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镇痛 我身上都让你弄臭了呀。

我身上都让你弄臭了呀。

    像是旷了许久,厉骞方才射出的东西又多又浓,几秒钟后还在不停抽搐,一股股地从挺动的性器中涌出。
    小腹好胀,再混合着满当当的精液,汤曼青不等他疲软,便坐起来一点点抽离。
    视线向下,因为方才有过亲密接触,厉骞心口软塌,没法控制自己不去往汤曼青的腿心处看。
    可眼神一触到那些糜烂不堪的水渍,密实的睫根就有些颤,呼吸又开始急促得不行。
    刚才汤曼青怎么样吞进去,此刻就怎么样将他的物件吐出来。
    半勃的性器因为高潮后,稍微缩小一点,像松软掉的可爱法棍,一点点从窄穴内露出来。紫红眼里的颜色重新趋于没有攻击性的肉粉,顶端还是大的,被她腔肉裹得太紧,彻底被她松开前,还发出一声好暧昧的“啵唧”。
    像是温柔的爱人在给他最后一个晚安吻。
    没了插入的阴茎,内射后黏腻的白浊很快顺着两人交合的位置滴滴答答地流,西装口袋里的真丝手绢被厉骞忙不迭地抽出来。
    他蹭一下,月白提花上就多一道深色的水渍,可反复擦拭了许多下,她腿心的湿意好像越来越多,路程还未走完,颠簸的汽车压过路拱,他指尖不小心戳到一团软乎乎的肉,神经酥麻,下体又开始重新勃起了。
    汤曼青撩起薄薄的眼皮带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平常她这位金主身体孱弱,虽然很爱跟她做这件事,但射精后通常中途是要休息个十几分钟的,有次吃了药,倒是硬得快,可后来几次射出来的都是水,连白牙都打颤。
    但想着今天确实是喝了那种酒,于是多问了句:“还要吗?要不要回了翠山再接着做,这里头也没什么你爱的花样。干做也没意思。”
    厉骞爱的花样很多,别墅里的地下室有一水儿的工具间,手拍,尼龙绳,眼罩,手铐,连揍她的鞭子都分门别类的贴着标签。
    没有准时赴约是毛尾鞭的程度,如果多看别的男人一眼可能就要动用马鞭了。
    汤曼青自然是不喜欢的,但胜在每次对方发泄完后,看着她肉体通红,面目就会柔软下来,厉骞躺在那张两个人交媾过无数次的床上,除了给她钱外,又很容易敞开心扉,和她聊聊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前者汤曼青假装关心,但实际,她更在意的是后者。
    今天除了赵甄晓,张安琪,还有秦通的两位律师外,剩下的几名隐形投资商的代理人,她并不认识。只要回到那张床,让厉骞彻底放松下来,她相信她还可以从他嘴里打探出更多有用的消息。
    没想到温情多不过两秒就是锥心的痛,他没用,没让她舒服。
    厉骞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住,喉咙发酸,红唇抿着半天,才将自己的东西利落地收回西装裤内。
    拉链重新系上,顶得要命,他表情却重新变得正常起来,温情的模样还是有,但不怎么餍足,眼里还透着点要死不过的冷淡劲儿,他玉兰双腮咬得挺紧,整理好自己,直接反手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在汤曼青身上。
    把她挪到座位上,声音淡淡的,简明扼要地扭头告诉她:“你想,就马上搬出来,但我不会再过去那边了。”
    好像还怕她听不懂,过了半晌,没等到她回答,厉骞又把头扭到窗子那头对着玻璃讲:“我现在不喜欢那些花样了。”
    什么叫不喜欢那些花样了?
    吃惯肉的狼会突然变成家狗?所以这王八蛋刚才是爽到还是没爽到?明明叫得好大声,跟磕了药一样。
    余下车程汤曼青一直用余光瞅着车窗里背光的自己反复地问。
    可饶是问了一万次,她这次心里也没什么答案,只有扑通扑通的慌,是彻底没底儿了。什么叫不会再过去那边,既然不想要她这个人,那今天不该跟她做,既然做了,何必又要她麻麻烦烦地搬出来?
    车子确实不是去翠山的方向,也不是汤曼青知道的,厉骞任何一处隐形住宅,不到二十分钟绕进金融街,最终竟然是停在五星酒店门口。
    厉骞轻车熟路地自己下了车,也不给她开门,远远地走到喷泉一侧去抽烟。
    玻璃钢筋浇筑的顶上倾斜下一方摩挲的光影,厉骞一双眼是雪亮的,下半张脸则完全隐在昏暗中,只有唇间明明灭灭的烟丝,像盏小小的电子警示灯。
    汤曼青隔着玻璃被他盯着,倒不是多害怕,但还是犹豫着。
    想死的人不怕痛,只怕温柔拿来做陷阱。今晚厉骞给她身体的感觉很不对劲。
    手捏在银色的内拉手上,指甲抠得发红,高秘书已经率先跟下去,厉骞和他交流一阵便转身往大堂的方向走,眼看就要错失良机,她突然转过头问司机:“老赵,最近他一直带人来这边住吗?”
    司机白手套挠了挠头,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有些忌惮外面的厉总,但也知道汤小姐跟老板的日子久了,以为她只是闹别扭争风吃醋,于是本着劝和的态度,就多讲了一嘴,“是住这儿,但没带过女人啊汤小姐。倒是和几位男士谈公务。”
    司机还没讲完,后车座已经空了,高秘书正准备叫司机送汤曼青回翠山,可她人跑得比兔子还快,厉骞刚扯开大厅的玻璃门,就被后面的汤曼青抱住了右胳膊。
    他呼吸一滞,汤曼青已经把小脑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声音嗲嗲的,也不管旁边有过路的客人,皱着鼻尖儿冲他亲密地埋怨:“我身上都让你弄臭了呀,先上去洗个澡再说。”
    首发:rourouwu7.com (woo16.com)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脱下老师的裤子(师生H)熟人作案钢铁森林吃肉之旅和竹马睡了以后(H)娇喘对象是同桌(h)对不起,老子脱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