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前后两页(姐弟 骨科h) 35.乳酸菌

35.乳酸菌

    听到门里有隐隐的喘息声传来,单黎蹑手蹑脚推开了门,从门缝往里看去。
    林笙关掉了房间里的灯,窗帘也被他拉上。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来自走廊的灯,穿过门缝照在他身上,呈出浅灰色的光影来。房间里也是冷色调,床尾加湿器开着,烟雾轻轻慢慢散开,他一身黑白置于其中,单黎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副安静淫靡的画。
    他靠着床头,双腿岔开坐着,下巴微微仰起,喉结随着呼吸滚了两下,眼睛半闭着。许是感受到有光照在眼皮上,知道了有人在门外悄悄看着,他不敢睁眼,绯红却从他的脖子蔓延到了耳根。围裙的纯白色肩带一边还在他肩上卡着,另一边却随着他的动作已经滑下,挂在他的臂弯,荷叶边颤动,像被风吹落的秋叶。
    黑色长裙和白色的围裙统统被他撩到腰上,皱巴巴拧着,散开的裙摆微微盖住被他随意扔开的润滑液瓶子。他的手骨节分明,握着胯间涨成紫红色的性器,上下撸动,发出黏腻水声。
    “姐姐……”
    她走过去,侧身坐在床边,靠得近了,听他嘴里隐约喊出自己的名字,俯下身去,头发轻轻垂在他脸侧,扫得他痒痒。她在他耳边低语,像吹笛人在号召她的蛇群:“如果我们没有分开,你也会这么幻想我吗?”
    如果他们从小一起长大……
    林笙不知道自己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听她声音,眼前再次闪过舞台上初见她时的惊鸿一瞥,又走马灯般看到她在自己身下妩媚迷乱的姿态,一股冲动涌起,却被她用手硬生生扼住。单黎掐着他的手腕不让他动作,他去勾她的手指,低声求饶,却听她说,“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什么?
    他懵懂摇头,整张脸红得厉害,她翻身坐在了他腿上,示意他直起上半身,手在他脖颈后摸索,去拉他背后的拉链。
    她的脸摩擦过他的耳朵,呼吸喷在他肩背上,顺着领口灌入,他的心里也被她挠的痒痒,伸了手在她大腿外侧滑动,感受掌心下的肌肤滑腻,像羊脂玉净瓶。
    “呲——”
    紧束他大半天的衣服终于被解开,他松了口气,扯了袖子把手抽出,甩了甩手活动。上半身衣服也被他捋到腰间,露出腰腹间平滑流畅的肌肉线条。她伸手去抓了他的双手,摁在墙上,直起腿就要往下坐。
    她柔软微湿的穴口蹭着龟头,还未扩张自然不太好接纳他,林笙被她的动作惊吓,吸了口气,下意识的往后缩,反扣了她的手:“不行。”他依稀记起她之前说过的话:“不是说今天不做了吗?”
    “我后悔了。”他穿着长裙半躺着自己手冲实在太诱人,她登时改变了注意,语气坚定,“我吃了短效药的,没事。”
    他还是摇头,呼吸粗重,却显出些无力。他知道自己轻而易举就可以摁住她的手,再把她抱起,也可以在右手边的床头柜抽屉里找出套,却经不住她的磨蹭,丢了理智,任她一点一点坐下来,感觉自己被她紧紧裹住。
    “好痛——”她撑着他的手腕,觉得下身紧涩得厉害,卡在前半部,不上不下,“怎么办?”
    林笙被她夹着也痛,强忍着不出声也不动作,摸到了润滑液,开了盖子,温声和她商量:“你先让我出来,好不好?”
    她咬着嘴唇摇头:“不要。”
    “乖。”怎么说她也听不进去,他只得伸手把她上半身带起,去亲吻她的唇,沾了润滑慢慢给她扩张。他额角全是汗,额前的刘海也被打湿,腰胯间横着黑白色交迭的衣物,半遮半露,她觉得眼前的一切性感又香艳,对他的温吞动作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
    果然还是不能喝带酒精的饮料,真上头。
    她想着,手撑着他的肩缓缓坐下,还是被痛感苦垮了脸:“怎么会这么痛嘛?”
    林笙自然也不好受,轻声让她放松,抚着她的尾椎,不敢动弹,终于等她缓过来,自己前前后后扭动。堆迭繁缛的衣服卡在腰上有些碍事,她伸手想扯开,碍于蝴蝶结绑得紧一时也脱不掉,便掀了裙子往上,想要他咬住。林笙侧过头皱了皱眉避开她掀起的裙摆,胡乱呼噜了两下把衣服甩到两边,换了姿势把她压到床上。
    “痛痛痛,我的头发——”她哀嚎出声,歪了歪头,扯出被自己的背压到的头发,不经意抬手带动胸乳晃动,乳尖在薄薄的丝质睡裙下显出形状。
    唉,状况真多。林笙微不可闻叹了口气,握住她纤细白皙的脚踝,抬了她的腿架在肩上抽插,拉高她的睡裙,推到胸上,又压着她的腿俯下身去舔咬她的雪乳,舌尖围着乳晕打转。快感酥麻,她忍不住颤抖几下,嘴上却还要逞能调笑:“用点力,姐姐。”
    “叫哥哥。”他没好气重重顶弄几下,听她呻吟细碎。他腰间的裙子箍拧不住又垂坠下,烦人的贴在她臀根。她看了皱着眉头窄腰不断抽动的林笙,带着肉体的碰撞声,心跳快得要命,勾了唇笑,发出了带着刻意的浪叫:“啊……哥哥好棒……好大——”
    “……”
    林笙拿她束手无策,知道她故意学些不着调的东西勾他,依然乖乖上钩,顶到了深处,加了力抽送。她的腿挂不住,从他肩膀上滑开,又去勾了他的腰,要他进得更深。他掐着她纤腰的手不断用力,裙子随着摇晃施展开来,盖住了她的上半身,又被她提开。
    啧,真麻烦。林笙看她雪白酮体被整片遮掩,烦躁起来,直接撕扯开布料。
    “滋啦——”整片裙子沿着缝合线被他撕开来,她噗一下笑出声:“你也太……可爱了。”
    “除了可爱呢?”他没觉得自己哪里能和可爱搭边,深深浅浅往前送,摇了摇头。
    她朝他勾了勾手。
    虽然知道她又在逗自己玩儿,他依旧前倾了身子,把耳朵送到她唇边,侧耳去听。她的手圈住他脖子,呼吸喷在他耳廓,像羽毛轻柔,引得他痒痒。
    “因为你可爱,所以,爱你呀。”
    ……
    始料未及。
    林笙闭了眼认栽,在她的言语刺激下几乎要高潮,想抽出她体内,又被她的腿卡住,“别出去。”
    她的大腿夹在他腰侧收紧,炙热湿滑刺激得他难忍,他侧过头去深吻她,她张了嘴,伸了舌头扫过他上颚,感觉到体内他的阴茎一下一下涨动,喷出了什么。
    停顿几秒,他退出来,连带着精液,藕断丝连般沾在穴口,拉出细长的白丝。他有些疲惫的揽过她,拍了两下她的屁股,不轻不重:“下个月把药停了,没有下次。”
    她连连摇头,缩了缩身子,看着他还要落掌,去摁他的手:“我醉了,我刚刚做了什么都忘记了!你不能跟醉酒的人计较!”
    “假酒害人。”林笙摇头,心想早知道不逗她了,拍拍她的背,示意她自己去看放在桌上的奶啤铝罐。
    她起了身伸手去够,动作无意间带了穴口开合,有淡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腿根流下,引得他呼吸一滞。
    她终是在蓝白色的罐子边角发现一行小字。
    “无酒精乳酸菌饮品。”
    草,丢人!
    她无力的捂住了脸。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