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31.冒失

31.冒失

    周五下午没课,单黎收好了行李箱在院子里等林笙回来。
    这段时间往林笙家里跑得频繁,连隔壁小姨家的边牧都和她熟了,隔着院子的围栏叼了个飞盘过来,要她陪自己玩。这边一人一狗一个扔一个接正玩得开心,单黎听门外有汽车的引擎声,想想除了是林笙回来了应该也没别人,摸了摸狗头,转身就走:“拜拜啦。”
    边牧可怜巴巴咬了她袖口不让她走,她跟狗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只能再呼噜几下它的毛,挠挠下巴让它松口。
    而等她回过了头,看着正在开门的女士,微微一愣:“嗯……?”她很快反应过来,脸上挂着浅笑,“我是单黎,阿姨好。”冬天天冷,她裹着围巾,吐字有些含糊,而林琦微只知道林笙找了个女朋友,具体也没去打听,朝她点了点头。与之前在小姨家看到的照片不同,林琦微已经留起了长发,烫成大波浪形状,穿着烟灰色羊绒长大衣,口红带点深玫色,得体又优雅。但亲眼所见,单黎总觉得她周身散发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不好不坏,只是觉得有些许奇怪。
    单黎迎着她的打量目光站定,笑容不变,看她走过来,便也想快走几步靠近点再打个招呼,却没发现边牧咬住了她的大衣衣摆不松口。单黎今天穿了带细高跟的长筒靴,被一扯没站稳,又踢到了院子里的零碎石块,竟径直朝林琦微扑去。
    她本就比林琦微高,往前扑让她下意识的去抓林琦微的肩膀做稳固,差点把林琦微也带倒。但好在她反应快,林琦微也伸了手出来扶她,她很快稳住了身体。只是她带着袖扣的领口好像不小心带到了林琦微散在肩上的头发,引得林琦微抽了口气。
    唉,刚见面就表现得像个冒失鬼,这印象分得是个负分。她在心底叹了口气,收好了脸上的慌乱,微微后退两步,颔首:“抱歉。”
    “小心小心。”林琦微深吸口气,摆手表示没事,“林笙不在家?”
    “在学校上课,应该快回来了。”她自来熟的跟在林琦微身边一起穿过院子,保持了一拳宽的肩距,亲切又不失礼,在房门口停下,“那阿姨您先忙,我在院子里等他。”
    林琦微上去了,很快又拿着个棕色文件袋下来,看了眼她脚边收好的行李箱:“那我先走了,你们玩得开心。”
    “好,阿姨再见。”
    林笙几乎是与林琦微的车擦肩而过。林琦微摇下副驾的窗户,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林笙回了家,确认东西已经收好,两人开车去了机场。
    林笙去了柜台值机,寄了行李取了机票,单黎看了眼目的地,是个以温泉扬名的城市,眼睛都瞪圆了:“诶诶诶?你不会真的包了个温泉旅馆吧?”
    “想什么呢?”林笙忍俊不禁,“我只是个每个月领着生活费的普通大学生罢了。”他每个月的生活水平大概是随着爸妈的心情而变化,虽然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骗人。”单黎朝他吐舌头,“皮奇说你们模拟炒股的课程你搞得可好了。”
    “你也知道那是模拟。”林笙摊了摊手,跟她说了实话,“实际情况比上课复杂多了。”
    “这样啊。”单黎挠头,拍了拍胸脯,颇有土财主暴发户的意味,“不用担心,以后有我。”
    他们运气挺好,飞机起飞没有延误,甚至提前了一些降落。等他们落地,大概是四点多,冬天天黑得快,机场外已经有了暗下的迹象。这里的风更大些,单黎脸被吹得通红,手都是冰的。她顽皮心起,把手贴上了林笙的脖子,看他被凉得龇牙咧嘴,嘿嘿直乐。
    去酒店的出租车在山脚下停下,林笙带着单黎匆忙下车,赶上了最后一班上山的酒店大巴。为求平稳,大巴行驶速度挺慢,沿着蜿蜒的山路单黎往窗外张望,眼前一亮:“诶?滑雪场?”
    “嗯。”林笙看她开心,自己也挺开心,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
    大巴开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终是在酒店门口停下,两人下了车,去柜台办理了入住。
    单黎买了新的可骑行行李箱,下了车就坐在箱子上,慢悠悠和林笙一起进了酒店,又坐着行李箱上了电梯。
    电梯门在他们身后合上,她悠悠晃着腿,心情极好,林笙在找房间在哪,听她叫:“林笙。”
    “嗯?”
    她又拖长了声音喊他名字:“林笙。”
    “招魂呢?”他伸手弹了一下她毛线帽顶端的绒球,理了理她背后微微被风吹乱的发,“在的在的。”
    她倒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叫叫他,得了他的回应就消停下来,跟着他骑着行李箱进了房间。房间看起来就是正常普通的酒店客房,该有的全都有,北欧风格,家具和装潢以淡色为主。
    单黎看到床就莫名觉得累了,甩了外衣扑上床,把脸埋在羽绒被里,轻叹了一声舒服。
    林笙帮她挂好衣服,又摘了她的帽子:“去楼下吃饭?”
    她懒得动弹,散漫道:“我再趴五分钟。”
    “可是我饿了。”林笙拍拍她的背。
    “好吧。”她开行李箱换了件衣服,两人下了楼。
    提议要吃饭的是林笙,但他戳破了温泉蛋,看蛋黄缓缓流出,却没什么胃口,只把饭拌开,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看?”
    “啊?”单黎叉了块肉吞下,连着眨了几下眼睛,“哪?”
    “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林笙视线扫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撑着下巴,想了想,“单雅最近有联系你吗?”
    “没,应该好好在学校待着吧。”她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之前认识李默吗?”
    “嗯。她烫了我衣服。”林笙想到这个人就头皮发麻,“我感觉她性格非常偏执,你小心点她。”
    “难怪哦。”单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我说她怎么最近上课老是往我旁边坐,还净打听我们俩的事。”她抬眼看了看林笙,意有所指,“红颜祸水。”
    林笙正要反驳,又听她道:“我好像突然很理解金屋藏娇了。”
    “嗯?”林笙满头问号,听她语气悠闲问:“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屋啊?”
    “得了吧。”他在桌下轻踢两下她的鞋尖让她别闹,哭笑不得,“要求不高,24k金就行。”
    “收到收到。”她煞有其事点头,说起了另一件事,“我们学院最近传了个八卦,说有个男生无缝恋爱,刚跟前任分手,就马上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了,被痛骂劈腿渣男。”
    林笙抬了抬眼皮:“那个男生的现任是周乔林对不对?”
    “诶?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个前任女生是我们学院的。”林笙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声讨,有理有据有照片做实锤,他大略扫了一眼,发现竟然有周乔林参与的一份——虽然那个学姐还给周乔林打了码,但好歹也是他熟悉的社团副社,还是认了出来。
    “只是之前一直没觉得周乔林是个双,有点意外。”她挠头,“吴思芮以前有跟我说过,她看到人第一眼很大概率可以判断出来性取向,因为有些人周身氛围和别人不太一样,我还不信来着。”
    “所以以前周乔林追你,是你舍友给你出谋划策说不要答应?”
    “本来也不会答应啦——诶?以前的事你怎么也知道?”
    “当然是别人告诉我的。”林笙按了按自己的指关节,目光飘忽,“还说你极其难追,是因为在校外有喜欢的人。”
    “这个嘛……随便找的理由啦。”她叹气,“总有人在被明确拒绝以后觉得自己还有机会,那段时间我正好在查你,就用你当了下挡箭牌——啊,等等,说到这个,有件事情我要道歉。”她放下了筷子,双手交拢,做了个抱歉的姿势,“不知道你高叁有没有察觉过,我找了私家侦探在你运动会的时候拍了一张你的照片。因为太好奇你长什么样了,对不起。”
    他仔细回想:“不会是我跑2000米的时候吧?”
    “这你都记得?”单黎一惊。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皮夹,打开放银行卡的最后一个凹槽,取了张照片出来,“是吧?”
    照片被剪裁得很小,常年放在钱包里也没什么磨损痕迹,照片上的少年穿着蓝白色校服做着跑步的姿势,不紧不慢,面色平常,头发清爽干净被风吹起向后,脸上一滴汗水也无,愣是在热火朝天的赛场上营造出了闲庭信步的气氛,与背景里为他摇旗呐喊的众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因为我只报了2000米啊。”他失笑,“当初我为了不上校报的推送,特地跑在了倒数第叁,但是依然有个奇怪的大叔拿着单反对我疯狂拍照,也太奇怪了吧?”跑完他立刻找了那个大叔要求删掉,大叔态度倒是很好,当着他的面把有他的照片清空了,没想到背后还是留了一手。
    “啧——”他指尖急促敲了敲桌面,“我觉得刚刚我们被拍了。”
    “你还好吧?”单黎知道他心病,担心的看他一眼。
    “还好,我只是在想是谁——”
    “这就不用担心啦。”单黎舀了勺甜品送进他嘴里,“车到山前必有路,爱谁谁。”
    吃了饭两人回了房间,单黎才发现,房间阳台上的设计别具一格,带了一个浴池,可以注入抽上来的温泉水,还配了简单的投影设备。
    她“哇”了一声,从阳台看远处山间隐隐亮起的灯和银霜遍地的山,很是喜欢这里的景:“你怎么不告诉我有这个?我泳衣没带诶?”她一想,像林笙这种细心的人,应该会提前做准备,又问:“你带了?”
    林笙勉强绷住脸:“你真的要穿我带的吗?”
    噫,这笑容,一看就是老蛇皮了。单黎秉持只要我不尴尬别人就不会让我尴尬的原则,伸手:“你敢买我为什么不敢穿?”
    ……
    只是她属实高估了林笙。
    她以为会看到他从行李箱里拿出挂脖或者叁点式比基尼,再不济也是死库水。
    都没有。
    他买了一件异常保守的黑色高腰分体泳衣。
    啊……这。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左乳(男S女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