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6

26

    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她宿舍里去国外参加了短期交流项目的舍友,吴思芮,回国了。为了欢迎她回来,几人一合计,带上了各自的对象,一行七人,准备周六去玩真人CS。
    刘翙羽嘴上吐槽他们不关爱单身狗,参加活动倒是最积极的,订了CS馆,又订了晚上吃饭的店。
    现在季节不算好,风大,气候干燥,却还没到下雪的时候,CS场馆周边冷清得很,场地上也就稀稀疏疏一两组客人。这里老板显然是个不差钱的主,包下了整个山头做活动场地,客人也可以根据场地自行挑选可定制的剧本。
    七个人不算多,人数也不平衡,玩攻防对抗有些吃亏,最后决定先玩一把大逃杀模式,各自为战,活到最后并抢先到达指定地点的人胜利。
    大逃杀在室外一块圈起来的场地,他们换好衣服出了更衣室,跟在招待员身后上了车,被带到了随机地点,等耳机里总台指挥说开始。
    单黎被带到了一座废弃小楼的二层,尘土飞扬,光是上去就花了点功夫。招待员再次交代了她一些基本事项,无非是闪起红光和冒起白眼的区域再进入视为死亡,手臂上的定位器、脸上的保护装备不要摘除,有问题及时联系总台,便离开了。
    “开始。”
    单黎扶了扶护目镜,从窗户伸出头看了一眼。
    场地范围挺大,边缘用了醒目的红布和围栏做标记,入目皆是密密麻麻的光秃树植,在其中隐藏了低矮的房子和遮蔽物。彩弹枪单黎其实使用得并不顺手,只打算抱着枪走一步看一步。
    还是先找林笙吧。
    她叹了口气。
    活动开始前,为了增加趣味性,工作人员让抽取他们抽取了额外任务,完成的玩家可以获得奖励,她抽到的是,亲手击杀006号玩家。为了方便指挥,防止紧急情况出现,工作人员给他们每个人都编了号,她是005,林笙是006。
    她对完成任务和奖励都没什么兴趣,相比起来,她更期待看到林笙惊讶的表情。
    只是游戏过程中所有玩家只要被打中上半身即可视为被击杀——所以她还得在别人之前先找到林笙。
    总台里指挥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一轮缩圈开始。”
    她运气还算好,这栋楼并不属于缩圈范围,她准备在里面待着,占据视线的制高点,碰运气看看林笙会不会被缩圈挤压过来。
    她搜了一遍楼,又大概等了五分钟,林笙没等到,却看到了从林子中快步走出的卓子岚。好歹是舍友,她稍微有些犹豫,很快就定下了心。
    反正是个人战嘛。
    她端起了枪,不甚熟练的瞄准,扣动扳机,哒哒哒一大串打出去,成功淘汰了卓子岚,也看到了卓子岚身后的男人。
    卓子岚慌得很。
    她虽然爱打游戏,但实战也玩得少。这个大逃杀模式还和解谜相结合,需要自行寻找线索。游戏开始后,她从树林中的掩体后露出头四处寻找,在树干的枝桠上找到了一个放着字条的箱子。
    “他和她最后死在了__”
    这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疑惑,收好了字条,突然隐隐听到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
    什么东西?她一惊,下意识的跑了几步,躲到了一个掩体后,才想起自己拿了枪,可以防守,小心翼翼端起了枪。
    来人是她的男朋友。
    她松了口气,从掩体后站起身:“吓死我了你。”
    她男朋友没什么特点,就是玩游戏比较认真,是以他朝她喊道:“你找到什么了?”
    诶这语气不对!卓子岚敏锐的发现她男朋友并未放下枪,又抱了不愿意反击的心思,连滚带爬转身就跑,险险躲过彩弹的攻击:“你别过来!”
    就这样一人跑一人追,很快出了林子,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串彩弹在她胸口的防弹衣炸开。
    “003号玩家淘汰,请勿取下护具,在原地等待工作人员。”
    按照规则,击杀者可以获得被击杀者所寻找到的线索。但单黎打中了卓子岚,变相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只好心狠手辣端墙瞄准了卓子岚身后的男人。
    男人反应极快,躲在了树后,试图反击,只是单黎位置比他好,他在那个位置很难打中。他想了想,离开了。
    单黎从窗边微微露头,察觉到人已经走了,又怕他是潜伏着准备伺机而动,也不敢去找卓子岚,只能抱着枪靠墙坐下,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办。
    可能是在林笙身边待得太舒服,她已经开始下意识的想,要是林笙在就好了。
    “第二轮缩圈开始。”
    房间中突然闪起了红光,有些晃眼,接着略微刺鼻的浓烟弥漫起,提示她赶紧离开。
    ——如果五分钟后她还在这栋楼里,将被直接判定为失败。
    她不敢从正门出去,怕卓子岚男朋友在附近哪里埋伏着,在屋内绕了绕,决定从楼的后边翻窗出去。
    她推开了窗户,夹着枪谨慎的看了一圈,又检查了墙外没有尖锐的、可能硌脚的物体,翻了出去,在落地以后拍了拍手。
    楼后是一片荒草丛,小腿高度,杂草丛生,再远处是场地的边缘。她还没来得及担心有没有虫子,便有彩弹打在了她身边的玻璃上,炸开。红色的液体溅起点滴,飞在她护目镜的边缘,她有一瞬间的愣怔。
    “啊?”她反应过来,慌忙蹲下,一双眼睛睁圆,四处查看。
    林笙从草丛中的掩体后微微起身,朝她招手。
    她毫无戒备之心,屁颠屁颠就跑到了他身边:“林笙。”
    “嗯。”他淡淡应着,“有找到什么吗?”
    “没有诶。你呢?”
    “有。叫声哥哥就告诉你。”
    啊?这……
    她笑:“弟弟。”
    一声还不够,她连叫了几声,感觉林笙的脸越来越黑。
    “好啦不闹了。”她抓了抓脖子,“不用告诉我。”
    个人战哪有分享线索的?
    “结盟吗?”林笙环视一圈,又问。
    “可是最后不是只能活一个吗?”她好奇。
    “暂时结盟,最后各凭本事。”
    “行啊。”她点头,用吟游诗人的语气张口就来,“嗣还自相戕。”
    就在说话间——“玩家001淘汰。”
    001是吴思芮的男朋友,闻言两人对视了一眼。
    “按这个速度,我们是不是能躺赢啊?”单黎半俯下身,揪了根杂草在指间把玩,抬头看他。林笙敏锐瞥见右侧有人,没有应她,迅速蹲下,扣动扳机,啪啪几声——
    “玩家004淘汰。”
    004是吴思芮,所以现在场上只剩下刘翙羽,卓子岚的男朋友,以及他们俩。
    单黎想到了那天网咖里手把手帮她瞄准射击的林笙。他在认真的时候会情不自禁抿住唇,脸部肌肉微微绷住,呼吸也放轻,实在是——
    “真他妈性感。”她甚至想揪住林笙的领口亲他。但手还没伸出去,她想起自己还戴着护目镜,要注意场合,只能作罢。
    嗯,等晚上回去,她要把林笙按着亲八百遍。
    林笙听她语气强烈的夸赞,失笑:“走了。”
    “去哪?”她跟上。
    “前边看看。”
    林笙之前有在草丛里翻到一个箱子,也带了一张纸条。
    “他说,请你给我一点能够迅速毙命的毒药。”
    淘汰的吴思芮身上也有纸条。
    “他说,天亮了我们就要分别。”
    单黎挠头:“这个‘他’是谁啊?”
    “不知道。但是既然作为线索,应该会使用流传度范围比较广的东西。”
    “小说?电视剧?歌剧?”她乱猜,“我现在一点东西都想不起来。”
    “找吧,前面应该有别的线索没发现。”
    “第叁轮缩圈开始。”
    场地越缩越小,他们穿过了树林,也找了几个箱子,但都是空的。
    ——线索已经被人搜走了。
    树林后是一片低矮的墙区,每堵墙大概都有一人半高,单黎下意识的不敢过去。
    林笙带着她躲在树后,扫了一圈,指了指两点钟的方向。
    他看到那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怎么办?单黎用口型问。
    林笙摊手。
    耗着呗。
    缩圈还在继续,终于是从墙后逼出了卓子岚的男朋友。
    林笙给单黎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交代她小心剩下的人,和卓子岚男朋友陷入了僵持。
    两个人都是玩此类游戏的好手,枪声频繁,始终没有结果,单黎想帮他,却不知从何下手,只能希望工作人员控制的白色喷雾能偏向他们一点。
    偏偏她今天是乌鸦嘴,缩圈把他们俩硬生生拉进了墙区,和在墙上炸开的黄色彩弹擦肩而过。
    “拉枪懂吧?”林笙低声问她,和她一起贴着墙根换位置。
    她点头。
    “加油,小心。”他朝她笑,大喇喇站了出去。
    他想当靶子,让自己成为目标,要单黎开枪击杀。
    这怎么行?
    林笙怎么能让别人击杀?
    单黎想起自己的隐藏任务,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对着他的背影开了两枪。
    “啪啪。”同时有枪声响起。
    “玩家002,玩家006淘汰。”
    林笙转过头,歪着头,护目镜遮着他的眼,单黎看不出他的笑意是否到达眼底,但并未感觉到他的震惊。
    仿佛他早有预料。
    他走过来抱了抱她,拖长了声音:“姐姐真棒。”
    “啊?”单黎倒是愣住。
    “小心007。”他匆匆留下这一句话,跟着工作人员走了。
    拜自己可爱的娃娃脸和自然卷所赐,刘翙羽从小到大给人的印象就是天真活泼。不过她也懂得人善被人欺,适时的发点脾气并不会适得其反,只会让人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好拿捏的软柿子。
    她确实不是什么软柿子。
    在她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姿态解决掉了吴思芮的男朋友以后,她敏锐的又嗅到了坐收渔翁之利的气息。
    她找了个墙角苟着,开始思考她一路上所收集到的字条到底想表达什么。
    “她说,抛弃你的名字。”
    “她说,一千次晚安。”
    “她说,天亮了,你快走吧。”
    她隐隐觉得这是个她读过的故事,但总差临门一脚才能想起来。
    到底是什么呢?
    “砰砰。”
    附近枪声络绎不绝,她抬起眼皮,正看见单黎举枪瞄准了林笙。
    场上存活的只剩下单黎和刘翙羽。
    单黎全靠被林笙带躺才苟到现在,刚刚她还亲手解决了她的大腿,自知活不久了。
    既然如此——
    她头也不回走进了白色烟雾中。
    ……
    “玩家005淘汰。”
    “恭喜玩家007成为场上唯一一位存活者。请向您的右手边直走两百米,进入最后的环节。”
    刘翙羽现在面临一个抉择。
    “您现在可以选择前往:A.码头,B.墓地。请选择。”
    正常玩家都该选A,但刘翙羽自认为不是个正常玩家;她正想选B,但又怕这是迷惑性选择——在她毫无头绪的前提下,这哪里是选项,这是她和出题者的博弈。
    她想起了纸条上的提示。她所获得的信息量明显不够,但单黎的自杀式做法好像让她想到了什么。
    她想起来了。
    《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们最后死在了——
    “选B。”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