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29.一步之遥

29.一步之遥

    林笙不明所以被单黎推进了浴室洗澡。
    她走之前还关上了浴室门,林笙哭笑不得,打开了花洒冲洗,出来以后边擦头发边问她:“然后呢?”
    单黎盘腿坐在地毯上等他出来,看他擦干了头发又拉着他往楼下跑,把他在餐桌摁下:“你就在这里坐着。”
    “行。”林笙兴致盎然,视线停在她脸上,等着看她到底要搞什么花样。
    她双眼灿若星辰,语气中的嘚瑟藏都藏不住,咚咚咚又跑远了:“等我哦。”
    林笙干等了十几分钟,终是听到她下楼的声音。他正要回头,她却啪一声关了灯,推了门走进来,拿着叁指宽的黑布蒙住了他的眼,在他脑后轻轻打了个结。
    “接下来都听我的,好不好?”她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手掌压着他的肩膀,往下抚着,沿着他的手臂往下,最后抓住了他的手腕,往椅背后压。
    “行啊。”他漫不经心的应,顶了顶腿逗她,感觉她整个人跟着晃了晃。
    得了他的允许,她放下心来,下巴搭在他肩膀,往他手腕上咔咔锁上了手铐。
    林笙终于知道为什么她选在厨房了——大抵只有这里的椅子椅背宽长,能把他的手反扣在身后,挣不开。
    他只在下半身裹了条浴巾,上半身赤裸着,感觉她在自己胸前磨蹭的布料微硬,还带了卷卷的花边,忍不住问:“穿了什么?”
    “你猜。”她拉了拉他的胳膊确定不会被挣开,从他身上坐起,双手一撑,坐上了桌子,用脚踢踢,解开了他的浴巾,脚尖在他半勃起的性器上轻点,又带了些力气踩下。
    “嘶——”他抽了口气,咬住了嘴唇。
    “别咬。”她的手触着他的唇,好像带点甜腻的味道,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
    “亲我。”他朝她抬了抬下巴。
    她依言凑上来,呼吸吐在他的唇上,带点引人沉醉的酥麻,听他呼吸加重,却在他想要凑上来的时候向后,不让他得偿所愿。
    “给你放首歌吧。”她笑着带起一阵风,去拿了手机,放在他身后的柜子上。
    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
    ……
    小提琴声回响,和她一起勾动他的情绪。她又去开了灯,用足尖去揉压他的性器,拇指和食指交替玩着两颗微凉的小球,看他额上渐渐沁出汗来,脖子也随之涨红。感官在触觉上放大,他觉得下半身接受的触感细腻滑凉,有些微妙,不像是她的皮肤。待她解了他眼上的束带,他才看清,单黎穿了件带着蕾丝花边的白色短围裙,半露的浑圆呼之欲出,双手撑在背后,腿上套着纯白色的过膝袜。袜口在她的大腿上收紧,崩出点挤压感,在绝对领域共存了纯真和性感两种看似矛盾的因素。
    她扭身去拿了润滑液,只马虎束了一个蝴蝶结的光裸后背半露在他眼前。林笙的双手在身后紧握,腕上被勒出了红痕,感觉自己下身肿胀得难受,抬了眼看她,哀声道:“姐姐。”
    单黎可不知道光只一个简单的扭动他就有这么多想法,回过身来,开了瓶盖,举高,把润滑液倒在了自己的脚上,看着不透色的袜子被液体渗透,一只脚把他的性器踩在另一只脚背上踩夹滑动,看他像是接受不了如此感官刺激般闭上了双眼。
    “睁眼。”她加重了力度,引得他低声呼痛,脖子上和额角青筋暴起,像是忍耐。羞耻感太重,林笙不知道自己是沦为欲望的奴隶,亦或是她的奴隶,只胡乱摇头,还是闭着眼,低声拒绝:“不要。”
    只要再来一点刺激,他就可以——
    她短短噫了一声,挪开脚,倒了点润滑液在手心,俯下身去,扼住根部不让他射,掌心笼成碗状揉搓他的龟头,看他肩颈和大腿肌肉紧绷,引来他低低的喘息:“不要了……啊……”她的动作还在继续,直到他马眼收缩,喷出透明的液体,点点溅在她脸上。他微微睁了眼,看她伸了食指在舌尖轻点,表情无辜得要命。
    她的动作还在继续,双手在茎身上上下撸动,刺激他保持着这个状态,加倒了润滑液也加了力气摩擦,如愿看他又像潮吹般喷出无色的液体来,闭着眼不敢看她,低声求饶:“受不了了…放过我……”
    她果真松了手,直起身离开了,只是还没走远就听到了他的哀求声:“姐姐。”
    她充耳不闻,关上了餐厅的门,关了灯。
    他想伸手自己抒发,却只能掐自己的掌心,叫她的名字,求她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啪”一声开灯声。
    她回来了。
    单黎站在林笙身后,他看不到她的脸,只听她淡淡问:“想要我吗?”
    “想。”
    “那你就想吧。”她表情变得很快,嘻嘻笑着又坐回他面前,勾了他的下巴,浅浅一吻,“看我,不许闭眼。”
    她向后半仰去,张开了腿,掀起围裙裙摆,朝他露出未着寸缕的私处,舔湿自己的手指,伸进阴道抽插,又开了吮吸玩具刺激阴蒂。玩具声音极大,也盖不住她的曼声低吟,他半软的欲望又渐渐抬头,只得开口:“求你。”
    “求我什么?”她大腿微颤,液体顺着腿根流下,声音娇媚。
    “解开。”他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胳膊,眼睛酸涩,声音也带了暗哑。
    她关了玩具,软趴趴下了桌子,踩在地上,背对着他,半跪在墙边的抽屉里翻找起来,丰腴的臀部翘起,微肿的入口对着他,是赤裸裸的引诱。
    “我记得我明明放在这里了,怎么不是呢?”她自言自语半天,一拍脑袋,终是想起了钥匙放在哪,走过去找到,又跨坐在他腿上,用和拷上时同样的姿势为他解开。
    她温吞的解开了一边。
    他忍得辛苦,等不急,只松了一只手便搂了她的腰:“好了。”她被他只用一只手便轻松抱起,开了门向楼上走去。
    “谁教你这么玩的,啊?”他重重拍了几下她的臀。
    “你不是很舒服嘛!”她自认为问心无愧,右手环着他的肩膀,“心口不一哦弟弟。”
    ……
    迎接她的又是几下他的拍打。
    进了门她就被林笙在床上放下,他拆了套,身下欲望偾张,看着她微微笑:“姐姐,明天是周几知道吧?”
    “周日啊。”她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张嘴就是挑拨,“听说过一句话吗,没有耕坏的……唔……”
    她被他仰面压在了床上。他用舌去舔舐她的牙关,浅尝辄止,在她腰下垫了枕头,疾如旋踵冲入了她的体内,又开了吮吸玩具靠近她的阴蒂。
    “……啊……”双管齐下,她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抓了他的手按在胸上按捏,“轻……轻点。”
    他偏不如她所愿,身下不停,寻了乳夹,隔着围裙夹上她的乳尖,感觉她微微瑟缩,又让她换了跪趴的姿势:“要是掉下来了……明天你都戴着。”
    “呜——”闻言她拖长了声音娇哼,被迫直起了上半身,胳膊被他拉着,头发被汗打湿了大半,感觉他插入得好深,张了嘴去挑逗他,“我要是……一直戴着,你……忍得住吗?”
    ……
    要命。
    林笙感觉整个晚上自己的头脑都不清醒,被她撩拨得发热,只更用力的掐了她的手腕,不让她逃脱。
    她背后的蝴蝶结还未散开,随着她身体的颤动,像是振翅欲飞。他伸手,解开了绑带。没了拉力,围裙的前半片向前脱去,连带着她的乳夹一晃,她下意识的收紧了腿。
    “姐姐,你穿这个真好看。”她听见他带笑的声音,“你要是一直穿着,我可能……真的忍不住。”
    “所以。”他装出了几分天真,又拖着声音,像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以后在家里你要不别穿了吧?”
    听听,这是什么见鬼的话。单黎呜咽着摇头,把头发甩到一边回头看他,又觉得喉咙干渴,要他喂她喝水。
    他偏要引申出别的意思,伸手摸了摸两人结合的下身:“嗯?”
    这可能是他们之间做的最久的一次,单黎累到腿软,感觉下半身肿得不像是自己的,林笙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只得求饶,双腿微微发抖,想向前爬去:“不要了……不要了……啊……”
    “我之前说不要了你是怎么对我的?”林笙显然没准备放过她,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拖回来,把自己腕间垂着的手铐锁上了她的脚,让她背对着自己跪坐在小腹上,又拍打她的屁股,“自己动。”
    她的臀拍击起来手感极好,会现出他浅浅的手印,他很是喜欢,看她上下起伏吞吐自己的性器,时不时催她自己动快点,直到她嗓音嘶哑,连喊也没有力气了。
    ……
    确实没有耕坏的地。
    只是地也是会累的。
    单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感觉林笙终于射了出来。
    她不再有别的想法,把清理交给林笙,沉沉睡去。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