,有点痞气,“好在你挺主动的。”
    “好了,我的姐姐。”她还要问什么,却被他堵住了嘴。肉体的冲撞声愈发的响,她攀着他肩,和他一起沉浮,感觉到体内他的性器一涨一涨。
    她的身体依旧发烫,面上的浅红已经褪去,松散的发髻承受不住剧烈的晃动,又散开来。
    凌晨五点多,天还没亮。林笙开了窗户透气,又拿了吹风机帮单黎吹头发,她还是不消停,在他身上四处乱摸。
    “别闹。”他嘴上说得重,身体动都不动一下,任她摸着。
    “你知道你昨晚做什么了吗?”她的手沿着他的脊背往下滑,停在他的股沟。她不安分的捏了捏他的臀肉,感觉手感很好,又上手去拍。
    “嗯?”他扯了扯她的头发,声音很低,“没印象了。”
    不记得了啊……她瞬间嚣张起来,手指肆无忌惮在他的身后轻按:“你一定要我上你,我说不要,你就背对着我撅……”
    林笙关了吹风机听她胡扯,闻言牵着她的手让她转了身,把她压到墙上。她的前胸被墙面挤压,凉得一缩肩,他的两指顺着之前还未清理的液体冲了进来,进进出出模拟着交合,把她的左手收在掌心亲吻,“是这样吗?”
    “不是。”她娇声抗议,半转过身要他亲吻,仰起了头。
    “那……”他抽出手指,轻啄一口她的唇,略一思忖,拿了眼罩给她戴上,给她披上毛毯,牵着她出了门。
    “去哪?”走廊的空气微凉,她眼前漆黑,忍不住抓紧了他的手,步子迈得很小。
    他不回答,开了房间门,松开她的手,“等着。”
    她在原地站着,没过多久他去而复返,双手托着她的腿弯,从背后把她端抱起。她从没被这样抱过,后背贴着他的胸,不敢乱动,很快被他放了下来。
    有暖风打在她身上,她鼻尖沁出点汗,把毛毯一掀:“可以摘眼罩了吗?”
    “不行。”不远处传来他关门又拉窗帘的声音,她被他牵着走了一小段,便被两个细链链接的皮手铐缚了手。
    “你倒是不怕。”他收紧了皮套,声音从她背后传来,仿佛别有深意。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简单的嗯了一声,忽地捕捉到了一丝风声,有什么在空中划过。
    她很快知道了是什么。
    一条散鞭。
    林笙下手并不重,细长的鞭穗拍在她的屁股上,她臀肉微微颤动,泛起了淡红的痕,不自觉夹紧了腿,叫着他的名字:“林笙。”他又挥了一鞭子,看她臀色赤红得可爱,丢开鞭柄,去握她在身后不安乱抓的手:“我在。”
    她直白得很:“我想要你。”
    她知道他在身后,手往下滑,微微挺直了腰,向前弯下身,手指撑开了穴口,像是邀请:“我这里……也想要你。”戴着眼罩的她好像把羞耻心抛得更开,毫无顾忌的勾他。他果然吃这套,她背后传来了他的抽气声,还没等她再说什么,她的脸猛地贴在了冰凉的玻璃面上,他的性器粗暴的塞进来,贯穿了她。
    “你不知道你现在他妈有多美。”他一手托着她的胸强制让她仰起上半身,另一只手腕顶着她的小腹,手指向下触到了两人结合处的湿滑液体,忍不住逗她,“姐姐是只在我面前才这么骚吗?”
    “啊……呜……轻、轻一点……”她脖子根都红了,腿软得站不住,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手上,“只……只有你……啊……”
    他喜欢极了她被欲望折磨的模样,忍不住想要更多,后退几步靠墙半躺下,让她坐在自己腿间上下动着,去亲吻她形状优美的蝴蝶骨。
    他摘了她的眼罩,把两指伸进她嘴里与她柔软的舌嬉戏。她愣怔了几秒,适应了光线,发现面前的并不是窗户玻璃,而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他半靠着墙坐着,她背靠着他跪坐在他怀里,镜子让他不用低头也能看到她胸前的模样。她看着镜子里张着嘴任他玩弄又媚态横生的自己,自觉在照镜子时从未见过自己这般姿态。她的目光又无意间扫过了墙角——那堆箱子!她呼吸一滞,惊觉这里是书房里背后的那个小房间。
    “怎么?”他敏感的察觉了她情绪的变化,支着她的腋下把她抱起,让她面贴着镜子跪好,双腿挤进她的腿间,扶着硬挺的阴茎又进入了她体内。“好大……啊……”她双眼失神,他又解了一只她腕间的手铐,她的双手得了自由,一时不知如何安放,便抚上了自己的胸,无师自通的玩弄了起来。
    “林笙……林笙……”她陡然红了眼,泫然欲泣,“你来……”
    “嗯?”
    “你来摸……才有感觉。”她说得磕绊,连脖子都红了。
    “摸哪里?”他深深浅浅顶着她,听着湿滑的水声啵唧作响,去咬她的耳朵。
    “奶……奶子……”单黎身体不自觉的发抖,“想要你摸……啊……”
    草。
    没想到她嘴里会说出这种词,林笙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转头,向前俯身去亲她,手覆上了她带着粉白指印的胸。她的手轻轻柔柔也盖在了他的手背上,和他一起动作,欲求不满,“啊……再用力一点。”
    他差点被她勾疯,从她体内抽出,摘了套,粗莽掐着她的腮帮逼她张了嘴,让她含着。一股橡胶味冲入,她下意识觉得难闻,他却不让她退后,摁着她的后脑勺狠狠几下抽插,抚上了她的眼睛:“闭眼。”
    他从她嘴中抽出,精液一股股喷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带着腥热的气息,她始终是不太习惯这种味道,动了动鼻子,屏住了呼吸。他的性器又在她唇上揉蹭几下,她乖巧仰着脸,感觉眼睫毛黏糊糊的,想睁也睁不开,只舔了舔嘴唇,如愿以偿听到了他的叹息。
    他找了湿巾给她擦脸,趁她还睁不开眼,在她耳边低语:“真他妈想死在你身上。”
    她听得分明,嘴角勾起浅浅一笑,仰起了下巴回击:“我可背不起人命债。”又问,“几点了?”
    他的精液粘在了头发上,擦不干净,他开了花洒打湿她的发,揉开了洗发水帮她清洗。
    单黎闲着没事干,又开始撩拨他:“我还想做。”
    “真的?”
    “嗯。”她点头。反正有他在,她基本不需要动,轻松得很。
    “懂了。”林笙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你就是想翘课。”
    虽然天还黑着,但已经是六点半多,时间不太够。
    “才没有呢——”
    “再这样我让你带着东西听课。”他拍了拍她的屁股。
    “那你送我去不?”她借机撒娇。
    “那不然嘞?”
    果然什么没油都是骗人的。她闭上眼让他拿着花洒冲走泡沫,微微叹气。
    林笙真是个脾气捉摸不透的人。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