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江博远已经好久没有自己动手解决了,所以这一次积攒了很多。
    粘稠的精液都糊在林嘉怡的私处,很不舒服。
    外头的那对情侣草草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
    林嘉怡松了一口气,没等江博远说话她便软着腿逃似的跑了出去。
    回了寝室,林嘉怡直奔浴室。刚刚跑出来后,她便去了厕所擦拭下半身,把外头沾着的白灼全都擦掉后,她才敢出去。
    脱了丝袜和内裤,她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站在花洒下,微凉的水流打在她的身上。她不敢去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可是一闭上眼,脑海中便浮现出江博远灼热的喘息、滚烫的肉棒、可怜的哀求……
    这算什么事啊,她不禁开始后悔,开始害怕,以后让她怎么面对江博远、赵凛,甚至周游。
    江博远是她的学生,还是个未成年人,就算关系再怎么样好,他也是个男人。
    自己不该越界的。
    冰凉的水珠冲刷着温热的泪水,一并流入了下水道中。
    林嘉怡脑子一片混沌,所以早早睡下,室友白柔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第二天,林嘉怡昏昏沉沉的,全身都没有力气。她摸了摸额头,有些发烫,喉咙异常干渴。
    头也昏昏沉沉的,应该是昨晚洗澡受凉发烧了。
    虽然身体不舒服,但她还是挣扎着起来,吃了半颗退烧药,接着睡了回去。
    她睡得很不安稳,梦里她又和江博远缠在了一起。正当他们难舍难分之时,赵凛冲了出来,他一把拉开了林嘉怡,肉棒随即脱离小穴发出了“啵”的一声。
    随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用嫌弃厌恶的目光打量着浑身赤裸的林嘉怡,指责她不配为人师,是个千夫所指的荡妇。
    其中有她的父母,朋友,老师,同事,学生等等,还有许许多多的陌生人。
    她被扔到了一个聚光灯下,冰冷的灯光审视着她的恶行,任凭她如何哭喊解释,大家都无动于衷。
    忽然,江博远出现了,但他一改往日的谦和温良,慢慢地蹲在林嘉怡的面前,眼里满是厌恶与不屑,大手掌住她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
    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地说:“你不配做一个老师。”
    林嘉怡猛的惊醒,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不知不觉,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
    白柔端着洗好的水果从卫生间出来,边走边说:“你终于醒了,今天够能睡的。要不要吃葡萄?”
    “我发烧了,难受!”
    “啊?”白柔赶紧放下水果,坐到林嘉怡床上,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实好烫,走,去医院。”
    “不用了吧,我再吃点退烧药,睡一觉就好了。”林嘉怡虽然很虚弱,但她不想去医院。
    她有点害怕去医院,特别是晚上的医院,冰冷的消毒水味,让人神经紧张。
    “感冒可以自行治愈,但发烧还是得上医院看看。赶紧穿衣服。你的社保卡呢?”
    白柔是个热心肠的姑娘,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关键时刻也很温柔细心。
    学校里的医务室,晚上就关门了。林嘉怡被白柔带着去了最近的医院。
    白柔去排队挂号了,林嘉怡一个人坐在急诊大厅里,头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一天没吃东西了,她有点饿,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吃的,在外面瞎逛了一圈,她发现住院部一楼有卖鲜花礼品的小店。
    她选了一包饼干和一瓶水。老板娘正在招呼其他客人,林嘉怡走过去喊了一声。老板娘让她先等一下。
    买单的时候,刚刚那个顾客认出了她,“是林嘉怡小姐吗?”
    林嘉怡看着眼前的男人,愣是想不起来他是谁,难不成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她一脸歉意地看着男人说:“不好意思,请问您是?”
    男人笑了一下,“我是王子骞,王秘书。你不记得我了吗?”
    王秘书?林嘉怡点点头,“是你呀!不好意思刚刚没认出来。”
    “没关系,你也是来看望病人的吗?”
    林嘉怡摇摇头,咳嗽了几下,“不是,我是自己来看病的。就是一点小感冒,没事。”
    林嘉怡刚说完,王秘书就有电话进来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过去了。”王秘书拿上鲜花和果篮准备离开。
    “嗯嗯,好,再见!”
    两人从大厅分别,一个去了楼上,一个回了急诊。
    ————
    追更:haosewen.com (woo18.vi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