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五百二十六章 入学院

第五百二十六章 入学院

    找我?
    林小婉被问的有点懵,明明是佟掌柜把你人请来,顺便让我感谢你一下的,没说有事要找我啊。
    回忆了一番,当时佟掌柜是怎么说的来的?
    面子挺好用的……
    可能需要露一面?
    还真是没想到是院长有事要找自己……现在林小婉才在意起来,佟掌柜所说的自己的面子的事。让林筱的入学,是院长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现在又来找自己,不会是……
    林小婉犹疑的看了看院长。
    嗯……不会的,看起来这么正直的院长。
    难道,是有事要求自己?
    林小婉的脑子转起来可真是不要钱,一瞬间就冒出来很多想法。最后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可能是为了什么。
    下一刻,被她看的满是疑惑的院长给出了答案,同时也印证了她心里的想法。
    院长道:“咳……小婉姑娘你别多想,老夫想见你是想问问你,可有兴趣随学院一同去参加今年的诗词大比。”
    “我?可以么?”林小婉指了指自己,然后把问题一股脑都问了出来。
    “不应该是学院的学生才可以参加么?”
    “而且,我是个女子,也没关系么?”
    “还有……”
    只见院长摆着手,笑道:“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你不反对,我都可以安排好。”
    可能是怕林小婉不放心,又解释道:“女子这个,你不用担心,没哪条明文说了诗词大比不许女子参加。学院学生这个身份就更不是问题了,学院是我的,是不是学生我说了就算。实话说,我本就打算让你进入学院,没时间到学院随堂上课学习也可,你随时去随时听,承认这个身份就可以。”
    “这……不好吧。”林小婉自知这是多大的殊荣,尤其是在知道院长是何等身份之后。
    她怎么都能看到这屋子里其他人在听到院长这席话后的表现,那嘴巴张的,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梁洪梁先生的反应最大,好像要七窍生烟了的感觉。
    不用他说,林小婉也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个女子,何德何能?
    一个女子,怎能随便随便就入了学院?
    她来了我也不会教的!
    当时刘阳入学时,梁洪就是这般不忿。这么久都过去了,貌似他对刘阳还不是太友好的样子。
    贾地一这个学院的优秀学生看起来内心就复杂的多了,忍不住抬起头偷瞄林小婉的举动下,那变换的神情自己将他的羡慕、嫉妒、不甘,甚至是恨意都表达的淋漓尽致。
    林小婉感叹:这该死的才华啊。
    刘阳这次倒是正常的多,看样子应该是提前知道这件事,所以表现的异常平静。只是眼神里还是带着掩盖不住的殷羡,毕竟,林小婉有的,是他求之不得的东西。
    见林小婉犹豫,院长再次劝道:“没什么不好的,只要你不反对就可以。有句话,确实难以启齿了些,不过为了打消你的顾虑,老夫还是实话告诉你。”
    林小婉其实已经猜到,听院长这么说,也不好让他真的把话挑明,所以这事就自己来吧。
    一个乡野村妇,说出什么话来别人也都能理解。
    “院长您是想拿那首插秧诗去参加诗词大比吧?”
    话说的再直接不过,意思就在明白不过。
    这一下就惹得梁洪绷不住了,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面目严厉,指着林小婉便嚷道:“你这乡下的野丫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常青书院收你为学生就是要觊觎你那首……那首诗么!”
    开始气势很足,后来就蔫了。
    林小婉听得出,梁洪是想说那首破诗的,但是那个破字,还真就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就只能憋着。瞧瞧那把话强咽回去的样子,可真是难受呢。
    院长神色愠怒,瞪了梁洪一眼,示意他坐下后,转过头看向林小婉,堪称变脸般,面目变得十分和煦,说道:“我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当然,如果小婉姑娘不同意的话,但说无妨。”
    林小婉拒绝了:“书院,我一个女儿家,就不进了吧。”
    此话一出,院长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不是对林小婉的态度冷,而是心灰意冷。
    按理说,以常青书院的口碑和水平来说,一个诗词大比,当不得多大的事才对。但是从院长的反应来看,说不乐观都是十分保守了。
    林小婉想了想刘阳入学时的场景,再看看此时桌上的人。
    嗯……能乐观起来都有鬼了。
    那贾地一都是出类拔萃的,但人如其名,并不咋保真啊。
    也是为难这位院长大人了。
    “但是……”
    这转折让院长又满怀希冀的看向了她,林小婉也不墨迹,她说:“这首诗是为了刘阳入学拿出来的,所以本就可以当做是学院之物,就算院长拿去诗词大比也无可厚非,倒是用不得我入学院,再参加诗词大比坏了规矩。”
    如此一说,倒也是说得通。
    不过院长还是觉得不妥,语气中满是不好意思,他说:“这怎么可以呢,这首诗是你所作,不拿与人看还罢,一旦出现在大比上,那必定是要大放异彩的,怎么可以让书院独占了这份殊荣呢?”
    如果不占,那这首诗就不能作为书院的成绩,是此才会纠结。
    林小婉是无所谓的,又不忍看着院长为难,本着能帮则帮的原则,也当是自己还了人家给的那份面子,她坦言道:“诗嘛,本来就算做是学院的了,没问题。学院呢,我真的就不入了,但是我希望我相公能进来学一学。大比呢,我们俩都会跟着去,院长您看这样怎么样?”
    院长也不做考虑,直接应了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么爽快的么……
    林小婉笑看着这位院长,心想:那本该有的上位者的威严呢?咋就荡然无存了呢……
    她可不信,这个老头一直都是这么和蔼可亲的。皇室出来的人,没可能是善良无害的,否则,怎么在那巨大的浪潮下安稳存活下来,还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自由?
    地位容易,自由也容易,但是这两样都有,就很难了。
    不敢妄自揣度,林小婉端起酒,为了感谢给她的面子,对刘阳的照顾,还有答应让郭承翎进入书院的请求敬了一杯酒,院长痛快喝下。
    事情得以解决,院长心情大好。
    “别愣着了,该吃吃,该喝喝,都别拘谨。”
    胡同馆的手艺,是越来越好,饭菜入口,甚是满足。
    只有林小婉不同,也不知道是那根线搭错了,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才什么时辰啊?怎么这桌上,就有酒了呢……
    转头看向院长,那不加掩饰的开心让林小婉觉得,她又做了一件好事。
    随后她偷偷问院长:“一首诗而已,院长您偷偷拿着用不就好了,这么大费周章不值当啊。”
    院长义正言辞:“那是剽窃,是偷,我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
    林小婉:那你这为了能在诗词大比上取得头筹费劲的心思,就能理直气壮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脱下老师的裤子(师生H)熟人作案钢铁森林和竹马睡了以后(H)吃肉之旅娇喘对象是同桌(h)对不起,老子脱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