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0.卡西莫多

20.卡西莫多

    “来,吃虾。”林母夹了一只虾到林笙碗里。
    林笙看着带壳的虾摇头,用筷子稍微撇了撇,推到碗的另一边。
    “上次清炒虾仁你不是爱吃吗?这次白灼怎么就不喜欢了?”小姨有些疑惑,仍是耐心哄他,“小姨帮你剥开好不好?”
    “好。”
    林笙是爱吃带壳类的海鲜的。
    不过是之前被虾头上未处理好的尖刺划伤了口腔,肿了两天,有些难受,不太想再自己剥。
    迎新晚会。
    林笙来得迟,错过了开场的舞蹈以及合唱,坐在台下兴致缺缺的看。
    他身边的皮奇倒是兴奋,拿着手机给他看照片:“你小子亏大发了!你没看见,站在前两排的学姐都老漂亮了!”
    林笙撑着头,捧场的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可能是激动到手抖,皮奇拍的照片蓝光闪耀,每个人的脸都是高糊,根本分不清美丑,他只随口应:“这学校漂亮女生多了去了。”
    “那确实。”皮奇赞同。
    按照节目表,接下来该是跆拳道社,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主持人报幕时,却把音乐剧社的表演提了上来。
    话剧社带来的是巴黎圣母院的节选,中间有几段场景切换,身边的同学都在夸赞演爱斯梅拉达的女生身材好又长得漂亮,讨论卡西莫多的特效妆骇人,林笙参与不进这般热闹,只盯着台上布景里的大钟发呆。
    他不耳聋也不驼背,只是他的人生好像一直如此无趣,找不到太喜欢的、能坚持的东西,只漫无目的的随波逐流,昏昏沉沉过活。
    “单黎单黎。”单黎也是开场合唱的参演人员之一。每个社团都要出节目,他们冰壶社是最没有什么可以当场表演的,就象征性做了一个打比赛的剪辑,把社员安排在了开场,和合唱团一起唱歌。冰壶社合唱效果一般,但好在社员们整体气质和形象都不错,有合唱团的成员带着也不至于闹出五音不全的惨剧。
    她下台以后正想找自己的背包去换衣服,突然听到有人喊她。
    是她的舍友,卓子岚。
    卓子岚是音乐剧社成员之一,此刻脸色煞白,额上隐隐发汗,看到她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帮我个忙,我痛经。”
    “你说。”单黎后面再没有别的事,算是答应了。
    “你跟着他就行了。反正我们彩排的时候你也看过。”卓子岚一指身后一个男生,急匆匆的走了。
    单黎还穿着表演时的黑色吊带长裙和细高跟,本想说能不能换个鞋再走,但另一个工作人员仿佛很急,没给她时间,转头在前面带路:“跟我来。”
    她只好快步跟上:“具体要做什么?”
    “等会儿有个台子要两个人一起推着转过来。”他脚步很快,说起话来像连珠炮,“其他人的走位已经定好了,临时换怕出错,等等我让你去哪你就站着,我来推你扶着就行。”
    单黎被他这一大串砸得云里雾里——她确实是看过他们社团彩排,但看过不代表要记得,她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东西,只好先给他打预防针:“我不清楚什么状况,我只是来救急,出了岔子不能算我的。”
    “你按我说的做就行。”那个男生带她到了后台,撩开幕布给她比划,“看到那个架子没?”
    舞台中央摆了一个巨大的布景架,其实是双面设计,前面看起来是监狱的栏杆,翻转过来以后的幕布可以作为绞刑场的背景。
    “嗯。”
    “等等灯灭了你跟着我上去,我说停你就站住,握着那个栏杆……”
    “嚓——”舞台灯全灭了。
    单黎一惊,提着心跟他上了台。舞台大灯熄灭,有些昏暗,她眯着眼尽力想看清,跟着男生走上前去,高跟鞋敲着舞台发出哒哒的声音。
    “啧。”全场寂静,她的高跟鞋太响吵得她有些心烦,只能尽力把重量压在脚尖,减轻一点声音。
    “停。”那个男生示意她站在背景板的一边,自己大步跑向另一边。他刚刚话显然没说完,单黎人还是懵的,只能回想他之前说了什么。
    ……好像是“我来推你别动”?
    架子动了起来。但那个男生明显高估了自己的力气,单一个人推动是很勉强的,只能在黑暗中急促招手,示意她一起施力。
    舞台侧边报幕员播报完毕,单黎和那个男生在大灯亮起前总算是翻好了背景板,男生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从另一边离场,单黎下意识的跟在他身后。男生回了头,挥了挥手,示意她原路返回就好,单黎赶忙转身,尽量背对着舞台,低着头离开。
    “啪——”舞台灯亮起,从左到右扫了一圈,在她身上一掠而过,最后定在了舞台中央。
    一秒不到,在林笙眼里却像电影的慢镜头,周围一切都被虚化,只聚焦着她的身影。他看她盘起的发,露出的细长的颈,线条优美的手臂,以及——
    她做了镂空设计的礼服后背,用粉色丝带在后背正中打了一个大蝴蝶结做连接,裸露出蝴蝶骨和小半白嫩肌肤,像是欲语还休。
    她想掀了幕布进后台,不想幕布被人从里面掀开,她迎面撞上准备上场的第二批人,只能侧过身站在一边让他们先上,半低着头发呆。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聚光灯转动,看着爱斯梅拉达被绑上了绞刑架处死,听卡西莫多悲愤欲绝的歌声。但林笙却觉得暗中的她仿佛周身带着光,忍不住盯着她看。
    她气质极好,腰板挺得笔直,流苏耳坠垂着,显得她精致又疏离。只是林笙还没来得及细看她的五官,她便进了后台。
    音乐剧还在继续,卡西莫多杀死了副主教,抱着爱斯梅拉达的“尸体”,林笙突然站起了身。
    “去哪?”皮奇问。
    去做一件他以前不齿的事。
    “搭讪。”
    林笙出了礼堂,找到后台入口想进,却被拦住:“抱歉同学,后台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
    好吧。
    他摊了摊手,后退了几步,半靠着墙,干脆在门口等。
    他向来是个耐心的人,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出来的人一批又一批,却独独没她。
    而作为新生的他不知道,就像候场区分两边一样,后台不止一个入口。
    林笙想起了舞会后匆匆离场、只丢下一只水晶鞋的灰姑娘。
    那个姑娘只是平平无奇的从舞台边缘默默离开,却在他心上留下了影子。他说不出她到底哪里有吸引力,只是午夜梦回,他的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她戴着面具提着裙角邀他共舞,在他想揭开面具的时候又咯咯笑着跑远。
    后来他终于可以和她跳完一整支舞,她的胳膊在聚光灯下白得反光,缠着他,问他爱她吗。
    林笙开始找她。
    他虽然不太记得她的五官,但对她的着装还算有印象,看了迎新晚会的推送,庆幸那天穿着黑色长裙的只有合唱团,又凭着那身黑色吊带和盘起的长发认出了她。他找了合唱团认识的学姐询问,学姐却说她不是合唱团的成员——当天一起合唱的不止冰壶社,还有一些别的社团。他讨厌大张旗鼓,没在群里声张,只一点一点找人去问,花了不少功夫,最后发现她是冰壶社的成员。
    于是他加了冰壶社。
    但老社员不在群里,他又去问了认识的冰壶社财务学姐,知道了她的名字。
    单黎。
    财务也是个怂人,垂涎于单黎的美貌良久,一见面就胆怯,连微信也不敢去加。
    她倒是理直气壮:“你不知道,她拒绝过的人大概比我们场馆里的冰壶还多。”
    是以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财务从记录了社员个人信息的表格里调出了单黎的微信号给他:“你加。”
    他去搜。
    “对方拒绝通过微信号添加好友。”
    财务又找社长推了她的名片。
    “对方拒绝通过名片添加好友。”
    ……
    林笙明白了。他踢到了一块铁板。
    林笙从小到大对镜头和视线格外敏感,总能从人群中精确捕捉到看着自己的人和对着自己的摄像头。大概是单黎从窗外经过并往里看的第二次,他就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
    他侧过了头,身边的皮奇也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哇!美女!”
    她迎上了他的目光。似乎没想到过他会看过来,她微怔,垂下眸子快步离开。
    “这个点很重要啊,期中考必考。”教授在讲台上用激光笔指着ppt画圈,林笙却举手示意:“老师,去个洗手间。”
    “去去去。”教授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但人有叁急,他总不能不让学生去,只挥了挥手,“皮奇,重复一下我刚刚说的。”
    连讲到哪都不知道却被无辜殃及的皮·池鱼·奇人都傻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偏偏林笙已经溜了出去,他连求助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瞟了一眼PPT开始胡扯。
    林笙出门的速度已经够快,甚至跑遍了整条走廊,她却像凭空消失般在人群中,怎么也找不到。如果刚刚不是皮奇跟他一样都看到了她,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可能这就是有缘无分吧。他微微叹了口气,甚至期待下一周,她还能路过。
    下一周她果然来了。
    林笙坐在了同一个位置,在同一个时间点对上了她的目光。
    他的欣喜多过了他被人窥视的厌烦,刚想追出去,冲上头来的违和感让他硬生生忍住。
    他觉得不对。
    是什么能让一个总是拒绝别人的学姐对自己青眼有加?
    他不是什么好人,自认为最近也没做什么足以让人喜欢的善举,每天家里学校两头跑,她凭什么多看自己一眼?
    他大概从别人的嘴里了解了一点她,不太全面,但也不是偏见。
    她做事的目的性极强,加冰壶社是为了混实践学分,愿意参加集体活动是为了不和周围的同学产生太大的距离感,帮别人忙全看心情,那么她每周这么定时定点的路过……
    下周,下周吧。他抓了抓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林笙已经分不清对她是什么感觉,明明第一眼连她的脸都没太看清,却陷入了热烈的一见钟情;后来他四处找寻她,又觉得自己只是拼着一口执念;而现在,那个女孩子在他未开口前就说出了他的名字。
    他没有太意外,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开口却是刻薄的话,让她别再透过窗户看自己,因为他不喜欢。
    他确实不喜欢这种行为。
    他想起来他以前喜欢吃虾,但是讨厌虾的壳——别人对他直接的盯视就像虾壳,让他觉得烦扰。
    他从抽屉里找到了一张名片,播了上面的电话:“严哥,帮我查个人呗。”
    也奇怪的很,他前一段时间那么想找她,她没出现过;现在他举棋不定,她倒是频繁的出现。
    他看着她步步紧逼,很想跟她说一句,小姐你人设崩了。
    严哥那边还没给他反馈,美其名曰灰色产业需要小心行事,她却主动送上门来。他试探着她的底线,惊觉她对自己浑然天成的依赖,隐隐感觉到了不对。但大抵是没有人拒绝送到嘴边的肉,他大概是抱着一种恶劣的心理为所欲为,她却照单全收。
    第二天他收到了严哥寄来的邮件。
    单黎,曾用名林黎,亲生母亲因产后大出血去世,是以被送到了无法生育的舅舅家,当亲生女儿抚养。
    他很小就知道他爸是个不老实的人,对于他突然冒出个亲姐姐这件事,他竟然没那么震惊。只是算算日期,他爸怎么说也是个孕期出轨。
    啧,他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他想起了昨晚问她的话,问她是不是想当他的女朋友。
    她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那倒没有。”
    哦,难怪没有想过,她一开始,就是想当他的亲姐姐。而她愿意做出的妥协和答应他无理取闹的要求,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
    她又来了新的消息,问他要不要去游乐场。
    嗯,和家人去游乐场确实是件温馨的事。
    那就让你如愿以偿吧,我的姐姐。
    只是后来事情有些过了火,她不抗拒,他也乐得装傻。
    集训的一周里他没去联系她,想了很多。
    他从喜欢她的肉体开始,喜欢听她在他耳边喘息,喜欢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喜欢有她在的日子。他隐隐能猜到,她在父母双亡后来到远洲找他,不过是想要一个家——他家的户口本上当然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多一个人。
    他的想法跟她差不多,只要不霍霍出一个残疾的、有缺陷的孩子,这段感情就是他们俩自己的事。
    他不是卡西莫多,他不聋不丑陋,不需要她发善心递给他一瓢水,也决不会选择在她死后才拥着她长眠。
    不是逃避,单黎确实需要点时间来理一理她和林笙的关系。
    她把文件发给室友,拔了u盘,收好电脑,继续盯着手上的钥匙发呆。
    单黎打小就是个亲缘感情淡薄的人。她有一对恩爱的父母,他们爱着彼此,却不爱她,只负责提供必要的费用,以让她衣食无忧长大。她有个小她一岁的妹妹,见了她就闹,十叁岁以后变本加厉,屡次对她说她不是亲生的,恐吓她很快就要被赶出家门。
    单雅以为骂她不是亲生的会让她难受——最开始她确实是一惊,听多了也就麻木了,连个眼神也不想给。
    她读高叁时是全寄宿制,父母失事的时间正好在她高考前一天,是从国外飞回来的途中。她的老师比她还早知道,怕影响她考试,直到她最后一科考完才敢告诉她。
    班主任甚至想好了要怎么安慰她,不想她只是淡淡点头:“知道了。”
    没有难过,没有眼泪。
    她甚至想,两个人直至最后一刻也在一起,携手面对死亡,也勉强算是个幸福的收尾。
    律师找到了她们,读了遗嘱。
    单黎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直到她打开保险柜,看到了压在最底的两张出生证明和几份亲子鉴定证明。
    林黎和林笙。
    她知道了,她还有个亲弟弟,她的“父母”其实是她的表舅和表舅妈。
    而之所以他们给她留了所有的房产,不过因为那些是她生母的婚前财产。
    钱也是。捐出去的部分几乎是他们投资所得,其余是她生母做了婚前公证的存款,足够她下半辈子继续保持现在的生活水平。
    而对于单雅,他们也不是真的什么也没留——意外事故保险的受益人是单雅。
    单雅还在愤怒的砸东西,见她从房间里出来,尖叫着把电视遥控器砸向她。
    她心情还不错,躲过飞来的遥控器,笑眯眯的把医院开具的不能生育证明递到单雅的手上:“麻烦尽快从我家离开,谢谢。”
    她找了一家私家侦探去找林笙,知道了他迟她一年上学,现在在远洲市,马上升高叁。私家侦探效率挺高,连林笙的成绩、排名以及理想学校都弄到了。
    她有点头大——她的成绩是可以稳稳的去他理想的学校,但毕竟还有一年,不知道届时他会不会换个目标,也不知道他高考会不会失常,变数太多。
    思考良久,她看着证件照上那个男生,嘴唇紧抿,眼尾斜斜勾起,眼中眼白居多,整个人格外倨傲。
    她决定赌一把。
    她的弟弟,应该是个优秀稳定的人。
    她赌对了。
    她在公开的新生宿舍分配名单里看到了他的名字。为了确保不是同名同姓,她甚至把全部人的名字都看了一遍。
    没有同名同姓,很好。
    “阿黎啊,过两天招新来帮忙不?他们说招新群里有几个男生超帅的。”
    “准备模拟法庭呢。”单黎叹了口气,“等我忙完这段再说。”
    何况长得帅打冰壶又不会加分。
    但她很快发现,刘翙羽口中超帅的男生之一也包括林笙。
    那天刘翙羽分享了社里的活动推送,照例要她们点开加点点击量,单黎唰唰往下刷,花了叁秒走马观花浏览完,直接拉到了最后——
    “诶?”
    照片上的男生穿着白色运动衣,几乎要和背景的冰场融为一体,额前头发微长,戴着护膝,手持冰壶杆定了个点,示意队友往这里发。他没什么太夸张的表情,眼睛朝下看,盯着冰面,专注认真。
    “怎么样,帅吧!”刘翙羽朝她嘿嘿笑,有几分得意,“他真的不爱拍照,好说歹说才同意留了这一张。”
    单黎点了保存,又抬头向她虚虚伸手:“原图发我一张。”
    “我去?”刘翙羽一惊,“你开窍啦?”
    “我亲弟。”她言简意赅,“可以拿出亲子鉴定而且失散多年的那种。”
    她恨,她怎么开学就报名了模拟法庭?
    ——如果没有模拟法庭,她可能也是面试他的成员之一。
    她正吐槽着模拟法庭不仅占了她一堆课余时间,还让她在周叁上午强行要早起去讨论,模拟法庭就给她带来了惊喜——她结束了讨论,从D教学楼抄近道朝下节课的教室走去,却听到路过的一间教室里教授说:“皮奇,这个问题你来回答一下。”
    该教授上学期开过全校公共课,她选过他的课。他极喜欢叫两个字名字的学生来回答问题,她也被点过很多次。
    她只隔了窗户看了一眼教授,继续走路。
    皮奇站了起来:“老师,林笙说他会,他自告奋勇来回答。”
    林笙?她惊喜回头,看到教室里另一个人站起:“选D。”
    啊。
    她弯弯嘴角,笑了。
    下周见,我的弟弟。
    所以她和林笙的关系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抓了抓头发。
    她不可能见面就说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本来打算走细水长流的路线,慢慢跟林笙认识,再搞好关系。但她很快发现林笙好像是个难搞的人,社团聚餐全程冷脸,周身气压又低,好像不太适合走温情。
    万恶之源还是KTV活动,摇骰子她输了,刘翙羽看热闹不嫌事大,让她拥抱一下全场最喜欢的异性。
    “哇——”起哄声顿起。
    她微微叹气,拍了拍刘翙羽的肩膀,站起身扫了一眼,在角落的沙发处看到了林笙。
    她本以为以林笙的脾气,她应该狠狠被推开。
    但没有。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知道用哪种方式跟林笙拉进关系了。
    她当然知道正常的姐弟不会接吻不会做爱,但她贪恋那一点从未体会过的温存,觉得自己也不吃亏,便随着林笙去了。反正她确认过了,林笙没有女朋友。她乐意,林笙乐意,就可以了。
    而林笙叫她姐姐她也没太在意——她本来年龄就比他大,不管比他早出生多久,他叫姐姐也是合理的。
    她之前有自己的顾虑和考量。她想和林笙保持长久又稳定的关系,像现在这样什么束缚也没有的状态其实是最舒服的。她也怕自己答应了林笙以后,他认了真,最后却发现女朋友其实是亲姐姐,无法接受,最终走向殊途。
    只是,如果林笙从一开始就知道的话……
    她看了一眼带了他生日的微信号。
    四月七日。
    叁年后,2024年,他满22岁,可以给她一个承诺。四月的缩写是Apr,她看着字条上的Wln,突然有了想法。
    他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
    她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面对他的心意,却不自觉笑出声来。
    真傻啊,林笙。
    “可自从人类学会相爱的那一刻起,我们因为对方的存在而获得了意义。”
    ——姜云升,《你一定能够成为你想要去成为的人》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