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4.克服

24.克服

    林笙去浴室开了浴缸的水龙头,单黎躺在床上,动弹一下都懒。
    林笙试了试水温,正要说话,突然听她扬声道:“林笙,你手机响了。”
    “谁啊?”
    “不知道,一个陌生电话。”
    “那你接呗。”
    她慢吞吞探着上身伸手向床头柜摸去,接起,过了一会儿又朝他喊:“你订的东西到楼下了,放在门口,叫你下去拿。”
    “你去?”林笙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水,盯着墙壁发呆。
    好家伙,她连站着洗澡都懒,怎么可能会想下楼?虽然林笙看不见,她还是小幅度的摇了摇头:“你去。”
    “行吧。”林笙拿她没辙,调小了水流又换了衣服下楼。待他再上来,却看见她已经穿好了睡裙,懒洋洋坐起,靠在床头:“林笙,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消息吧。”
    “不行,这得坏消息先说。”她自顾自的开了口,“我把床单弄脏了。”
    这算什么坏消息?他摇头:“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横竖都要洗床单,省得洗两次了。”
    洗两次?他有点没跟上她的脑回路。他不过才进离开十分钟不到——“你做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做。”她的声音和表情一样无辜,“我姨妈刚好来了。”
    林笙揉了揉太阳穴,略微有些头疼。
    ——他几乎可以预见,接下来几天,单黎会仗着他对她做不了什么,牟足了劲撩拨他。
    “干嘛这个表情?”单黎随手拿起枕头丢他,“你怎么连多喝热水都不说?”
    “我就没见过你喝热水。”林笙接到枕头,又扔回床上,摊了摊手,“你真的要喝吗?”
    唉。她叹口气。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把她的习惯摸得太清,她连无理取闹的机会都没有。
    说话间,他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业务繁忙啊林老板。”单黎看着他接起了电话,靠着床头打了个哈欠。
    他听了一句,朝她做了个嘘的姿势,开了外放。
    电话那头,女孩子的声音单黎无比熟悉:“林笙吗?”
    “东西收到了吗?”她的语气很平淡,完全没有和单黎对话时的张扬,“如果你感兴趣,还可以再联系我。”
    “哦对了,我叫单雅,雅致的雅。要记住我的名字。”
    她挂了电话。
    林笙嘴角抽搐:“她以为自己在干什么?演港片吗?”
    单黎的关注点不在这里,眉心一皱:“她给你寄了什么?”
    “基本都是我已经知道了的。”林笙在楼下已经拆过了包裹,无外乎是单黎的一些资料,不过——“还有一些事,你可能不了解。”他抿了嘴唇,还是决定说出来,“关于我小时候……嗯,大概两叁岁吧,那时候的大火。”
    单黎看他表情不对,赶紧打断他:“不必因为不想对我有所隐瞒就自揭伤口。”
    他摇头,走过来,在床尾坐下。
    “你也发现了,我很排斥别人的注视,还有拍照。”
    “小时候家里大火,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这在当时是大新闻,我不管是醒着还是睡了,都有人对着我拍照。虽然我没受什么伤,很快出院,但还是有人不停的上门……我爸妈甚至把这个当成了社交和搭人脉的机会。”
    “所以我越来越讨厌镜头,讨厌别人对我指指点点,好像每个来看我的人,都别有目的。”
    “我已经在努力克服了……至少对于抓拍,我稍微没那么反感了。”所以拍证件照是他最讨厌时刻,他不得不直视镜头,还被要求微笑,像极了小时候的遭遇。而他的手机也只设了密码锁,是以单黎在录入面容ID的时候根本不需要重设。
    他转过头来看她,勉强的笑:“我看别人都会晒好多照片,记录去了哪里,和男女朋友合照,剪纪念日视频。”他对别人的照片并不羡慕,但他担心单黎习惯不了,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很抱歉,这些我暂时都做不到,想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单黎张开手抱住他,把头靠在他肩上,蹭蹭:“没关系啦,不用勉强,我对这个也看得不重。”接着她话锋一转,“不过不能记录和你做爱的样子,还是有点遗憾的。”
    林笙:“嗯?”
    他的女朋友,真是有一个奇妙的小脑瓜——
    “对了,你之前想问我什么?”
    “……单雅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我就不知道了。”单黎挪了位置躺到他腿上,又嫌他腿没有枕头舒服,默默移开,“不过她应该很小就被领养了,甚至可能比我还早吧,不记得了。”
    说话间,单黎的手机也开始震动。
    “这是什么?电话之夜吗?”
    好家伙,两个人手机轮流响,一晚上接了一年的量。
    单黎磨蹭着去拿手机,看了一眼:“不认识,挂了。”
    她摁掉,又听见楼下有门铃声响起,抬眼看林笙:“嗯?”
    ……
    两人对视良久,最终还是林笙败下阵来。
    “我去。”林笙揉了两下她的头发。
    待他再上来,怀里抱了一大束花,花朵星点,散着一股近乎于无的淡香。
    粉红色的满天星。
    单黎趴着玩手机,听房门打开的声音,回头,连眨了好几下眼睛,明知故问:“送谁的呀?”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笙不想她开飞行模式了,原来是有这茬在这里等着。
    林笙笑:“你背后不是有个人吗?”
    “啊?”单黎一哆嗦,回头,马上意识到被骗了,也跟着演了起来,煞有其事,“哈喽,你好啊。”
    “好了好了,不闹了。”林笙大步走过来,半蹲在她面前,把花束递给她。
    她接了过去,抱在怀里微微笑,歪着头看他:“你能帮我拍照吗?”
    他点头。
    她马上跳下床去:“那我化个妆。”
    “啊?”林笙挠头,“可是现在已经不早了。”
    “你第一次送我花诶!”她拎出个化妆包,嘀嘀咕咕坐在桌前开始打底。
    林笙把她拉到怀里坐着,看她倒了点液体在手心,又拍自己的脸,属实没有看懂她在干什么,单黎却突然拿着一个外壳微厚的圆饼状物体转过来:“猜猜这是什么?”
    “不懂。”他实话实说,猜她又要作妖。
    “你猜嘛,只要你猜就有奖励。”
    “嗯?什么奖励。”他的手指绕着她一缕发丝打圈。
    “猜对了,我亲你一下。”
    “猜错了呢?我亲你一下?”
    “对啊。”她拿着粉扑在脸上拍,笑着点头。
    “不猜。”他摇头,拍了拍她的腿,“别扭了,老实点,我谢谢您嘞。”
    亲来亲去,最后难受的还不是他自己。
    单黎大概也是看出来他的心思,笑到眼睛眯成一条缝,找了眉笔塞到他手上:“那你帮我画眉毛。”
    “你的眉毛已经很好看了。”他又把眉笔放回她的化妆包里,决定换个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明天早上怎么说?你要早起吗?”
    林笙周二周叁上午都有早课,本来现在该是在宿舍睡觉。他自觉早起去学校不是什么难事,但单黎本不必要和他起得一样早。
    她果真没再去拿眉笔,转而打开眼影盘,想了想,反问:“你都不翘课的吗?”
    “啊?”他拂了拂额前的发,有些震惊,“这是要教坏我吗?”
    “噫,别诬陷我,我不是,我没有。”她连连摇头,涂好了眼影又拿了新的盒子出来,意味深长笑开,“你猜这个腮红叫什么?”
    “还有名字?”林笙头都大了,撑住额头,揉了揉眼睛,“你饶了我。”
    她用指腹沾了点带了闪的金粉色粉末,拉过他的手举到眼前,手指划过他的手腕,抹开。她的呼吸喷在他的手心,酥酥麻麻,伴着她的声音:“deep  throat.”
    她用勾了眼尾的眼睛看他,眼神柔媚,风情摇曳。她脸上的妆完成度大概到一半,林笙只猜出她口红还没涂,大拇指指腹抚上她颜色稍浅的下唇,来回摩挲。沉默半晌,他还是放了手,随手拿了她摆出来的一个盒子,打开,沾了浅棕色的粉末问她:“这是什么?”
    “修容。”
    他突然笑了,伸出食指在她颊边抹了叁下,成功把她抹成了花猫脸:“姐姐,你凭什么觉得招惹我不用付出代价?”
    在某一方面他确实不敢乱来。但在另一种程度上,他还是可以乱来。
    单黎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法,哇一声苦着脸像是要哭出来:“坏人嘤嘤嘤——”
    她把头埋在了林笙的肩膀上。林笙感觉肩头上的衣服湿了,渐渐产生了罪恶感,手忙脚乱拍她的背,结结巴巴给她道歉,想抬起她的脸给她擦眼泪:“对……对……对不起。”
    他手足无措哄了半天,她终于抬起了头:“哈哈哈哈逗你的,我擦了就好。”
    他一愣:“那你怎么哭了?”
    “被你肩膀的扣子蹭了一下,受刺激了。”换而言之,生理性泪水。
    “不过——”她拖长了声音,“小时候我和单雅打架,她打不过我,只能哭。但等爸妈老师赶到,我能哭得比她还大声。”长大以后,她懒得再去理会单雅,随时能哭出来的技能倒是一直留着。
    他终于松了口气,想生气又气不起来,最终只能无奈叹息一声:“你哦。”
    其实林笙用的力并不重,单黎用了卸妆棉很快擦去,手脚麻利化了个淡妆,对着镜子左右看,又转头去问他:“我觉得口红好像没涂匀?”
    林笙看她的唇色红润饱满,知道她又要搞事,却顺着她的话往下问:“那怎么办?”
    ……
    她的嘴唇带了一股巧克力味,轻轻落下来,在他唇上厮磨,很快又退开。
    她看了眼镜子:“我觉得可以了。”
    “我觉得不行。”林笙勾着她的下巴让她再转过来,吮着她的下唇,看她嘴唇微肿,嘴角带一点晕开的口红印,手指在她大腿上杂乱无章轻敲。
    他说,选一个吧——
    “选什么?”单黎啊了一声。
    Blow  job.他把那个词还给她,又加,or  leg  fuck.
    Pardon?她装傻。
    Both  of  them?  他装模作样点头,Okay.Got  it.
    他正要把她抱起,她晃了晃他挣开,又去包里找什么。
    “你到底带了多少东西?”他坐着没动,看她半蹲着,背后一对蝴蝶骨纤弱又清晰。
    “哎呀,没带。”她耸耸肩回过头,也没明说到底在找什么,撩了撩额上垂下的发,“下次一定。”她站起,目光扫向一旁的花——“啊!拍照!”
    她突然想起了她化妆的初衷,把手机扔给林笙,自我吐槽:“买椟还珠,我真棒。”
    林笙接了手机,先给她打预防针:“我可能拍得不好。”
    “没事。”她不甚在意,“反正我拍出来没不好过。”除非她刻意去摆丑脸。
    她对花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之所以想拍,主要还是看送花的人是谁。
    “咔。”
    林笙想起了一个老气的形容词,太土以至于他没说出口。
    人比花娇——
    林笙万年只有推送和文字的朋友圈更新了一张图片,“阿黎”。
    女孩把粉红色花束抱在胸前,闭着眼,嘴角扬起,露出左颊浅浅的酒窝,空灵又温柔。
    没设分组。
    他隐隐期待起他爸的反应。
    免*费*首*发:po18yu.v ip | Woo1 8 . V i p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