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3.挂了

23.挂了

    “你解的头发,你来扎。”单黎振振有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沙发上侧过身子背对林笙。
    林笙摊手:“先说好,我是真的不会。”
    连梳子都没有,全靠手耙,他真心为她的发型担忧。
    果不其然,他手忙脚乱的为她拢了发,顾了左边右边却又漏了几缕。单黎看着显示器的倒影里手足无措的男人,放了他一马:“算了,你来把发卡卡上就好了。”
    她咬着皮筋把头发高高扎起,林笙站起,靠在桌上垂眼看她,勾了她的下巴,亲亲她的脸颊:“所以你看到U盘了?”
    “嗯。”她承认,没再说点别的,只把蝴蝶结发卡打开给他。他绕到她身后,不甚灵巧的别好,调了调位置,小心道:“这样可以吗?”
    单黎甩了甩头,感觉还算稳固,算他通过:“可以了。”
    林笙差不多该上课了,两人收好东西出了网咖,一路沉默,最后还是单黎开了口:“为什么喜欢我?”
    女朋友问喜欢她的理由,这大概是道送命题。林笙纠结了半天用词,试图润色出点华丽优美的辞藻,最后还是简单粗暴的选择第一印象:“因为你的颈背很好看。”
    “哈?”原来是馋她身子,那没事了。
    “那你呢?”林笙反问她。
    她挠头:“因为和你做爱很舒服?”
    “哦——”原来是半斤八两。
    她噗嗤笑出声:“因为喜欢听你叫我姐姐。”
    ……听起来都不是什么有实质意义的理由,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真是旗鼓相当。
    “哦对了。”他突然想到,“下个月你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
    “礼物……不应该是你给我一个惊喜吗?”她小步蹦跳着往前走,丝毫看不出抱怨的意思,“我指定多没意思啊。”
    “都有。”林笙的胳膊被她带着前后摇晃,不觉抓紧了与她交握的手,不让她脱出去,“我准备一个,你定一个。”
    “我想想啊……”她一时想不出来,抓耳挠腮了一路。林笙本想说不急,反正还有大半个月时间,但看她嘴里念念有词还带点小暴躁也有趣的很,就随她去了。
    “我想到了!”到了金院楼下,单黎总算是想出了个结果:“我们包个温泉旅馆做爱好不好?”
    “啊?”林笙震惊。
    ……
    缓了半天,他开口道:“我以为你会想要包啊鞋啊什么的。”
    “那个我自己也能买啊。”单黎摸了摸下巴,“不过你要是想送我我也不介意。”
    他们这边还没商量好,教室已经到了。这是一节大课,人多,老师不一定记得每个人的脸,林笙推了教室门:“要一起上课吗?”
    “哪个老师上的啊?”
    林笙说了个教授的名字,单黎想了想,不认识,避免了被认出来的尴尬,便跟在他身后进去了。
    皮奇来得早一些,看到她,当场卧槽了一声:“我去?你们??”
    林笙回眸看了她一眼,没藏住笑意:“我女朋友。”
    “你好,单黎。”单黎朝皮奇微笑,带了十分的友善。说起来,当初要不是皮奇胆子大在课上搞事,还叫了林笙的名字,她应该就此擦肩而过,和林笙现在可能还是在素不相识的阶段,根本不会有故事。
    “我之前还以为你喜欢男的,对不起,是我想多了。”皮奇强行被塞了一嘴粮,苦着脸拍了拍林笙的肩膀,“我还以为你要单四年,怎么就进展神速了呢?”
    “上天安排的最大嘛。”单黎端着嗓子学电影台词,跟着林笙一起坐下。
    单黎上课极少走神,陪着林笙也煞有其事的跟他一起看书看ppt。
    林笙惊奇:“我以为你会坐在位子上玩手机。”
    手机。
    这倒是提醒了单黎:“啊对,我忘记开静音。”她的手伸进桌肚,把静音按钮扣下,把下巴搭在交迭的双手上继续看黑板。
    第二节课,单黎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但她连来电提醒都没看,直接摁了。
    打电话的人锲而不舍,她连着拒绝了叁四次,连林笙都看出不对来:“又是单雅?”
    “不知道,可能吧。”
    ——说实话,除了单雅,她真的想不出还有谁。
    又是一个电话。
    单黎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不是单雅,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回拨的打算。
    很快一条短信进来了。
    “你好,单小姐,我是单雅的班主任徐杨,抱歉打扰了。单雅今天又逃课了,留了张字条说要去找她的姐姐,查监控发现她从后门偷溜出了学校。我们都联系不上她,如果她联系了你,麻烦告知一声,谢谢。”
    单黎头大,纠结了半天,还是给班主任回了一句,知道了。
    下午五点,下课。
    两人吃了晚饭,林笙问她去哪。
    单黎弯了弯眼:“你在哪,我就去哪。”
    “好。”林笙牵了她的手,“我们回家。”
    单黎回宿舍收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跟着林笙回去了。林笙还有明天要交的作业没做,埋头计算,她倒是清闲,看了几页专业书就开始在他身边晃荡,最后干脆钻进了桌子底下。
    林笙哭笑不得,还得伸手给她捂桌角:“小心磕了脑袋。”
    她完全没注意这些,半坐着趴在他的大腿上,眼巴巴抬头看他:“想做。”
    “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林笙用笔敲敲她的头,伸手去拿她放在桌子上的书,递给她,“看你的书。”
    “你明明也想嘛。”她不接书,任书滑在地上,伸手去碰他,“你不做,我去找别人了。”
    他知道她说的不过是激他的话,闭了眼,深吸口气,还是没忍下来,扼住她作乱的手,蹬着地面让椅子后退,把她拉上来:“你他妈想找谁?”
    她岔开腿坐在他的大腿上,笑得狡黠:“找我男朋友呀。”她的双手缠了上来,吐气如兰,“你见过他吗?”
    ……
    他咽了咽喉,没有说话。
    “没见过就算了。”她起身,作势要朝门外走去,“我去找他啦,拜拜小帅哥,回见。”
    一。
    二。
    她在心里数着。
    果然,还没数到叁,她被林笙拉住了。
    “二十分钟,我把最后叁题做完。”
    二十分钟……
    “也行,那我去洗澡。”她亲亲他的额头,从背包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等她从浴室出来,林笙还在写最后一题,看到她穿了什么,笔差点掉了。
    “什么时候买的?”
    她带了一股沐浴露的奶香坐上了桌子,晃着纤长的腿,脚趾上的镭射指甲油微微闪光。她歪头认真想了想:“上周吧。”
    她又跳下桌子,张开手转了一圈,颇有几分天真活泼的味道:“好看吗?”
    除去腿侧边两条开叉,那只是一条实打实的普通睡裙,藕粉色,没有腰线,吊带松松垮垮在单黎肩上搭着,浅浅的V领半遮住她的胸。裙子长度大概是到她大腿中上,随着她的走动被带起。她的锁骨现出一个分明的形状,腰板挺直,几缕打湿的发尾曲卷着垂在胸前,大概有那么一点摇曳生姿的味道。
    林笙想着,他觉得好看,应该只是因为穿的人是单黎。
    但单黎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他才察觉裙子的背面只由两根细细的带子交叉撑起,仿佛轻轻一扯就会断开,露出她的背,肤白如雪。
    她的背中下方深陷出诱人的弧度,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
    要命。
    她又坐回桌子上,双腿交迭,身子微微前倾,朝他勾了勾手:“过来。”
    林笙好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听话的走到她面前,站定,双手撑在她的身侧,想要亲她,却在要凑近的前一秒被她侧着头躲开。
    她勾着唇笑,右手手指插入他的发间,又问他:“喜欢吗?”
    他闭眼又睁开,点头,喉咙干涩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的拿起了手边的水杯。她却抢过,浅浅抿了一口,舌在上嘴唇慢慢滑过,像是不经意间做出的举动。但她的双腿却没那么老实,摇晃着在他腿间磨蹭,是带了几分嚣张跋扈的可爱。
    手机铃声响了。
    啧。
    她不太高兴的弹了一下舌头,去扯他的领口,借机取闹:“你手机响了。”
    林笙摇头,声音微哑:“我调了静音,不是我。”
    她松开林笙,拉开了放在沙发上的背包拉链,俯身去翻找手机,林笙借机站在了她的背后,手顺着裙子腰侧钻入,捏捏她的腰,一只手在在她的腰线上来回滑动抚摸,另一只手往下,隔着薄薄的蕾丝抚摸她,感觉指间微微湿润。她耸着肩躲闪了几下,看着屏幕上的单雅二字,抿着唇又纠结了一番,还是按了拒绝,又想去开飞行模式:“别闹,痒。”
    “开什么飞行。”林笙的下巴搭着她的肩,与她耳鬓厮磨,腾出手来占着手长抽走了她的手机,开了静音就扔到一边,“错过了别的消息怎么办?”
    “现在哪有熟人找我会打电话啊?”单雅在她这里已经被她自动排出了正常人的范畴,她又要去够手机,却被他拦腰抱起,面朝下扑在了床上。
    林笙脱了衣服重重压上来,赤裸的胸贴着她微凉的后背,把她的头发撩到一边,亲她的脖子,又一点一点往下。
    她的手机又开始嗡嗡震动,她挣扎着扭过身子,给了他一个早叫你开飞行的不悦眼神。
    他明白她的意思,突然笑了,抽身去拿了她的手机:“接。”
    她气急,不要还没说出口,他已经右滑接通,开了免提扔在床上她够不到的地方,跪坐在她腿上,用身子压着她不让她起身,抽了张湿巾慢条斯理擦手,恶趣味的笑。
    单雅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回荡在整个房间:“单黎,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单雅的脾气虽然冲,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尖锐,完全不像是一个刁蛮又任性的人。
    “你——”单黎盯着林笙,只愤怒的冒出了个音,便被他用唇舌堵住了嘴。
    她的双手交迭着被林笙用一只拉高,固定在头顶。她终于了解了两人力气的差距,林笙看起来表情轻松,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却也睁不开他的禁锢。
    “嘘——”林笙的另一只手食指竖起,虚虚停在了她的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又往下,沿着裙子的开叉往里深入,在她臀侧摸到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系带,轻轻一拉。
    虽然只有一声,但单雅仍捕捉到了她的声音。仿佛像是得到了回应,她来了劲,一如既往的趾高气扬:“我刚刚出动车站,你给我个地址,我来找你。”
    单黎的裙摆随着她的扭动早已拧到了臀上,皱巴巴卷起,让林笙看到了她被半拉开的、带了复杂花纹的淡粉色内裤。他松开了单黎的手腕,半抱起她的上半身,带着她换了个离手机更远的方向,随手把吊带从她肩头拉下,卡在她腰间,轻抚她的阴蒂,听她抑制过的喘息。他往下吮着她的椒乳,不轻不重用牙磨了几下,故意发出点带水声的声响,引来她在他肩上略带慌张的抓挠。
    电话那边有些嘈杂,有广播的播报声,路过行人的交谈声,甚至可以听到骨碌碌行李箱滚轮在地上滑动的声音,单雅还在喋喋不休:“我知道你学校在哪,你要是不告诉我地址,我就去你上课的地方闹。”
    当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单黎头疼欲裂,深吸一口气半坐起来,把呻吟压下,掐着林笙的肩膀让他消停点:“你……你来干什么?”
    林笙的手还是轻轻慢慢在她身下磨蹭,她止不住的摩擦着大腿,夹紧了他的手,想要更多。
    “我要找你需要什么理由吗姐姐?”单雅不是很能听清她的声音,调大了音量,语带嘲讽,十足的不屑,“怎么?继承了家产就翻脸不认人?”
    听单雅叫她姐姐,林笙收紧了绕在她腰间的手,从她乳间抬起头来,凑近了她的耳朵,用低低的声音气息急促的叫她:“姐姐……姐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姐姐。”
    跟个二愣子吃什么醋?单黎侧过头去吻他,手圈着他的阴茎上下动作,用指甲轻刮他的龟头,听到了他一声抽气声,感觉他抚着她阴蒂的手稍稍用了点力,中指埋入她的体内,肆意探索。
    林笙半压着她伸手去够避孕套,用牙咬着拆开,让她给自己戴上,单黎接过,却发现套反了,只能丢到一边,让他再拆一个,不带什么情绪的应了单雅一句:“我觉得我和你没什么见面的必要,你哪来哪去。”
    她又瞪林笙,好端端接什么烦人精的电话?
    她做了口型,挂了,赶紧的。
    林笙爱极了她衣衫不整眼角含嗔的模样,手沿着她的脊柱滑动,一下一下亲她的唇角,朝她摇头。
    看她咬着唇忍得辛苦,还要想着怎么回复别人,多有意思。
    单雅:“那你别怪我——你去远洲是为了找那个人吧?我会告诉他,你接近他是安了什么心思!”
    单黎终于帮他套好,跨坐在他双腿,小穴里流出的体液滴在他的腿上,又打湿了床单。她的手懒懒环上他的肩膀,胸乳在他面前晃动,他半拖着她的臀,扶着性器进入,舒服的呼出口气,埋首于她的乳间刺激她,听她淡淡问道:“什么心思啊?”
    单雅愤愤然:“你那个亲生父母是不是很有钱?你就是嫉妒他过得比你好!还想分家产!想搅得他们鸡犬不宁!”
    她一声比一声高,单黎直皱眉:“说过很多次了,你别拿……嘶……你自己的想法代入我。”林笙突然重重一顶,她猝不及防,伸手恨恨去揪他的乳首作为报复,看他龇牙咧嘴用口型喊痛。
    单雅愈发的来劲了:“明明这一切都是我的!你凭什么?”
    “吵死啦!赶紧挂了。”单黎忍无可忍,啪一声重拍了一下林笙的背,听得一声脆响,收紧了穴口,扭着腰前前后后摆动,不再掩饰声音中的媚态,仰头喘息。
    “好。”
    单雅隐隐听到电话那端有一个男人应了一声,电话很快被挂掉,她再拨也没人接了。
    “她要是真去学校闹怎么办?”林笙扶着她的腰看她主动吞吐着,水声噗嗤盈耳,发出黏腻腻的声响,忍不住动想进得更深。
    “我们学校……难道没有保安吗?”单黎失笑,“只要我无所谓,丢人现眼的就是她。”
    单雅小姐也是时候该懂事了,也应该明白,事情不是只要她哭闹就会有个好结果。
    “我有一个问题。”林笙换了姿势,把她压到了床上,深深浅浅抽插,又去轻按她的阴蒂,感觉她把自己夹得更紧。“你能不能精虫上脑一点啊?”单黎伸手给了他一个暴栗,“我不听我不听。”
    林笙想了想作罢,抬高她一只腿,亲了亲她的腿肚。
    她莹白圆润的脚趾微微蜷缩,腿对着他打开,衣衫凌乱躺在他身下,眼里印着他的影子,薄薄的睡裙卡在腰间,随他肆无忌惮的抚摸。
    她是他一个人姐姐。
    他俯下身,看她面色绯红被欲望折磨,咬着下唇发出愉悦的声音,去握她下意识轻抓着床单的手。
    “喜欢你。”
    她听见他朴拙的声音,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脏咚咚跳跃的响声。
    我也喜欢你。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眼睫毛被汗水湿润,微微张嘴。
    她对他的喜欢早已超出她早前的预料。之前她淡然又平常的觉得,能和他相识、让他记住足矣,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他想要的,她的在乎,究竟意味着什么。她想起那个酒后晕乎乎讨要她的在意和喜欢的男人,心无可避免的一揪。
    希望以后,她不会再让林笙有这样的感受了。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