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8.冰糕

28.冰糕

    玩个游戏最后只剩下刘翙羽孤家寡人,一路嗷嗷叫着被丧尸追着到了终点,获得了最终奖励——88元代金券,欢迎下次再来。吃晚饭前她想了想,便嚷着要叫个同学来陪她一起。晚饭订的火锅店,七个人本就是两两一起坐在桌子四边,多一个人也不多,其余几人自然没什么意见。
    刘翙羽之前说叫的是选修课的同组同学,吃完饭准备接着小组作业讨论,也没细说姓名,而看到来的人是李默,几个女孩子都愣了一下。
    李默的粉色头发颜色还没掉,一路走过来煞是醒目,她显然是习以为常,顶着别人或奇异或惊艳的目光,没有丝毫的不自在,跟在服务员身后走进了包厢,冲着几个人打了招呼,坐在了刘翙羽身边。
    菜被一盘一盘端上来,几个人轮流去拿蘸碟,单黎坐着没动,撑着下巴望着空气中的白色烟雾发呆,右手边的李默指了指她身边的空位,突然问她:“他叫什么名字啊?”
    “啊?什么?”单黎走神,没听清,她又问了一遍。
    “林笙。”
    “哪个笙啊?”
    “和我夜夜笙歌的笙啊。”单黎懒懒的笑,反问,“怎么?”
    “哦。”李默不再多问,收了手机也起身去拿蘸碟。
    吃火锅最后变成了八卦大会,几个女孩子叽里呱啦的说着娱乐圈的瓜,某某明星夫妻其实早就离婚,某个小鲜肉和比他大了十几岁的前辈上了床,诸如此类。林笙和卓子岚的男朋友聊了几句喜欢的战队,吴思芮的男朋友大她叁岁,已经开始工作,不太关注游戏和娱乐圈,有些插不进他们的话题,只听着他们聊天,偶尔给她夹一筷子涮好的肉。
    吃得差不多,单黎想吃外面的自助冰淇淋,眼睛晶亮看着林笙,要他去舀。
    ——她自己力气不大,拿着铁勺有点挖不动冻得梆硬的冰淇淋桶。
    林笙伸手捏住她的两颊,一拉,看她脸上透出点粉白色,“行吧。”
    他出去一分钟不到,李默放下了筷子:“我去个洗手间。”
    “出门左转直走到底。”刘翙羽给她指路。
    “好,谢谢。”她出了门,却往右边的自助区走了两步。
    自助冰淇淋已经没了,火锅店里提供了各种冰糕,林笙随便选了支,往回走去,在路上看到了等着他的李默。
    他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想起来李默是谁,只是隐隐觉得她的头发颜色很眼熟。后来他终于想起来,脸色很难看——他为他的衣服心痛。
    他面色不善,仿佛没有看到李默,直接走过,李默伸手拦他,抓了他的袖口:“喂,林笙。”
    “干嘛?”林笙脚步不停,用力甩开她的手。
    “衣服有瑕疵你会扔掉,那人呢?”她的语气甚至还有几分乖巧,像个安静等待老师解惑的学生,“单黎要是被轮奸了,出车祸了缺胳膊少腿了,你还会和她在一起吗?”
    林笙竟然耐心听完了,带着警示意味看了她一眼:“管好你自己。”
    他推门进去了。
    “阿黎。”他把冰糕给她,踟蹰许久还是开了口,“以后去哪里提前跟我说一声。”
    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偏执的人,但李默——
    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则本地新闻。
    11岁少女因不满父母重男轻女,闷死了3岁的弟弟。她对自己所做供认不讳,又因为并没有到刑法规定的刑事责任年龄,只能进了少管所,很快出来了。
    晚上八点,八人就此分别,林笙带着单黎回家。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一进门单黎就把林笙拉进了餐厅,让他在椅子上坐下,自己跑上了楼。
    没过一会儿她又下来了,牵着林笙上了楼,把他推进了浴室:“算了,你先洗澡吧。”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